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影视、慈文传媒一季报窥探:单剧大投入路径依赖 深陷“刀刃”之赌_文娱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文娱 >
个股查询:
 

唐德影视、慈文传媒一季报窥探:单剧大投入路径依赖 深陷“刀刃”之赌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4-17 14:3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莱西/文

“范冰冰不仅仅是一个艺人,她具有对项目推动,以及开发项目的能力。”2年前,因舆论质疑唐德4.35亿高价收购范冰冰公司是又一场“明星资本化”的闹剧,范冰冰方面如此回应,认为范冰冰对唐德的贡献,不仅仅是个人的经纪收入,更多的是促成一个又一个的“明星项目”。

的确,从《武媚娘传奇》,到《绝地逃亡》,再到风口浪尖的《巴清传》,唐德拿的出手的影视制作,几乎都来自于范冰冰。但这种高度依赖的后果就是,一旦项目发生意外,其焦头烂额的程度将超过其他“资质平庸”的公司。

众所周知,由于高云翔的丑闻,占据唐德影视17年营收近7成的《巴清传》,很可能化为泡影。而另一边,占据慈文传媒年营收6成的《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因年初的补拍事件,也让投资者惊出一身冷汗。

在这种情况下,唐德影视和慈文传媒这对难兄难弟,即便在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盈利大增150%甚至是200%的成绩,二级市场对此的反应都是看空。

股价和季报未成正相关,是否是因季报“粉饰太平”?影视类公司的项目制特点,是否是一把双刃剑?业绩常年季节性波动的隐忧,又是否有良药可解?

《巴清传》重新剪辑就可续命?唐德或再迎资产减值

4月9日,唐德影视公布今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1-3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50.00万至2620.00万,同比变动157.58%至187.17%。

其中,关于《巴清传》的消息最为引人关注。公告显示,该剧的海外版权转售,与《战时我们正年少》首轮电视播映权以及其他剧本版权转让收入共同创造了2500万左右的盈利,但这个金额,在《巴清传》成本5亿,首轮发行价近10亿背景下,实在是杯水车薪。

毕竟,高云翔涉嫌性侵案,很可能让该剧的内地发行打水漂。但海外版权如此鸡肋,等于浇灭了投资者的想象,该剧要想回本,还是得靠大陆地区的首轮播映。

Q{R6R}LW~1WGM9`X@W1G[T3

3月29日,高云翔涉嫌性侵犯罪的消息曝光,唐德当日股价随即跌停。时至今日,唐德17.77元的价格已比3月29日开盘的21.44元缩水了近20%。

市场对唐德看空不是杞人忧天。早在2014年,在广电总局公布的一则文件,俗称“劣迹艺人封杀令”中,就明确指出,各级广播电视播出机构暂停播出有吸毒、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者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暂停传播有吸毒、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者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网络剧、微电影。

这两条限制条款意味着,一旦高云翔最终被判定涉嫌犯罪属实,其作为男一号出演的《巴清传》,基本无缘视频网站和卫视两个播出渠道。而唐德影视、当代东方子公司盟将威、已经终止IPO的华视娱乐、以及身负和华谊对赌的常升影视,作为该剧的出品方,都将蒙受损失。

根据此前公告,《巴清传》号称投资5亿,为亚洲最大单体投资影视剧。卫视播出平台为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二者给《巴清传》开出了每集387.5万元的价格,加上该剧授予优酷独播的750万元/集的单价,60集的《巴清传》首轮网台播映已经卖出了9.15亿的天价。

只不过这近10亿的网台售卖天价,目前看还只能算做“空头支票”,存在巨大的不兑现风险。《巴清传》和《如懿传》都是2018年最受关注的开年古装大剧,但由于近日监管环境对历史改编类作品审查趋紧,二者陷入了上星牌照难拿,可能只得走网播的传言。

相比《巴清传》,新丽传媒出品的《如懿传》此前更受舆论关注,市场一度传言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视给该剧开出了单集300万,总价5.4亿的首轮价。腾讯频则豪掷8.1亿,拿下网络独播权。而如今《如懿传》迟迟未播,也给出品方新丽传媒2018年业绩带来巨大压力。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1个月前宣布终止IPO的新丽传媒上演股东大挪移,腾讯从光线手中,以33.17亿元的价格受让了后者持有的27.64%的新丽股份,新丽的估值随之达到120亿,其和腾讯之间也将不单是影视剧生产销售的上下游关系,而是与柠萌影业等制作公司一道,成为腾讯泛文娱战略的马前卒。

拉来“金主爸爸”腾讯做靠山,新丽传媒近忧仍在,但远忧已消,相形之下,唐德影视就没有这个好运气。

一方面,即便《如懿传》因为剧情审查问题无法登陆卫视上星,至少还有网播、海外发行的收益。而唐德的《巴清传》触及的是“劣迹艺人封杀令”,一旦被坐实,则直接斩断了其在大陆市场的网台播出渠道。9.15亿的首轮版权天价可能沦为梦幻泡影。没了首轮售卖的大头,该剧高达5亿的巨资投入很可能打水漂。

更糟糕的是,唐德出品的《阿那亚恋情》也可能受到“封杀令”波及。从唐德发出的公告看,对《巴清传》的预计是“延期播出”,对《阿那亚恋情》的预计则是“后期制作和发行产生负面影响”。

两相比较,再加上近期传闻,唐德可能通过重新剪辑的方式,将高云翔在《巴清传》中的男一戏份删减弱化。可以推定,《巴清传》播出有望,只是剧情将有重大改动,而随之带来的收视率风险,是否会影响卫视的后期回款,是否会导致网播价再次下调,就难下定论了。

至于刚刚拍完,还没有启动发行的《阿那亚恋情》,估计会成烫手山芋。要么重拍,要么删改,否则短期是不会有平台接盘了。一旦《阿那亚恋情》被束之高阁,唐德影视的2018年年报恐很难避免计提减值命运。

这不是唐德第一次因为项目“黄了”而陷入窘境。早前由于唐德、荷兰版权方、浙江广电三者间的版权诉讼,唐德版《中国好声音》告吹,这部分1.41亿元的资产减值被计入了17年财报中。而这直接导致唐德年度归母净利增速只有19.09%。事实上,如果没有这部分损失,唐德去年的归母净利润增速应该是97%。大项目接二连三的出现意外,唐德的风控或该引起重视。

《凉生》补拍,《大秦》重拍路漫漫,慈文转型前途未卜

一波三折的不仅是古装大剧,现代言情《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作为慈文传媒2018年的重头戏,也在年初遭遇了补拍。此前,《凉生》的首轮卫视独播被湖南卫视以3.84亿的价格拿下,网络独播则被聚力传媒以8亿高价包揽。平均单集1480万的高价一度让慈文风光无限。

A(09C6QCB}PIF`[LJ36VI8G

但今年一月,则出现了《凉生》疑似因剧情涉及兄妹恋而需要改动补拍的消息。虽然从目前公布的消息看,该剧将在两周后登陆湖南卫视,审查已经顺利通过。但《凉生》这部11.84亿高价剧的“大喘气”,再次表明,每年光靠一部大剧支撑公司业绩的做法,已经无法打消市场对慈文业绩不确定性的忧虑。

从年报看,2016年慈文年营收有18.26亿,比2015年的8.56亿大涨了113.34%。17年营收却只有16.7亿,同比下滑了8.5%,年度营收增速由正转负,不算什么好兆头。

从慈文借壳上市后的季报看,受制于项目数量有限,其季度营收并不稳定。拿“影游联动”鼓吹的游戏业务,也因相关影视剧热度减退,而出现周期性衰退,无论是规模还是产品独立性上,都无法替代影视业务的贡献。

N)K%(LDGX1W9NV%EIJY69ZR

更值得关注的是,慈文去年8月曾公告,在海南出资1亿、占股7成,设立的大道新慈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将重拍《大秦帝国》。其中,今年将开始拍摄第五部,共100集,预计2020年播出。

首先,慈文与原著作者联手重拍,定将是在超越前作的意向上创作。而目前大男主历史正剧虽有市场和政策的照拂,但商业回报一直不如人意。远有《军师联盟》收视在1附近徘徊,近有天意影视喊出了7亿投资《曹操》的“泡沫”,慈文从以大女主古偶起家,转到有些“影视重工业”口味的正剧上,且一来就是100集的体量,的确让人担忧。

其次,从该剧的进展来看,2017年开始投资,到2020年初播出,长达2年多的项目周期,对向来回款难、应收账款压力大的影视公司来说,又是一场豪赌。

更不用说,该剧的选角——万众期待的所谓“英风烈烈的小鲜肉”至今没有下文,显得这个项目颇有些难产的味道。

或许正是这些幕后的不确定因素,即使慈文一季度财报披露,其归属净利润大涨187%-232%,达到8200万-8500万,股价也在半个月内从41.58迅速回落至至35元附近。

值得庆幸的是,慈文的9.317亿定增在去年8月已获证监会批复。公告显示,其将拿出8.755亿置换此前公司对电视剧的投资额,1500万置换网络剧自筹投资额。这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慈文的现金流压力。

结语

对中小影视制作公司来说,项目制是一场能让人暴得大名的豪赌,也是能让公司捉襟见肘的的毒药。

市场马太效应显著,做大剧、成头部剧才能收割更多流量。于是,单个项目的投资额开始水涨船高,动辄3亿、5亿、甚至7亿,即使是全年营收10亿上下的公司,也很可能一年只能主控一到两部大剧,而一旦作品出现纰漏,入不敷出的风险骤然放大,就不得不寻求融资或吃老本,来度过危机。

这种死循环,似乎是娱乐行业的通病,公司规模大小与否与此无关,谁都有看走眼,时运不济的时候。光靠项目数量提升、或是发力游戏业务,保持收入多元化,都难逃脱大项目失败拖累业绩的影响。

近日,王中军接受《财富》专访,在被问及“是否正过度依赖于冯小刚的个人品牌?是否过度浸淫于泛娱乐领域投资带来的收益,而忽视了对主业的精耕细作?”时,王中军略显情绪激动的说,“当时是有人说:你就依赖一个冯小刚。我说:你还没有一个冯小刚可以依赖!难道我有优势是错误吗?后来还有人说:你就是靠投资赚钱。我说:那你也可以去投!我投的是我的主业,这都是我的眼光。”

这番回答,放置在《芳华》、《前任攻略2》相继大爆的背景下,是说得通的。但如果放到2016年末,《我不是潘金莲》5亿票房保底失败、《罗曼蒂克消亡史》群星荟萃,却票房扑街只有1.2297亿的背景下,放到去年年底华谊因对东阳美拉、东阳浩瀚两家公司收入来源披露不及时、不完整而遭到浙江证监局警示的环境下,或许又会有产生不同的解读。

老牌电影公司华谊兄弟为了业绩稳定的压力,在去电影单一化道路上,尚且会有传统业务边缘化的危机感,对唐德、慈文这些尚处在成长期的新兴制作公司来说,项目制带来的周期性波动,多元化投资背后的意外折戟,也都是一条无解、必须走的道路。

(编辑:林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