两家部队医院部分肿瘤科室停诊_医疗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医疗 >
个股查询:
 

两家部队医院部分肿瘤科室停诊

本文来源于新京报 2016-05-06 08:22:24 我要评论(0
字号:
解放军307医院否认停诊的肿瘤免疫科系外包项目;武警北京三院官网关闭,肿瘤科无法挂号

昨日,解放军307医院“肿瘤免疫科”已停诊。

新京报记者 程媛媛 摄 昨日,武警北京三院肿瘤科等多个科室标识被撕掉。新京报记者 曾金秋 摄

5月4日,魏则西生前就医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全面停诊。医院门口张贴的通告称,自即日起暂停一切对外服务,包括门诊、急诊和住院收治。

由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引发的“魏则西事件”,给其他一些疑似存在科室外包的医院带来了哪些影响?昨日,新京报记者探访了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下称武警北京三院)、解放军307医院、武警北京总队医院等三家医院。前面两家医院部分科室已经停诊。

【武警北京三院】

多科室标识被撕官方网站打不开

新京报记者在武警北京三院大门口发现,血管瘤专科、肿瘤科、乳腺科、中医癫痫科、耳鼻喉科、神经内科的中文标识均在记者来访时已被撕掉,但英文标识仍然保留。

记者看到,A楼2层及3层多处墙壁有撕毁痕迹。记者看到,宣传栏已撤下部分医生的信息。

在A楼1层大厅,记者向挂号处的工作人员询问是否可以挂肿瘤科,对方表示,最近医院科室调整,肿瘤科无法挂号。

记者随后向A楼介入科一名马姓女医生询问肿瘤科所在,对方表示,肿瘤科医生目前已经全部进修,暂时可能无法接诊。之后记者来到C楼打听情况,3层“介入二科”的一名男医生称,医院没有肿瘤科。

D楼一名保洁人员表示,此前D楼4层为中医癫痫科,2层为乳腺科。在4层,记者看到,走廊上的宣传画及指示牌已经全部被清理干净,楼道内空无一人。当记者向2层一名护士询问乳腺科时,她称自己并不清楚乳腺科在何处。

来自河北涿州的张先生称,他父亲去年被当地医院诊断为胰腺癌晚期。在百度搜索胰腺癌之后,他看到了排名靠前的武警北京三院,之后便前往北京咨询。当时,武警三院肿瘤一科的医生高海军告诉他,他父亲年事已高,进行手术风险较高,也承受不了化疗,最好保守治疗。高海军建议他们使用生物免疫疗法,通过细胞回输来增强体质。

2015年10月,张先生父亲在武警北京三院开始接受治疗。

张先生表示,他们在武警三院共花费了85000余元,完成了6天共计3个疗程,平均每2天一次。之后父亲的病情没有好转,今年2月21日,其父因医治无效死亡。

记者昨日尝试联系高海军,未获回复。记者随后通过114查询到了武警北京三院电话号码,但无人接听。此外,武警北京三院的网站也提示403 Forbidden(没有权限)。

新京报见习记者 曾金秋

【解放军307医院】

“肿瘤免疫科”停诊无法挂号

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解放军307医院门诊大楼,查询各楼层科室未发现“CTC肿瘤生物治疗中心”字样。咨询医务人员后得知前述中心即为该医院的“肿瘤免疫科”,挂号人员表示,目前该科室已停诊,无法挂号。

据医院医务部工作人员介绍,肿瘤免疫科系医院内部科室,非外包项目,接上级通知后暂停接诊,具体开诊时间未确定。

复诊将通知病患

昨日15时许,位于门诊大楼三层的肿瘤免疫科房门紧闭,室外并未贴出停诊通知,诊室外亦没有待诊病患。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肿瘤免疫科属于肿瘤科,与肺部肿瘤、淋巴肿瘤、乳腺肿瘤等科室相邻,肿瘤免疫科就诊室在肿瘤科区域第一间。楼道里有乳腺、淋巴等肿瘤治疗的宣传广告,没有关于生物免疫治疗的内容。

据医务人员介绍,目前停诊的为肿瘤免疫科,其余肿瘤科室可正常挂号就诊。

随后,新京报记者以患者身份致电“CTC肿瘤生物治疗中心”,一工作人员称因为医院全面整改,治疗中心即肿瘤免疫科室于即日起开始停诊,但可以记录病患个人信息和病情,待恢复接诊后将通知病患,该工作人员表示,该科室为医院科室,不是外包项目。

治疗中心官网无法打开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解放军307医院CTC肿瘤生物治疗中心曾通过多个媒体发出宣传报道。

截至昨日22时,该治疗中心的官网(http://www.ctc307.com/)已无法打开,其官方微博(曾发布2000余条消息)相关内容显示为“暂无数据”。

根据公开报道,解放军307医院CTC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DC和过继性T细胞治疗已经获得总后卫生部批准,DC-CIK只是将这两者细胞共培养一下,也属于过继性T细胞治疗范畴,无需再进行审批。

对于目前网站和微博“暂无数据”的问题,该治疗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医院在进行整改,目前也无法为患者查询相关资料。

新京报记者 程媛媛

实习生 王春晓

【武警北京总队医院】

挂号“中医肝胆科”变感染科

5月4日,武警北京总队医院“中医肝胆科”被曝人去楼空,医务处主任称科室医生、护士均为外包,已和医院解除合同。

5月5日上午,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东三里屯一号院的该医院,进大门右手边,有一处两层小楼,最右侧的一扇门写着“中医二门诊”。

记者进入小门,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性坐在护士站处,记者以患者家属身份询问是否为“中医肝胆科”,得到了确认的回复。

对于停诊一事,该男子称“没有那回事儿”。并说“网上说什么你们都相信,这还得了。”关于该科室为“外包”一说,该男子称此事实不存在,医生仍正常上班。记者进入“中医二门诊”的医生办公室,两名男医生也表示仍在接诊中。

随后,记者来到该院门诊楼,当听闻记者要挂“中医二门诊的肝胆科”时,一名护士询问另一护士能否挂号,另一护士询问记者患何病,记者表示患有肝炎,但该护士并未为记者挂肝胆科,而是对同事说,“给她挂感染科就好了。”

对于是否停诊,该院一名环卫工人告诉记者,4日听说要搬东西撤走。但记者再次询问该医院医务处时,工作人员称仍在正常接诊,否认停诊一事。医院负责对外宣传的政治处工作人员则拒绝就此事作出回应。

新京报记者 李相蓉

【作者:李相蓉】 (编辑:wangxiaoku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