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包袱铺走麦城:IP变现力遭疑 麻花模式难复制_文娱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文娱 >
个股查询:
 

嘻哈包袱铺走麦城:IP变现力遭疑 麻花模式难复制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2017-11-17 10:26:02 我要评论(0
字号:

在相声界颇具影响力的嘻哈包袱铺如今也走上了大银幕的红毯。而据称剧本筹备一年时间,由同名相声、话剧改编而成的首部电影作品《兄弟,别闹!》,已于11月10日正式登陆国内院线。但与此前部分话剧作品改编为电影后实现高票房形成反差的是,《兄弟,别闹!》上映6天票房才刚破1100万元,豆瓣评分也仅为3.7。与开心麻花开发电影模式极其相似的嘻哈包袱铺,首次触电缘何遭遇失利?

票房口碑双失利

作为嘻哈包袱铺首部电影作品,《兄弟,别闹!》自立项以来便受到广泛关注,尤其是此前曾出现演艺作品改编的电影实现超10亿元票房后,《兄弟,别闹!》曾被认为可能会是另一匹小黑马,并引发市场期待。但在经过计划定档暑期,随后调整为11月10日正式上映后,《兄弟,别闹!》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均不尽如人意。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兄弟,别闹!》的上映首日综合票房仅为411.2万元,排片占比则为5.7%,截至11月16日12时,上映第7天的《兄弟,别闹!》实现票房仅为1142.1万元,排片占比也下滑至3%。

面对较低的排片,嘻哈包袱铺掌门人,同时也是本片导演的高晓攀在官方微博上发文称,影片上映期间出现了“号召影院一起合伙取消所有排片以便在谈合作的过程牟取高利的行为”,并表示希望“公平竞争,遵守规则”。

现阶段影院市场确实存在混乱的情况,并曾发生过黑幕事件,但对于此次《兄弟,别闹!》排片较低是否因黑幕导致,也让业内人士存在疑问。在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公共事业部总监刘建峰看来,一般情况下影院不会存在不让排片的事情,毕竟国内市场规模这么大,更多的情况是补贴较多会增加排片,而没有进行商业导入或是未做商业拓展,则排片较少。除此以外,排片出现下滑也会与影片上座率表现有关,影院会降低上座率不佳影片的排片,毕竟影院行业也有着自己的商业规律。

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发现,《兄弟,别闹!》自首日上映以来,场均人次最多时只有9人,最少时则为2人,而与该片同日上映的《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场均人次最多曾达到26人,直到上映第4天才下降为不足10人,较高的上座率让后者《东方快车谋杀案》获得25%左右的排片占比。

与此同时,不少观众对于电影版《兄弟,别闹!》似乎也不买账,目前该片在豆瓣上仅有3.7分,且评价用户中51.8%给予一星。观众宋女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最开始大家还在集中注意力观看电影,但放映中途发现,我左前方的观众已经开始用手机刷起购物网站,而我左后方的观众则在用手机公放声音看其他视频”。

IP变现力受质疑

根据现阶段《兄弟,别闹!》实现的累计票房,片方按照分账比例仅能从中得到406.2万元。针对首部电影的市场表现,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嘻哈包袱铺方面试图采访,对方以目前团队正处于路演,行程较满且演员状态不是很好为由,未接受采访。

其实从此前嘻哈包袱铺的发展动作可以看出,嘻哈包袱铺对电影业务早有筹谋。其中在2015年5月,嘻哈包袱铺获得宋城演艺千万元级别的投资,并在当时表示,未来嘻哈包袱铺计划在推进小剧场拓展的基础上,将公司业务拓展到电影、综艺节目和电视剧等领域。

投资分析师许杉表示,现阶段多家演艺公司向电影领域布局,其中一个重要目的是为了拓展收入来源,“相声、话剧等演出需要表演者一场一场现场表演,往往会受制于演出场所大小、表演者体力、演出时间等因素的限制,而电影则是可以通过前期制作完成后,直接复制到国内大大小小的影院同时上映,从而实现一定收入,且现阶段相声已不像几年前如日中天,近年来出现了低落期”。

目前国内已有多部由演艺作品改编的电影,并取得了较好的票房成绩,这与前期演艺作品已培育出一定规模的观众群密不可分。但有业内人士认为,《兄弟,别闹!》虽然此前也有相声、话剧等演艺作品在观众面前露面,但培育期略显不足。

以开心麻花首次触电的电影作品《夏洛特烦恼》为例,该片于2015年9月正式上映,舞台剧《夏洛特烦恼》则于2012年首次登上舞台,从舞台剧到电影,中间该IP培育约三年时间,且三年时间里舞台剧经历了在全国巡演,累计演出350场,观众总数超30万。而《兄弟,别闹!》则是在2015年6月以相声的形式首次出现在《欢乐喜剧人第一季》中,话剧则是在2016年3月首演,从相声到如今的电影中间约两年时间,且这两年时间里,《兄弟,别闹!》还在制作同名网剧等作品。许杉认为,虽然该IP面铺得较广,但也分散了精力,难以聚拢精力突破市场,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IP。

麻花模式难复制

尽管票房不佳,但从该片亮相今年的上海电影节、整个团队在30多个城市进行路演等方面可以看出,嘻哈包袱铺进军大银幕以来的首部作品《兄弟,别闹!》仍下了不少功夫,并有着一定的期待,而在《兄弟,别闹!》片尾处的多个花絮中,最后一个也是高晓攀说“票房,10亿”的镜头。

然而,从现在《兄弟,别闹!》的票房表现看,每日票房增长仅为数十万元。观众杜先生表示,“当最后一个花絮出来后,跟我在同一场次观影的另一名观众立即很大声地说了一句‘1亿都到不了’”。截至目前,据猫眼专业版对该片的票房预测显示,《兄弟,别闹!》的总票房预计为1257.5万元。

面对演艺作品改编为电影愈发普遍的情况,从业者对此也意见不一。“在我看来,此前开心麻花的电影获得较高的票房,并不代表所有演艺作品均能在改编为电影后实现同样的成绩,这是一种个例,而开心麻花的电影之所以能够在票房方面成功,则是因为迎合了当下精神压力较大、需要放松的观众的需求,是一种商业性模式。但若是从电影艺术性、剧本等角度来看,目前该类改编作品并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电影,不会走得长远”,刘建峰表示。而许杉则认为,演艺市场与电影市场存在的一个共性是均以内容为核心,内容可以有多种表现形式,无论是话剧、相声还是电影,都只是其中一种载体。

虽然目前对该类改编现象还存在争议,但无论是相声还是电影,能否保证优质、创新内容都是关键因素之一。从业者认为,现阶段相声行业之所以难以获得几年前的火热市场,与很少能有内容让观众耳目一新有关,“目前很多相声团体也在通过互联网直播等新玩法试图笼络更多观众,但渠道只是辅助力量,核心还在于作品的创作”。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文 贾丛丛/漫画

(编辑:许楠楠)
关键字: 麻花 嘻哈 包袱 模式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