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交易将步入现货时代:8地在2018年底前率先试点_能源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能源 >
个股查询:
 

电力交易将步入现货时代:8地在2018年底前率先试点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09-06 08:59:30 我要评论(0
字号: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电力市场交易更进一步。

9月5日,发改委办公厅和国家能源局综合司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选择南方(以广东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东、福建、四川、甘肃等8个地区作为第一批试点,2018年底前启动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

此前,2015年 “新一轮”电改配套文件《关于推进电力市场建设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提出,建立有效竞争的现货交易机制。

《实施意见》要求,不同电力市场模式下,均应在保证安全、高效、环保的基础上,按成本最小原则建立现货交易机制,发现价格,引导用户合理用电,促进发电机组最大限度提供调节能力。

对此,国家能源局法制和体制改革司司长梁昌新表示,电力市场建设是电力市场化改革核心内容,电力现货市场建设是电力市场建设重要内容,建立电力现货市场意义重大,有利于通过市场机制发现电力价格,有利于资源优化配置,有利于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

  “无现货,不交易”

梁昌新介绍,当前推进电力现货市场具备良好条件。1998年我国就开始了电力市场建设试点探索,2003年开展华东等区域电力市场试点。

与之前相比,当前推动现货市场建设的时机条件更为有利,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有序放开竞争性环节电价和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两项改革,正在消除电力市场建设面临的机制约束。

其次,现货交易是市场化反映最充分也是最关键的一部分,已成电力行业内的基本共识。

第三,从国际经验看,现货市场相关机制更趋完善,技术支持系统更为强大,市场建设实践相对成熟。此外,目前电力供需总体宽松,有利于加快电力市场建设。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目前国家已经发布了《电力中长期交易基本规则(暂行)》,并开展了相关交易,这类交易相当于“期货交易”。“但是如果没有现货,电力交易市场是不完整的。”

“无现货,不交易。”中国国际交流中心研究员景春梅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现货交易发现价格,中长期套期保值,这样电力市场交易才能成为一个体系。

香港杉杉能源管理有限公司华南区总经理李珠克分析,电力现货交易可以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不过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可再生能源发电最低发电保障小时数需要得到保障,其市场化电量部分由于发电边际成本低,可以以远低于火电的价格参与交易,确实比在现货交易中具有优势。”

  南方试点已先行一步

《通知》提出,电力现货交易试点的目标是,围绕形成日内分时电价机制,在明确现货市场优化目标的基础上,建立安全约束下的现货市场出清机制和阻塞管理机制。

目前,电力现货交易有日前、日内、实时三种形式。“随着电力现货交易的推进,最理想的交易形式是实时交易,这样能够反映供需关系的即时变化。”景春梅分析。

为此,国家根据地方政府意愿和前期工作进展,结合各地电力供需形势、网源结构和市场化程度等条件,选择南方(以广东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东、福建、四川、甘肃等8个地区作为第一批试点,加快组织推动电力现货市场建设工作。

其中,南方地区试点进展很快。8月15日,南方电网发布了加急文件《南方区域电力现货市场建设工作方案》,提出将以广东为起步,并采取分三步走的方式分步实施。

其中,2018年底南方(以广东起步)具备开展集中式电力现货市场交易试点条件;其余省区提前开展现货市场建设各项准备工作,2020年底具备开展集中式现货市场交易的条件;推动跨省区电力市场与省内电力市场融合,2020年后具备开展南方区域统一集中式电力现货市场交易的条件。

《通知》要求,8个电力现货市场试点方案(含配套的电力中长期交易机制)和运营规则应在专家论证后,由具备能力的单位组织全市场仿真(或经济性模拟)及财务信用风险分析,并将仿真分析结果报送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

  现货交易面临诸多挑战

但是电力现货交易市场并非易事。

李珠克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通过电力现货交易市场去发现电力的价格,这是一个系统的电力改革工程,国外通常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目前中国即将开展的试点挑战不小。

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巡视员郭伟公开表示:“电力现货市场是个新生事物,电力现货市场在技术、体制机制、建设方面也面临着挑战。比如日前市场和日内市场的相关制度的设计,现货与调度的关系等问题都非常具有挑战性,需要我们结合中国的现实情况加以解决。”

为此,《通知》要求,试点方案应充分考虑相关配套机制,包括但不限于:与现货交易机制配套的电力中长期交易机制、输配电价机制、优先发电和购电制度落实机制、可再生能源保障性收购机制、发电企业市场力防范机制、财务信用风险规避机制及市场应急预案等。

林伯强分析,现货交易还有一个更大的挑战,那就是现货交易“发现电力价格”的目标,与目前地方政府主导的电改“期待通过交易降低电价”的目标之间的冲突。

林伯强解释,地方政府可能更倾向从地方自身利益、本地供需情况来考虑电改,希望把较低的电价转移到当地实体经济当中去,这与电力改革要打破省间壁垒的初衷可能背道而驰。

“在电价下降的情况下,对地方政府来说目前就是包括现货交易在内的电力交易越大越好。”林伯强分析,但是一旦电力供给紧张,或者煤价再大幅度上涨的话,地方政府的态度是否会有转变?

景春梅分析,这是现货交易市场顶层设计下一步必须要考虑的重大议题。目前是以省内交易为主,未来肯定要拓展到区域交易和全国交易,在全国范围内去发现价格。在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主导的电力交易问题可能会暴露。

(编辑:倪萍)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