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来,张亚勤和他坚守技术革新的 40 年_商讯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商讯 >
个股查询:
 

未来已来,张亚勤和他坚守技术革新的 40 年

本文来源于中国网 2018-05-03 14:48: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如果五年后,我们还在这里谈人工智能,那意味着人工智能可能并没有发展好。”数以千计的观众步入GMIC的巨大会场,正当人们对人工智能一边充满期望又心怀疑虑的时候,百度总裁张亚勤已经把目光看得更远了。

一场“AI战略与人才”的圆桌论坛也因此备受关注。百度总裁张亚勤在这场讨论中,为AI的下一站指出了明确方向:类脑计算、量子计算和5G技术。这三者将共同成为未来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方向和催化剂,为中国经济带来机遇。

“我想五年之后我们会至少有10个像BAT、TMD类似这样的公司在中国产生。”

张亚勤是个实干家,百度正在实践。2018年3月8日百度宣布成立量子计算研究所,开展量子计算软件和信息技术的应用业务研究。这是百度又一项触发前沿技术的新业务,百度将在五年内组建世界一流的量子计算研究所。张亚勤认为,“量子计算可能比大家想象的要快,五年之后我们可能会谈类脑计算,会谈量子计算。”

区别于当下二进制的计算机编码,量子计算(Quantum computing)利用量子力学现象研究计算系统并执行数据操作。简单来说量子计算提供了一种从根本上增强计算能力的思路,核心优势是可以进行高速并行计算,克服了速度与成本问题。

“量子计算对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本身有很大的推动作用,会重塑我们现在人工智能的架构。”张亚勤在GMIC上说。

百度近几年在技术上的大胆突破,背后都有张亚勤的强有力推动。从年少的天赋异禀到成为科学巨匠,在企业家里张亚勤是杰出的科学家,他拥有60多项专利,发表了500多篇学术论文和专著;在科学家里他又是勤奋的企业家,他的任期内微软研究院从10人的小团队发展成为拥有3000个顶级科学家的研发集团。

现在他更像是企业家和科学家的结合——2014年加入百度任职总裁,张亚勤负责新兴业务、技术体系和美国研究中心。从人工智能到5G和量子计算,百度的技术实力在提升,也一步步将前沿技术实现落地。

当中国互联网公司还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厮杀时,百度就最早开始了人工智能的研究,2014年在硅谷设立人工智能实验室。其他公司刚刚跟进人工智能时,百度已经在人工智能应用和商业化上实现落地。百度在大数据和云计算上都有布局,并在自动驾驶(Apollo)、对话式AI操作系统(DuerOS)和智能云等领域也建立了完备生态体系。

“发表世界级的研究论文并不是最终目的,更重要的是你所做的事情真正改变人类历史。”张亚勤曾经在微软内部的一篇文章中这样说。这个目标至今都未曾改变。

微软十六载,“校长”张亚勤的创造之路

1997年,31岁的张亚勤被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协会授予了院士称号(IEEE Fellow),张亚勤是该协会100年历史上获此殊荣最年轻的科学家。

1998年,张亚勤接受李开复邀请回到中国创立微软中国研究院。李开复诚意满满,后来张亚勤回忆说:“开复开始并没有从正题切入和我谈工作,而是带着我到北京各个景点闲逛,然后又是带着我去买东西,最后带我到自己位于北京某花园小区的公寓里共同进餐。”

“当时最能打动我的一句话是,”张亚勤说,“我说中国做研究能做成吗?开复当时说,其实我们在创业,也是在创造历史。”

90年代的中国,大批海外科学家回到中国。此后的20多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和技术实力的提升,也都少不了海归人才的带动。

作为第五代海归的领军人物,张亚勤真的成为了历史的创造者之一。

1999年,33岁的张亚勤正式加入微软创办中国研究院,也就是后来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出任该院首席科学家,第二年接过李开复的担子任职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科学家。这期间微软亚洲研究院被MIT Technology Review评为全球最顶级的计算机科学研究院。

2004年张亚勤调回美国总部,领导Windows Mobile分割了全球窗体顶端智能手机操作系统25%的份额。随后张亚勤升任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进入微软决策层,他也成为其智囊团的核心成员。

2006年,张亚勤再次返回中国,整合了微软亚洲研究院、微软亚洲工程院等多个机构,成立微软中国研发集团。这是微软在美国之外最大的进行基础研究、技术孵化、产品研发和产业合作的基地,也是跨国公司在中国设立的规模最大的综合性研发机构。

在微软亚研的日子,张亚勤致力于多个方面的技术创新。他是最先提出的“云+端”/“三个平台”(端平台,云平台和云应用服务平台)、“互联网的物理化”概念的科学家,这些对微软的战略以及整个行业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每一年都有数十项创新技术从微软亚洲研究院应用到微软的产品之中,包括Office、Windows、Bing、Visual Studio、Xbox Kinect、Windows Phone等等。

特别是人工智能,近年来广为人知的人工智能微软小冰、Cortana、Skype Translator等产品都是张亚勤在任期间的成果。

张亚勤还力推云计算,2014年3月,世纪互联运营的Azure公有云服务投入商业运营,这让微软成为第一家在中国提供公有云平台服务的跨国企业。

不只是科研,在中国市场上,微软的软件外包业务也持续增长,从2006年的3000万美元增加到2012年的2亿美元。

为了能够让研究员安心做研究,张亚勤努力把微软亚洲研究院打造成乌托邦一般的象牙塔。比如他要求研究员只在国际顶级会议和期刊Top5上发文章,不希望他们凑奖。

张亚勤这位“校长”,对技术人才和创业公司的培养也有着极大的热忱,不仅和高校合作,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还设立“云加速器”,提供免费的办公场地、导师及计算资源给中国的初创科技企业,孵化出数百家创业公司。教育部给他颁发“中国教育的特殊贡献奖”,以表彰他对中国教育事业的贡献。

到2014年,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在北京、上海、深圳、首尔、东京等地共拥有3000多名研究开发人员和5000多名聘约工程师,共投入超过40亿美金科研经费。百度、腾讯、中国移动、阿里巴巴、联想等等一流企业都有微软研究员和实习生的身影。

跳槽百度引发巨大瞩目

2014年9月8日中秋节,张亚勤从工作16年的微软突然辞职,加入百度。

直到现在你还能检索到当时的新闻标题——《张亚勤,微软最有影响力的华人为何离职》、《张亚勤:微软第一位全球副总裁》、《微软级别最高华人跳槽百度》……

这在当时引起了巨大争议,身居高位的张亚勤为什么会加入一家中国本土的技术公司?

张亚勤用“使命达成”来解释离职原因,而关于他离职的讨论,一度有人引申到“外企红毯的消失、外企在中国的没落”。中国科技企业正在快速成长,技术、品牌和薪酬已和外企不相上下。

与此同时,国外互联网公司可以拿下全球几乎任何市场,却在中国市场举步维艰。而百度、腾讯和阿里为代表的中国公司却在海外逐渐散发影响力。

从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跳槽出来,后担任金山软件CEO职位的张宏江说,张亚勤离开微软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这个时代就是指外企在中国风光无限的时代。

而事实上,真正吸引张亚勤的是百度对于技术的尊重。和张亚勤有着相似的经历,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自身就是技术出身,北大毕业后在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获得计算机科学硕士,1999年回国后创办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百度。

而张亚勤在微软时,在人工智能,基于语音、图片的搜索方式等方面有所研究,张亚勤能帮助百度储存更多未来技术。

搜狗CEO王小川对于张亚勤离职的总结更到位一些,他认为这是互联网研发模式对企业学术研究模式的颠覆性胜利,是必然趋势。

在百度,探索未来的尝试继续升华

百度让张亚勤再次找回最初的感觉。

在一次采访中他说:“每次我到飞机上去,航空小姐跑过来说,我每天用你们的产品。然后习主席说我每天用你们的产品,总理说我在用你们的产品。所以我觉得这种自豪感是,做的事情对中国有更多的影响力。”

张亚勤的转身,也是一个时代的兴起。他在百度负责新兴业务,帮助百度探索未来,这让他有宽广的舞台,继续拓展技术创造的边界。

早在2006年,张亚勤就提出了云计算的前沿理念,他呼吁中国建立自己的云计算和大数据发展战略,2010年两会,他作为11届政协海外代表提交了“应及早制定和部署国家云计算战略”的提案。

在2015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张亚勤认为过去30年互联网世界是把物理世界数字化、虚拟化,而今后的30年则要经历一个相反过程,将数字的世界、互联网的世界、技术、文化、商业模式全部映射到物理世界中。

他提出了互联网发展的三个维度:物互联;互联网改变衣食住行、吃喝玩乐;智能+“Smart Plus”,可以理解为智能化的生活或工作。

2016年张亚勤又创造性提出“ABC”的概念——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数据)和Cloud Computing(云计算)三位一体,无法孤立,相互协同才能实现真正的AI。在人工智能算法、万物互联、超强计算的推动下,云计算进入了以ABC融合为标志的Cloud2.0时代。张亚勤说,未来五年这三大业务领域都有可能诞生超过百亿规模的新业务。

如今来看,这些创想都得到了业界的认可和印证。

而在张亚勤的推动下,百度的技术革新没有停下,从2014年张亚勤加入以来,百度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两年时间就超过200亿元,每年研发投入保持70%以上增速。

从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到大数据实验室(BDL),再到现在的自动驾驶、量子实验室…百度始终比其他公司先行一步。

回顾历史,张亚勤在科技领域上下求索,恰恰是改革开放中国发生巨变的40年。信息技术从军事、科技使用,逐渐渗透到各个领域,不仅改变了各行各业的存在方式和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也让中国经济取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成果。

这让张亚勤对行业的未来有了更深刻的思考。在GMIC大会上,张亚勤说中国速度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一个行业发展有五个大元素,人才,技术,市场,资金,最后一个是政策。在政策方面中国是有绝对优势,中国有顶层的规划、人工智能新一代的蓝图、政府的基金。因为有大的战略,所有的资源会有所倾斜,包括人才等各种注意力都会向那些倾斜,效率会更高。“

从PC到移动互联网再到人工智能,在张亚勤看来时代变化有迹可循:“每个时代形成之后,生态一开始是高速变化的,然后形成了稳态。”就像PC时代的X86架构不适用于移动时代,AI时代同样需要新的平台、新的芯片开发。

“我十年前有一个比喻,所谓的生态,千亿的时候成本是1比10比100,就是芯片的成本是1,操作系统是10,上面的应用是100。所以有的时候不是一个芯片就可以改变的。我们现在不仅仅有机会设计新的AI芯片,我们也有机会去打造新的平台和操作系统。这里不仅仅是操作系统本身,也包括它的开发环境,架构,语言,上面有更多新的运用。”

为了保持技术研发的进步,张亚勤也把对人才的培养执延续到了百度。百度云已经成立了云智学院,计划三年内为中国打造十万人的AI人才队伍。

人工智能是普惠性的技术,工业、金融、媒体、物流、交通等领域都有不可估量的潜能。未来的格局渐渐清晰,类脑计算将让人工智能像人一样思考,量子计算将会重塑人工智能的架构,而5G将会提供更快的连接资源。

在这场未终结并且持续上升的革命之中,张亚勤和百度都在不遗余力地前进着。 (作者:财经功守道)   

(编辑:姚道辉)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