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行商垄断、资本运作难 中国独立游戏开发者夹缝求生_综合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综合 >
个股查询:
 

发行商垄断、资本运作难 中国独立游戏开发者夹缝求生

本文来源于第一财经 2017-03-17 08:53:07 我要评论(0
字号:

在今年的美国旧金山游戏开发者大会GDC南展馆入口处的Xbox展位上,有一张中国人的面孔。这里是GDC会场入口展区最居中的展位,也是整个GDC期间人流最集中的区域之一,因此分外醒目。

他叫丁胜,经过层层筛选,他所在的上海胖布丁游戏工作室新发布的游戏《小三角大英雄》成为微软独立游戏支持计划ID@Xbox中近500款参展候选作品中脱颖而出的20个游戏之一,也是唯一的国产作品。

此前,很少有中国独立游戏开发者团队在GDC这种重量级的行业大会上获得如此大的曝光。

在中国,像丁胜这样的独立游戏制作团队数以千计。和商业游戏开发者不同,他们不是特别追求收入,更加注重游戏的原创性和玩家体验。与AAA级大作几千万美元的投入相比,独立游戏开发者每项游戏的开发成本最多不会超过几百万美元,这也让他们的生存遭到考验。

咨询机构IHS游戏行业分析师崔辰毓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端游的开发基本都被发行商垄断或者收购了,剩下的小的独立游戏团队的重要市场则是面向海外发行。”

要品位还是生存这是个问题

“我们都知道,如今要想获得玩家的关注,实在太困难了。制作个人品位的游戏风险更大,不过这能够为你带来的潜在奖励也会更大。如果你不愿意冒险,不想做一些有趣的事情,那又为什么要做一个独立游戏开发者呢?”在GDC会议期间,知名游戏工作室Necrosoft总监布莱登·谢菲尔德(BrandonSheffield)说。

随着移动平台和游戏开发工具的平民化,制作游戏的门槛降低了,独立游戏开发者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为活跃。不过这也导致市面上的游戏质量良莠不齐,出现了许多同质化作品。

谢菲尔德相信,如果独立开发者希望变得更成功,也有必要将个人品位融入到游戏中。但在残酷的中国游戏生态环境中,他的“品位说”有些太理想化了。

中国游戏行业的现状是,用户还不习惯为下载游戏付费,这也导致现在很多独立游戏开发者依靠自有资金越来越难,也开始寻求融资。

成立于2009年的椰岛游戏目前已经获得两轮融资。公司有29人,主打游戏《超脱力医院》累计下载超过600万,流水超过1500万元人民币。椰岛游戏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陈闻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之所以能坚持到今天,是因为我们擅长做别人不做的事情,能够把游戏的独特之处打磨到极致,在某些没有人钻研的细分领域下功夫。独立游戏开发者想要成功,就必须不走寻常路。”

从做苹果iOS和谷歌GooglePlay上面向海外市场的手游起家,椰岛游戏2014年携第一款游戏《决战喵星》回归中国内地市场,并于同一年在微软Xbox和索尼PS上发行了从手游移植过来的主机游戏,同时开始自主研发PC端游,并于去年新增了游戏发行业务。陈闻坦言,在国内渠道为王的游戏生态下,这些年可谓是“逆境求生”。

渠道为王逆境求生

游戏开发者能赚多少钱?

目前包括微软Xbox和索尼PS在内的主机游戏开发者和平台的分成一般是“三七开”,开发者拿“七”,平台拿“三”,手游开发者和平台的分成是“五五开”。不过有时候平台也会要求开发者自行承担税费,再加上一些游戏还在打折促销,分到开发者手中的钱就非常有限了。

以胖布丁工作室的游戏《南瓜先生大冒险》为例,丁胜给记者算了笔账:付费下载是30元人民币,有时会折掉20%~30%,在索尼PS上的销售大约为2万份,平台方再拿走30%,最后赚到的全部也就几十万元,基本和一款游戏投入的成本持平,有时甚至还亏钱。

中国游戏市场仍有机遇,比如玩家对于原创内容需求的增加以及对游戏质量要求的提升,催生了国内优秀的独立游戏开发者数量的增长。而且苹果商店、微软和索尼的平台都会给到优质内容相当大的支持和推荐力度。

“只要你的内容足够好,能为这些平台带来价值,它们就会推荐你,这是花钱也未必能买来的。”陈闻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好的发行商是愿意为好的游戏预付金和版权,来帮助你‘回血’的,而且如果企业擅长使用社交媒体,也能尝试找到核心的用户主动为自己喜欢的游戏做免费的宣传。”

对于资金问题,胖布丁工作室创始人CEO郭亮向第一财经记者坦言:不倾向于找投资人,是因为不想向他们承诺盈利前景,只想把手头的游戏做好。

夕阳下,郭亮边开车,边笑着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游戏开发和拍电影一样,本质上不是资本运作的事情。资本运作只是个概念,电影的灵魂是导演,游戏的灵魂是制作人。资本从某种程度会帮到我们,但是也会束缚我们,今天别人给了你3个亿,他是想让你明天帮他赚30个亿。我们不想为钱所累。”

很多资深游戏人士都一致对第一财经记者表达了“游戏和电影行业相似度极高”的观点。游戏引擎Unreal开发平台Epic公司员工、资深玩家谢添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独立游戏更追求创意,商业化游戏就更像流水线作品,品质虽有保障底线,但也很难有惊喜。相信大多数人更期待看到优秀的独立游戏。”

换句话说,独立游戏开发者的成功是极其偶然的,supercell也好,愤怒的小鸟也好,它们都是成千上万个游戏公司中脱颖而出的一两家。

资本寒冬下等待春天

如果说陈闻和郭亮还在以“独立游戏”为傲,在中国游戏圈,还有一批人认为,“独立”和“初创”、“规模小”、“没经验”、“预算少”、“品质没保障”等字眼画上等号。

曾任欧洲游戏开发公司CCP中国创始人、现晨游科技CEO熊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会比较谨慎使用独立游戏开发者形容我们公司,因为我们还是要从商业的角度去做决策的。不管是在游戏圈还是投资圈,这一称号都好像是降低了自己的实力,尤其是现在资本非常谨慎的时候。”

这一方面和限制跨界投资的政策有关,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投资人缺乏对独立游戏的理解。盛大游戏前CEO、现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谭群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游戏生命周期在缩短,大公司有头部IP可以活得很好,创业公司就很艰难了。

东方明珠游戏业务事业群Xbox业务部及游戏生态孵化部总经理屠梓浩认为目前游戏市场竞争相当激烈,小型游戏企业以及独立游戏开发者经营难度很高。“很多小公司或独立游戏制作人的策略就是做好产品后直接将某些平台或渠道的授权卖给大公司,再获得一定比例的流水分成。”

不过,也有投资人认为,文化娱乐产业资本依然对游戏行业感兴趣,其一是游戏周边服务行业,比如模拟器和电竞数据分析等,以及和游戏运营优化相关的企业;其二是游戏产业的上下游,比如IP和视频相关。

为了培养更多优秀的独立游戏制作人,游戏平台已经联合政府加大对产业的投入和扶植。

屠梓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计划3年投资超过4亿元人民币,用于游戏产业孵化。尽管目前中国主机市场较手游和端游市场来说还处于初期阶段,但是上升趋势不可忽视,而且会慢慢适应中国市场游戏内付费的模式。”

他透露,东方明珠已经在张江成立MR和游戏生态孵化基地,并正在计划于漕河泾、嘉定、杨浦、闵行等地成立孵化基地,计划两三年内招募200至300家游戏企业,为它们提供租金及税收减免和软件开发等技术方面的支持,还会帮助优秀企业寻求融资。

(编辑:liaoaili)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