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举行共享单车管理听证会 代表直言不应收押金_物流交通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物流交通 >
个股查询:
 

深圳举行共享单车管理听证会 代表直言不应收押金

本文来源于深圳商报 2017-11-21 11:07:17 我要评论(0
字号:

导语:昨天下午,“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重大行政决策及立法”听证会举行,市民纷纷对共享单车的管理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深圳市民希望这样管理共享单车 认为企业不应收押金

城管人员在街头清理乱停放的共享单车。深圳商报记者 廖万育 摄

“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重大行政决策及立法”听证会于11月20日下午进行。此前,市交委发布了《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方案》,内容涉及行业政府监管模式、企业进入与退出机制、运营服务规范要求、考核与奖惩机制等。听证会上,围绕管理方案如何优化,押金如何监管等问题,多位市民代表、行业代表、市人大和政协委员、市消委会以及市交委的相关负责人各抒己见。“门槛要低、管理要严、手段要多”成为代表们对于共享单车准入和管理的共同选择。

无人赞成“特许经营”准入方式

据了解,作为此次听证会的主要听证内容,市交委此前发布的《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方案》围绕对共享单车的监管,给出了备案、普通许可、特许经营等多种管理模式,并明确了不同管理模式下的企业准入条件以及退出方式。这也是本次听证会的核心议题之一。

所有代表中,无人支持“特许经营”这一准入门槛最高的管理方式。深圳市城市交通协会副会长施佑生明确表示,在交通领域,特许经营是针对已经发展成熟、稳定的交通形态所采取的管理模式,而互联网共享单车作为一种新业态目前并不稳定,因此不适宜采用特许经营方式。总体上,法规要体现对新事物的保护,重点是不能设门槛,要体现宽进严管的法治精神。

准入门槛最低的备案制在现场得到了最多代表的支持。市人大代表杨勤表示,现代城市治理的方向是社会共治,对共享单车的管理应该坚持“门槛要低、管理要严、手段要多”,采用备案制符合发展大趋势。

而市民代表曹超则建议采用普通许可的管理方案。他认为,对共享单车的管理涉及两个问题,一是人身安全,包括车辆技术标准、日常运营维护、保险安排等,二是财产安全,即用户押金等。在当前制度条件下,如果仅仅是备案,门槛过低,后续管理手段有限,政府难以对企业起到强制作用。

如何进行总量控制?

深圳现有89万辆共享单车,并且已经暂停了新车投放。市交委曾表示,政府主管部门将根据市民出行需求、设施承载能力、车辆利用率等确定全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总量规模,定期优化调整,并向社会公示,为企业合理制定投放计划提供参考和指引。但在具体的投放管理上,《方案》给出了“总量控制、配额管理”和“政府不直接干预”两种可能。

就此,市民代表岳巍表示选择支持“总量控制,配额管理”。他在现场展示了一张图片,显示的是深大地铁站C出口,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地铁口停放的单车都已经覆盖了机动车道,硬生生将一条双车道的马路变成了单车道。他认为,事实证明市场自由调节存在过度投放,造成了资源浪费以及占用城市空间问题,因此需要政府直接干预。

而施佑生则表示,控制共享单车数量,其实现途径有多种,包括供给侧控制,即政府可以根据城市空间容量、自行车基础设施改善情况等,评估合适的车辆规模;包括需求侧控制,即根据车辆周转率等数据指标等,评估单车投放的合理性。同时,他认为,不仅对总量要有限制,对个别企业的投放量也可以设定“封顶值”,让市场始终保持适度竞争。

施佑生同时认为,对公共服务企业进行立法管理是不得已的办法,企业能自我约束的尽量让企业约束,不能自我约束的要由行业约束。行业约束不了的,再上到执法,这里面管理要分层次。诸如总量控制、停车秩序、均衡分布、潮汐调控、回收维修等,建议要充分发挥行业组织的管理作用。

而市消费者协会代表古洪涛则表示,对于车辆的投放规模,建议政府不直接干预,而通过严格管理,借助市场来进行调控。但是同时需要加强引导消费者安全骑行、文明停放。

代表认为企业不应收押金

共享单车进入市场一年多,已有多家企业关门或卷入无法退押金的舆论漩涡。押金管理也成为此次听证会的焦点。

古洪涛表示,对于押金的管理应该参照交通部等十部委关于押金的规定,加强用户资金的监管。在加强监管的同时,要鼓励企业通过信用管理、技术创新,推行免押金或者降低押金,实时退还押金。

而施佑生认为,目前部分共享单车企业大规模投放的原因,就是为了获取更多用户,获取更多的押金收益,占用押金反而成为其经营的重点。实际上,押金的三个功能:消费抵扣、损害赔偿、违约处罚,共享单车都不能实现。其押金收取是没有意义的,应该鼓励企业不收押金。

市人大代表陈洁也指出,由于单车摆放的不确定性和用户的流动性,从法律和技术层面上说,企业根本无法确定最后一个骑行人是不是造成损害的责任人,押金发挥不了实际作用。甚至她认为,政府还应该向单车企业收取一定的押金。她说,企业投放的时候要承担起一定的社会保障功能。政府收取企业一定的押金,当企业倒闭后大量的单车需处理,这笔钱就可发挥作用。

但市政协委员王雪则表示,政府进行押金监管这是个伪命题。因为需要缴纳押金的行业很多,住酒店要刷押金、健身卡要押金,如果政府要监管就应该一视同仁,不能有选择性,各种各样的押金都要管。如果不监管,那就统统交给现行法律。现行法律对于经济纠纷已给出了明确的处理方法。

针对押金管理问题,市交委政策法规处曾天林现场回应表示,押金在国内外都被广泛应用于租赁行业,收不收押金,是否采取信用免押等,这是一个市场主体的市场行为选择,不是政府该做的。政府能做的只能是,研究应对某种模式可能带来公共安全或者金融危险这些外部性问题。

而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经营者代表、来自ofo的王涛表示,目前ofo已在全国25个城市提供信用免押,其中包括深圳。目前ofo深圳60%的用户是免押金使用单车。

建议重新分配公共资源

作为一名交通行业的专家,王雪表示,目前深圳每天有543万人次在使用共享单车,巨大的需求摆在那里;而同时,也不断有人投诉车辆挤占道路空间、影响生活环境。这个矛盾背后实质上是城市公共资源分配出了问题。“深圳有2000万人口、300多万辆小汽车,也就意味着有85%的人每天要靠绿色出行解决自己的交通问题。但是15%的小汽车就占用了现在公共路权的50%以上。行人只占了16%,自行车占的路权只有6%。这个分配比例是否要重新思考?为什么小汽车可以进到每个小区和园区,而且有公共空间停放,甚至路边也划了停车位,但是自行车却没有给它一个真正的地方停放,没有给绿色出行的空间。”

王雪表示,政府当务之急要做的是公共资源的重新分配。这里面包括路权分配,也包括停放资源的分配。在这个基础之上,后续的很多管理问题都能迎刃而解。相反,如果前面大的方向没有考虑清楚,很担心后续出台的诸多政策是没有办法落地的,“如果我们出台的政策都只挂在纸上,不能落到实处,影响的是法律的公平”。

同时,王雪强调,所有政策制度的制订都要有一个明确的动态调节机制,尤其共享单车行业还在不停地变化和发展。同时,希望社会能有容错机制。(记者 肖晗)

【作者:肖晗】 (编辑:林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