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押金难退融资数据浮夸 面临监管挑战_物流交通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物流交通 >
个股查询: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融资数据浮夸 面临监管挑战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11-21 09:51:43 我要评论(0
字号:

押金难退投诉居高不下 共享单车面临监管挑战

本报记者 陶力 上海报道

导读

一旦融资不到位,共享单车企业的运营就会面临挑战。尤其是在摩拜和ofo的挤压下,小平台的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小。

11月15日,在共享单车行业的第二梯队中,备受关注的小蓝单车被爆解散,拖欠供应款近2亿元。该公司创始人李刚通过一封公开信承认自己创业失败。“今日,小蓝单车与拜客出行达成了战略合作,将由拜客出行全权代理小蓝单车未来的运营,用户可以一直使用小蓝单车。”

互联网行业的野蛮生长,导致共享单车的诚信危机正在显现。伴随着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町町、3Vbike、悟空单车等六家单车企业的倒闭,押金难退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达到1.06亿。按用户平均超过百元押金估算,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总数或已超过100亿元。如果再加上共享汽车及各类物品租赁,整个共享经济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预计在150亿左右。

关于押金的使用和退还,目前业内还没有明确的监管办法。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用户发起诉求后,平台应该在第一时间内退还押金。如果不退,则需要承担违约责任。“消保委和工商局确实可以查处,但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共享单车平台押金实际上并没有把押金作为专用,而是用在了生产经营。如果不能盈利,融资不顺利就造成了资金链断裂。”

在他看来,倒闭的平台应该尽快提交破产处理,然后将资产拍卖,以获得资金来退还给用户。“创业公司都是有可预见的商业风险,用户应该选择大平台。另外,像芝麻信用可以免押用车,未来应该去提倡这种模式,以尽可能规避风险。”

难退的押金

“我都绝望了。”重庆市民朱先生在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投诉时,感到十分气愤。

9月17日,他在小鸣单车上提交了退还押金的请求,两个多月过去了,这笔并不算多的金额仍未到账,且看起来并没有人愿意为此买单。“两个客服热线,我一直在打,从来没有打通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打小鸣单车官方电话,也一直未能联系上该公司。今年9月,在运营出现问题后,小鸣单车对外声称,用户押金是专款专用,委托第三方华夏银行(9.170, 0.05,0.55%)监管。但华夏银行方面对外表示,小鸣单车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该行无须履行第三方监管义务。

无独有偶,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的用户也面临相同的问题。至今,酷骑仍有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而用户损失最大的是共享汽车平台EZZY,人均押金金额为2000元。行业人士的估算,近半年,整个共享经济已经有15亿元左右的押金有去无回,对用户造成了实际的经济损失。

上海市消保委在发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邮件中透露,2017年1月至10月,其共受理相关投诉7147件。投诉量位居前三位的分别是享骑、摩拜和ofo。其中,享骑的投诉量增长明显,达3771件,远高于其他共享单车企业。投诉主要集中在押金退还拖延上,沉淀资金管控存隐患。投诉普遍反映,消费者申请退押金后,在承诺时限内甚至数月后仍未收到退款。

近期,上海出台了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各方监管职责,但对共享单车运营企业预付资金专用账户的监管,以及信息公示措施仍需明确和细化。目前看来,用户的诉求仍然处于求助无门的状态。

融资数据浮夸

押金被挪用,归根结底是行业的盲目扩张,使资金链断裂所致。某共享单车公司离职高管张先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透露,挪用用户押金做理财赚取收益的公司是少数。只有公司资金雄厚,足够扛住风险的企业才敢这么玩。“像小蓝、小鸣这些公司,押金一般用来日常运营,毕竟线下的单车是重投入,都需要大量资金。一旦融资不到位,用户挤兑押金,资金链就断掉了。”

他以自己曾经所在的公司为例,在进驻山东某城市时,政府部门也会明确要求资金与当地银行达成存管协议,这是一项硬性规定。但是,实质按照政府要求进行托管的资金量是多少,则并没形成标准。

此外,他还告诉记者,共享单车是重运营的行业,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为了获得融资,很多创业公司不得不在数据上造假。融资金额夸大1倍到1.5倍,基本是常态,用户数和订单数基本只有公开数字的三分之一。

“一般情况是竞争对手先公布了一个数字,你不得不往上抬高,不然显得自己太少了。最关键的是,这些谎报的数字意味着你有流量和用户,如此才能去找投资人谈融资。”他进一步解释,即使投资人能发现问题,创业者也会用各种理由敷衍过去,比如天气不好导致订单下滑之类。

一旦融资不到位,公司的运营就会面临挑战。尤其是在摩拜和ofo的挤压下,小平台的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不过,对于用户押金的使用范围,ofo和摩拜两家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都没有给予明确的回复。

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认为,共享经济在中国依然大有可为,但破题的核心在于信用建设。“今天的共享经济门槛太低且边界比较模糊,如果不完善信用体系建设,会影响共享经济未来的规模和效率。”

信用监管需完善

从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共享经济兴起时,业界对于加强用户押金安全监管的呼声就从未停止。北京市工商局表示,工商部门针对消费者投诉只能开展行政调解,如果企业拒绝配合,依照相关规定只能终止调解,建议消费者走司法途径解决。

但是,按照目前的法律流程,诉讼仍然面临难点。游云庭分析称,从理论上来说消费者可以发起诉讼,但是性价比太低,维权成本过高。用户即使胜诉,被诉企业已经丧失了偿债能力,也不能拿到回款。“民事案件从立案到获得胜诉判决快则三个月,慢则六个月以上,加上企业倒闭关门,一个案子可能需要一年左右才能结案。”

因此,虽然在微博和社区内充满了对共享单车的投诉,但是并没有用户真正维权。另一批使用了信用免押金的用户,则没有受到影响。前述张先生透露,如果一家公司需要通过支付宝来获取用户,同时也需要信用平台背书,可能会接受信用免押的模式。“芝麻信用给公司带来的用户订单数大概在10%-30%。”

目前,信用体系已经越来越多被应用到租赁、共享经济领域。免押金对于用户的价值不言而喻,但是,对于免押金,共享经济行业一直存在疑问和讨论,推行免押金,企业是否能维持自己的运转?

蚂蚁金服副总裁、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直言,有一些行业,比如共享充电宝,经过了早期的野蛮生长,现在进入到精细化运营阶段,行业已经不再对押金高度依赖,大部分都对用户免押,恢复到了依靠租金的健康模式上,一些良性的变化正在发生。“也许很难,但我们还是很希望能消灭押金,让共享经济未来能升级成信用经济,否则用户利益很难维护,也会阻碍这个高潜力行业的健康发展”。

她透露,在小蓝单车的用户中,有约100万人,是免押金骑行的,小蓝出事后,他们的利益就没有受到影响,相当于减少了2亿押金的损失。有的租车平台引入芝麻信用后,行业租金欠款率下降52%,违章罚款欠款率下降27%,丢车比率下降46%。

随着社会信用体系的完善,免押担保方式或被越来越多的平台接受。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宋刚认为,我国第三方监管体系建立还不完全,用户押金是否被监管还没有相关强制性规定。用信用免除押金,可以减少用户风险,更突显了社会信用体系在互联网经济下的作用。

【作者:陶力】 (编辑:林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