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银行业进入“全资产负债管理”新时期_商讯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商讯 >
个股查询:
 

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银行业进入“全资产负债管理”新时期

本文来源于中国网 2018-02-13 14:11: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图为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左)接受中国财富传媒集团董事长兼中国证券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葛玮(右)采访。本报记者车亮 摄

2018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就防风险、严监管频出重拳。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在接受中国证券报(公众号:xhszzb)记者专访时表示,金融强监管周期仍将持续。监管旨在促使银行业打造更加稳固、安全的资产负债表,银行业进入“全资产负债管理”新时期。他认为,同业资产的压缩将降低银行资产负债管理的潜在风险。未来银行同业业务的发展方向是回归同业之间互通有无、调节流动性的本源。

“全资产负债管理”时代到来

中国证券报

监管部门近一年来出台了不少治乱象、补短板的措施。2017年有100多家银行选择主动“缩表”,通过放慢步调来调整资产负债结构、完善内控机制。你认为“缩表”趋势在2018年还会持续么?

刘晓春

金融领域的杠杆主要是由于金融机构以往的监管套利、层层嵌套所造成的“虚假增长”,反映到商业银行层面就是资产负债管理上的变化。我们以往的资产负债管理总体是管住了表内业务,适当兼顾表外业务,但兼顾得比较有限。今后银行业要全面进入“全资产负债管理”新时期,也就是说资产负债管理应是全覆盖、全要素、全过程的管理,要覆盖全部银行业务,既要包括表内的资产、负债、权益,又要包括表外的担保与承诺、代理投融资及其他代理业务。

资产负债管理应该更加全面,不仅是业务结构的管理,更是银行经营行为的管理,或者说是银行经营自身的管理。比如,不能表内资产规模不大,表外规模却很大;或者说表内资本本身不足,但是一些非主营业务或同业资产占比过高等。我认为2017年的“缩表”是阶段性的,是一个结构性的调整。进入2018年,银行业不能再是简单“缩表”,而是整个资产负债表结构的进一步调整和优化。“缩表”不是目的,使银行资产负债表更加稳固、安全,才是最终目标。

合规发展 同业业务应回归本源

中国证券报

2017年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以来首次收缩,同业理财比年初净减少3.4万亿元。银监会2018年将继续压缩同业投资、对委外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你如何看待未来银行同业业务的发展空间?

刘晓春

现在有些观点认为银行同业业务、表外业务的监管骤然收紧,但在我看来,强监管是监管部门更加严格地执行规则了。换言之,只要商业银行遵守规则,敬畏监管,同业业务仍有自身的发展空间。

一方面,监管规则清晰了,商业银行可以更好地制定业务策略,只要是在规则之内进行的业务创新就不会受限制。另一方面,未来银行同业业务本身也应该回归本源,即以同业之间的互通有无、调节流动性为主。

在此前的发展过程中,部分银行同业业务投资部分占比太多。未来怎么区分套利投资和流动性管理,怎么界定产品风险、资金流向等边界,都需要相关监管部门出台进一步的细则。

将科技创新渗透到转型发展中

中国证券报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对于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来说,未来如何在服务实体经济的同时,实现自身的转型发展?

刘晓春

银行应该根据自身的禀赋、经济环境的变化,寻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不能为了转型而转型。比如,新的产业和行业不断地涌现,面对以第三产业为主的经济结构,银行应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怎样进行风险管理,都需要不断探索。但无论如何转型,都必须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基础。又如,随着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一个巨大的市场在逐步形成,对于银行而言,是机会也是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金融科技为金融业注入了灵感和创新活力,促进了商业模式的变革。金融科技的应用,可以让银行切入企业的经营,使得传统商业模式无法服务的领域、环节在金融科技的引领下成为可能。银行的服务由外生式走向嵌入式,为企业提供金融能力,让企业更有效地管理自身的资产负债表,我们称之为“自金融”。比如我行创新的流动性服务方案、智能制造服务方案等。浙商银行正在进一步深化区块链技术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探索与应用。区块链技术具有去中心化、公开透明、智能合约和不可篡改等特性,可有效解决企业应收账款的真实性确认、快速流转等问题。

浙商银行正努力将科技创新渗透到自身转型发展的过程中。浙商银行将大数据技术应用在客户准入、反欺诈、客户关联关系识别、额度审批等具体环节,显著提高信贷处理的准确性和效率。同时,依托大数据平台建立了风险管理系统、风险监测系统、非现场监测系统、反洗钱系统等风险防控系统,为贷款业务提供信贷风控、反欺诈等服务,提高风险管理的覆盖面和精准度。

中国证券报

金融科技对银行的小微服务、普惠金融等,带来了哪些变革?

刘晓春

银行利用金融科技,结合自身的禀赋、能力和风险偏好,可以精准的定位客户群,提高获客的有效性,降低获客的成本;同时使得银行为客户提供的服务更深入、更全面,除贷款外,还有结算、存款,甚至家庭服务等;为小微、普惠金融提供更加有效、稳定、安全的金融服务,应用金融科技后,风险控制的有效性、资金周转的效率都得到大幅提升,比如周转贷、借新还旧,既有效降低了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又解决了企业资金周转的流动性风险;为小微企业提供嵌入式金融服务,有效整合企业的信息流、物流、资金流,提升企业的经营管理水平。

我多次提到,金融科技为我们提供了无限可能。浙商银行已陆续将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生物识别等众多“黑科技”从想象带入现实,实现了银行服务渠道和模式的转型升级。作为国内小微业务的先行者,浙商银行依靠多年的探索与积累,已研发出40多种小微贷款产品,涵盖抵押类贷款到信用类、单户服务到供应链金融、阶段性培育到覆盖全生命周期,形成信贷、投资、结算一体化综合服务,为小微企业量身定制了一家“小微金融超市”。

金融科技的广泛推广运用,必将大大提高商业银行服务普惠金融的水平和能力,让小微金融模式更具商业可持续性。

(本报记者:葛玮 费杨生 陈莹莹,实习记者:赵白执南 联合报道)

 

(编辑:姚道辉)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