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亿票房400亿在电商手里?影院这头“现金奶牛”被断奶_文娱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文娱 >
个股查询:
 

550亿票房400亿在电商手里?影院这头“现金奶牛”被断奶

本文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2018-01-23 08:3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今年年初,每经影视记者走访了北京市年票房收入排前十的几家电影院发现,电商已不同程度地碰到了影院的蛋糕,对影院现金流、影片排片、收入分配等带来实际影响。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商等第三方已经占到了70%~80%,很多影院自身的经营已经比较困难,大规模的价格战已经使部分影院丧失了自主营销的能力。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 每经影视实习记者 毕媛媛 每经编辑 杜蔚

“大年三十到正月十五(2.15~3.2)期间,全国影院票价(普通观众实际支付部分)不低于19.9元,在补贴的票数方面也有限制,单部影片不得超过50万张。”据《中国电影报》的报道,这则“春节档票补受限”的传闻已经成为定局。触动行业敏感神经的“票补”问题被作为一项春节档的硬性规定,这让原本就明争暗斗的电商平台与实体影院火药味又浓了几分。

如今,中国电影市场日渐繁荣之际,新电影院遍地开花,但像首都电影院这样已经度过80岁诞辰的“中国电影院”活化石,已是为数不多的存在。近日,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参加了该影城的八十周年座谈会,并专访了该影城相关负责人,发现移动互联网时代来袭,这条古老的大船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冲击,尤其是在影城的现金流方面。

▲首都电影院西单店(每经影视实习记者毕媛媛摄)

值得注意的是,首都电影院与电商博弈并不是唯一现象。今年年初,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走访了北京市年票房收入排前十的几家电影院发现,电商已不同程度地碰到了影院的蛋糕,对影院现金流、影片排片、收入分配等带来实际影响。

成本越来越高 影院的钱还被电商冻结着拿不回来

2009年首都电影院年票房首超6000万元大关,占全国票房的1%,创下全国单体影院票房第一名。首都电影院总经理邓永红接受了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专访时回忆称:“我们达到6000多万票房的那年,来现场购票的观众,从售票处到电梯,排队时间在1个小时以上,而且我们还有应急预案,什么时候停止售票,怎样疏导观众。”

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首都电影院也迎来了成长中的烦恼。

首都电影院总经理邓永红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

“全国现在拥有9000多家影院,5万多块幕,电影竞争已经极其惨烈。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商等第三方已经占到了70%~80%,很多影院自身的经营已经比较困难,大规模的价格战已经使部分影院丧失了自主营销的能力。这些原先都是影院自主的发行、营销渠道,这些东西他们现在都在做,影院会丧失不少营销的自主权。”

▲图据易观智库

从2008年时候的电影票团购开始,到后来的在线票务平台“烧钱圈用户”,在线购票已成为用户购买电影票的主流方式。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上半年,51.6%在线购票用户认为综合类在线购票APP体验更好。受票补营销大战影响,目前用户价格敏感度较高。

在邓永红看来,影院原先最大的优势是现金流充裕,观众付钱后票钱就在影院手上,影院再拿这现金去跟片方结账,现在现金流转到电商手里了。

“电商跟影院不是实时结账,有的一星期,有的一个月,有的甚至更长。你算这个帐,全国票房就算550亿,80%的现金流都握在电商手里,就有400多个亿。一个月在它手里的资金流动量,按大处说,一个月至少40多个亿。

影院从租金到人员人工成本都很贵,加上水电费物业费片方分账,如果你的钱再被第三方冻结着拿不回来……相当一部分的影院不盈利了,特别新建的影院已经不盈利了。”

而在电商看来,这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影院只能拥抱变化,并在此基础上对自己的市场模式进行合理调整。某电商平台相关人士对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表示,“你可以看下总局的文件,院线要上平台系统完成资金透明化等。”

我们拥抱互联网, 但也要坚持最基本的自主经营

“随着互联网发展,现在观众排队时间不超过10分钟。70%~80%的观众都在网上购票。”邓永红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

观众的消费习惯正被重塑,遍地8块8,9块9的电影票越来越让观众觉得本该如此,但实际上邓永红坦言这已经给电影价值和电影放映带来了很大的认知影响。

▲优惠影片(猫眼电影/图)

将低价票作为唯一的竞争手段,首当其冲受到损害的就是影院利益,邓永红显得颇为无奈,

“这不健康,完全破坏产业发展,看看上座率,从去年到今年可能下降将近1个点,大概在14%的水平。100张椅子,86张是空的,这一个点是多大的资源浪费啊。影院交了租金,经营压力确实很大。”

思远影业公司总裁吴思远曾形容电影行业为“普遍繁荣、遍地泡沫、无序竞争”,

“全世界都有网上售票,但电商只收手续费,电影票还是一样的价钱。中国则是烧钱,让观众觉得电影票就只值9块9,我们卖50元就是暴利。而你一旦依赖某一个电商,之前得到的实惠都会再交回去。”

其实这种乱象也不完全是由于电商造成的。邓永红认为,在行业发展初期没有形成规范,电影从业主体也要有个自律的过程。各自投资主体不一样,影院就变成同质化比较严重的一个产品。

据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了解,部分电影的制片方也会补贴票价,推出低价票吸引观众以推高票房,这是行业常态。部分院线与电商曾达成协议限定最低票价,但无人遵守。

▲超前预售也成为电商争夺用户的一种方式(淘票票/图)

应对环境变化,邓永红表示首都电影院的票价按阶梯性构成。

“会员非常便宜,周一到周五全是半价。但是在黄金时段,价格会有调整,我们是想形成自主营销体系,怎么留住观众,怎么让观众喜欢首影,怎么提高首影的环境质量,怎么推动会员,我们也在不断探索,但难度真的比较大。”

影院方呼吁有序竞争已有数年,也尝试了各种办法,但情况仍不够理想,邓永红坦言:“我们欢迎互联网,我们也拥抱互联网带来的便捷,但是我们也要坚持自主经营最基本的内容。”

“自己的钱自己收不回, 就跟没钱一样”

一月份一个周五的晚上,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来到北京耀莱影城王府井店,这家带店位于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新燕莎金街购物广场。走进影院,前台购票观众的稀稀落落,线上购票成为绝对主流。

记者找到了该影院市场经理询问观众线上购票的情况,

“在线票务普及以来,我们这边整体营收没受到什么影响,毕竟这是现在的市场趋势,影城无法拒绝。但这并不是一个常态,影城肯定要找别的方式,把观众争取到自己手上。比如我们发展会员制,会员都是储值型的,这样就能直接把握现金流。”

▲耀莱影城王府井店(每经影视实习记者毕媛媛摄)

北京市一家某知名连锁影院的影城经理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影院线上购票占比在70~80%,其中实时到账的比例大概为40%,剩下部分按照周结的比例约为50%,其余的则为月结。“月结的电商平台会提前支付一定量押金基本能涵盖住这一个月的借款,这样大家合作还都算有安全性。”

不过,不是每家影院都能提前拿到押金规避风险。首都电影院于经理认为:

“现金流是直接衡量企业是否健康运行发展的一个标志,现在电商已经占到百分之七八十的主营业务收入或者观众来源,再加上种种原因,可能会出现结账期延后一个月的情况,对影院造成了极大的经营上的财务风险。”

几乎每家影院都遭遇过电商拖欠的情况,令人无奈的是只能由影院去催,“一定期限还不回来的话,我们只能关闭渠道入口,以降低后续可能带来的更高风险。”于经理解释道。

作为在北京市年度票房稳居前三甲的影院,UME影城双井店的做法显得颇为强硬。“如果自己的钱自己收不回,就跟没钱一样。”该影城经理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

“我们对电商平台的让步一直很少。从电商进入一开始就是这种策略,票补最盛行的时候,我们也只让几块钱,让电商的售价只比我们线下售价便宜几块钱。所以我们的现金流一直没受太大影响,淘票票、猫眼、微影等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实时到账,别的支付方式次日到,再晚的就不开放端口。”

从“店大欺客”到“客大欺店”

“我们院线的多次内部会议,包括有总局领导参加的会议上,院线都提出了这个问题。”完美院线总经理吴鹤沪向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透露道,行业感谢电商带来的便利性,但现在电商不仅掌握了影片定价、排片量,影院所制定的服务费电商甚至也开始独享,拖欠现金流也是常有的事。“人家说‘店大欺客’,电商这是‘客大欺店’。总之也不赖账,但就拖着,拖一天就产生一天利息。”

“最早是电商自己贴票补,拉低票价把观众导过去,现在票补取消了,已铺开的在线票务系统成为电商与影院做谈判的筹码。”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市某总票房排名前列的影城经理对每经影视记者说。“从今年开始,我们就听到消息,说对北京的大多数影城,电商还要再与影城谈一些分成,如果影院不同意,就不能再在电商平台上卖票了。相当于电商是‘挟客户以令影院’。”

吴鹤沪表示,

“这样对行业是恶性竞争,影院按票补量来排片,而且有实力的电商平台还参与到了电影的制作、投资、宣发中,造成一种不公平竞争。对没钱做票补的影片而言是沉重的打击。”

▲各大平台的春节档超强预售均已开启(猫眼/图)

本月一个周五,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在北京UME双井店看到,这家观众心中的“高端影院”生意倒还不错。前台虽只有一人值班,但来前台购票的人仍有几排,且以家庭群体购票居多。UME双井店影城经理表示,和巅峰状态相比,线下购票的人已经少了不少。网上购票的好处是让购票更方便快捷,但对影院而言,也意味着顾客在影院的等待、逗留时间较短,对影院周边产品销售带来一定影响。“现在新建的影院都在减少顾客休息面积,原先4000平米的影院可能有10个影厅,现在4000平米的影院有11、12个影厅。”

发展高端影院,几乎成为北京市位于票房高地的影院们的共识。“我们发现,高端场影厅没有因为低价票而受太多冲击。其实现在更多的观众愿意追随更好的观影品质,而不是只看票价,比如Imax场有更好的观影效果。”上述耀莱影城的经理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

“影城和第三方票务平台是共存的,不可能完全断绝关系,但影城也需要生存和长期发展,完全依赖第三方是不可能的,可以说大家在找一个平衡点。”

说到改变,所有影院经理几乎一致呼应,希望相关部门能对电商行业出台一些约束政策,能够让电影行业能够健康长远的发展,在影城看来,首当其冲需要改变的是电商票款结款方式和电商要对电商对每张票收取的服务费。

摆在眼前的春节档“限票补令”,也许就是行业在变动中寻求平衡的第一步。

(编辑:倪萍)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