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人里的“创”一代 专访蓝枫基金管理合伙人郭开森_商讯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商讯 >
个股查询:
 

中国投资人里的“创”一代 专访蓝枫基金管理合伙人郭开森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7-09 17:48: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在很多年以后,郭开森仍会将2015年夏天作为其人生重要的节点。此前,他写企业、服务企业、创造吸睛走心的商业话题焦点;此后,他聚资本、投股权,由外而内辨识企业高速成长的内在密码。从观察家到创业者,再到帮助创业者成就梦想,郭开森所做的事看似变化却又一而贯之,人生大千只为一个“创”字。

和众多大家熟知的中国创业者一样,郭开森也从中关村起步。

在郭开森从媒体行业开启职场生涯的2000年前后,中关村也恰在爆发的节点,一方面电子市场依然如火如荼,另一方面营造中国创新高地的中关村西区已经开始改造,互联网热潮开始显现出巨大的动能,富集的资本也开始密集出击。

一条街,见证着大时代的澎湃汹涌。大时代,也将这条街上的人砥砺涤荡。

贴身的观察者 走心的创业人

在中关村大街上,郭开森开始了最初的媒体人生涯,贴身观察张朝阳、丁磊、雷军这些传奇人物。从《21世纪经济报道》的知名记者到新浪科技频道主编,再到创办公关公司“玄鸟传媒”,郭开森不知不觉也已成为了这些创业者中的一分子,一个知名 “IP”。作为华为、腾讯、百度的市场品牌策略顾问,郭开森看着这些企业高速成长为中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中极具影响力的巨头,也成长到让郭开森忽然感到怅然若失,发现自己沉浸于江湖,却错过了海洋。

在很多场合,郭开森一直在说,自己错过了移动互联网创业的大潮。事实上,在2015年郭开森卖掉玄鸟传媒,实现个人的财务自由后,郭开森一直想做的事情是二次创业。他回忆:“记得刚卖掉自己创办的玄鸟时,其实还是有二次创业的想法,有一个阶段一直在听高水平的讲座,也希望能从最新的高能量信息中得到启发。但渐渐我就发现,和我一起听讲座几乎全部是85后、90后,名校毕业、冲劲十足、想法多多、说干就干。”

想到和这样的创业竞争者一起争强斗狠,一向感性的郭开森却没有冲动。经历了媒体人到创业人的转变后,他更明白随着中国商业环境的演变,创业也变得越来越工业化,自己参与中国创业浪潮的方式也有更多样的选择。

郭开森想到,当年在中关村叱咤风云的资本力量,想到纳斯达克带来的造梦奇迹,想到自己可以担起投资人的责任,用资本的力量去助力创业者,去撑起更大的天空。

窥视镜中的自己 淬火的投资心经

投资人,成为郭开森人生的新原点。

在媒体圈和公关圈,郭开森的名气都很高,当时只要人名报上去,就有人知道。但进了投资圈,郭开森的名气一下子降了下来,只有最熟悉他的人才知道,其实他个人早就投资了一些创业企业,对怎样用钱去助力创业已有积累和心得。

在他个人投资的企业中,营销专家李斌的东方酷音、李英浩的明特量化以及王玉德的无冕财经,都已经在各自行业中初具名气。2016年,郭开森作为主要创始团队,正式登记备案北京蓝枫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创始管理合伙人,正式打上了投资人的标签。

在郭开森看来,中国经济增速虽然有所下降,但从GDP的绝对增量上看,只要保持5%的增速,一年新增GDP就超过5000亿美金,这样的增量已经和90年代中国内地的GDP总量相当。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内地一直在供给着丰沛的投资机遇。现在大量产业资本已经开始进入到投资领域,资金在找项目,项目也在挑投资者。当然项目在变多的同时也在变得鱼龙混杂,作为投资机构,面对的是更激烈的竞争和更需要磨砺的眼光。

经历创业时代的淬火,郭开森的投资眼光精准独到。蓝枫基金投的邸诺共享别墅项目,运营至今刚满一年公司就已经实现盈利。邸诺共享别墅旨在打造中国领先的闲置度假房产共享平台,由一群从BAT离职的创业者联合资深酒店管理者共同创办,一开始郭开森就认定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旅游度假的共享经济模式会很快产生价值,现在财务数据表现也在他意料之中。“现在项目主要专注于海南市场,收入主要是客房入驻,未来会拓展更多领域,客户回购率在80%以上,说明产品的路子非常对。”

现在来看,郭开森虽然错过了移动互联的创业大潮,但他回归的时机却恰到好处。作为投资人,郭开森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方法论,在他看来可以用“outside in”来定位其判断创业价值的关键环节。

郭开森表示:“我们自己照镜子肯定会照得比我们长得要漂亮一些,就是镜中交易。但是别人眼中的你,才是真实的自己,所以我在看企业的时候会比较关注由外窥内的角度。对于投资人而言,这要求他的视野要很开阔,把行业看得更透一点,但创业者是边干边思考。中国人讲实践出真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他要通过实践去检验他过去的一个假设,不是说创业者不需要有想象力,但是他的想象力和自己的实干之间是要做一个平衡,但是投资人其实是不断地想,不断在逻辑推理。”

向“飘一代”学习 为“创一代”干杯

从媒体人到创业者,再到投资人,郭开森的职业生涯都在和“创”字打交道,也成为了投资圈里的“创一代”。

从中国股权投资基金的发展历程来看,之前的一代可以说都是“飘一代”,2000年前后政策上鼓励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创业,在这样一轮大潮中必然要有巨大的资金需求,无论是外资的华平、IDG还是后来创办的信中利,都是资本漂洋过海来找企业。这一代的投资机构,在过去二十年间演绎驰骋,创下的惊人回报,也大多有着同结构的人事格局,美国商学院毕业、硅谷或者华尔街的职场,以美元基金起步,投给中国企业。

对于郭开森而言,见识过“飘一代”的风光,学习了“飘一代”的方法论,但扛起的却是“创一代”投资人的责任。“创一代”作为资本,原生于中国内地的产业成长,在商战的枪炮声中成型、可以说眼看着中国企业怎样发展壮大,对于创业者的心理一直都是感同身受。

“蓝枫基金目前管理产品5只,总金额5亿多元,在中国内地这绝算不上的一笔大钱,投资阶段也都处在天使轮或者种子轮,但蓝枫不会选择快速退出。我们是用全流程投资的心态来做VC的事情,做对创业者事业有益的事情,这很累但很踏实。我们不是创业导师,应该算是创业者的兄弟好友,能在他孤独的创业路上给他加把油,陪他喝杯酒。我最不喜欢给创业者上课,因为我们跟创业者是朋友,我自己也曾是创业者,特别能理解创业者的艰辛和不易。”郭开森说。

水大鱼大 走熟路捕大鱼

水大鱼大,是中国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对当下企业所处时代环境的最新定义,在他一系列描述改革的作品中,一直讲企业趋势与时代命运做链接,和郭开森投资理念中的“outside in”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对于郭开森这样“创一代”的投资人而言,固然相逢的是一个“水大鱼大”的大时代,但绝非是一个所谓躺着就可以赚钱的好时代。海量的项目、海量的投资机构,中国的创投市场从未如此热闹繁杂,机遇和风险也从未如此贴近和伴生。伴随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私募股权正在迎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宽阔海面,但海面之下同样礁石丛生。

目前蓝枫基金的投资,一直聚焦在金融科技赋能传统行业的方向,用郭开森的话来说,就是蓝枫不投自己看不透的模式,看不懂的企业无论怎样赚钱,即便是再有关注度,也不是蓝枫基金的选择。

“我几乎每周要看几十个项目,换到十几年前这绝不可能,但现在中国内地你看有多少人在创业,有多少有能力的年轻人还未走出校园就学会了写商业计划书。机会很多,但失败的机会也多。这对投资者不仅是绝无仅有的机遇,当然也一定是巨大的考验。”郭开森一边点评,一边给现在的创业者画像。

他应该看到过之前的自己,他应该也在看未来的自己!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