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没算过身家,短期不会套现_TMT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TMT >
个股查询: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没算过身家,短期不会套现

本文来源于腾讯《一线》 2018-07-12 08:25:17 我要评论(0
字号:

[摘要]从24岁离开家乡到东莞,今年40岁的奉佑生用了16年的时间,完成了由一个小镇公务员到互联网创业者的转型。

腾讯《一线》作者耿荷 发自香港

他说,人注定一生孤独,但技术手段可以缓解某些场景下的孤独。

抱着这个想法,奉佑生在2015年创办了直播平台映客,他希望用户在这里可以找到同类,缓解情感的孤独,并为此付费。

2018年7月12日,映客登录港交所,成为在香港上市的首家内地视频直播公司。

在敲钟之前,腾讯独家对话映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奉佑生,了解他的创业之路。

从东莞开始的旅程

“在机关里面工作的时候,那时候年龄小,很多时候觉得不甘于一辈子的都能看得非常清楚,从20岁走到50岁退休的感觉,还是觉得想出来去见识一下外面精彩的世界。”奉佑生对腾讯说。

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在这个朴素的想法驱动下,2002年,24岁的奉佑生,辞掉家乡湖南永州乡共青团的工作,只身南下东莞,投奔那里的亲友。

或许谁也不曾想到,日后参与创办多米音乐、映客的奉佑生的编程能力,全靠自学。读书期间,读化学专业的他,对实验室并无兴趣,自学写代码却成了他获得成就感的来源。

正是凭借自学而来的编程基础,奉佑生在东莞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大地通讯的信息管理员。在当时的东莞,大地通讯是当地一家较为出名的手机连锁卖场。

虽然奉佑生当时的工作是管理支持所有卖场的信息系统,但今天回望,那时手机移动端的产品,已现萌芽,而大地通讯的这份工作对奉佑生日后两次创业,已经产生一些潜在的影响。

奉佑生回忆起初到东莞的那段时间,内心似乎仍隐约着自豪。当时的他并不知道,接下来等待着他的是万丈深渊,还是星辰大海。

“就是很混沌的选择,人生的前二十多年大多都是混沌的选择,你并不能够清楚每一步选择都能规划得很好。”他说。

十年音乐梦 受困商业模式

2005年10月,奉佑生带着华动飞天(多米音乐的主体)的七八名员工,从深圳搬到北京,那时的深圳欠缺互联网人才,因此华动飞天将整个互联网音乐的团队移到北京。

“当时搬去北京的感觉其实很不好,北京看起来漫天黄沙,当时心里的想法是干几个月就回深圳,结果在北京就没回来,在北京一待就是13年。”奉佑生说。

搬去北京时,奉佑生已经加入华动飞天1年3个月,这时他职务是工程师——华动飞天音乐战略的执行者。

华动飞天对奉佑生日后事业的发展轨迹至关重要,在这里,他由手机卖场的信息管理员,成为了一名软件工程师,更重要的是他遇到了他的伯乐、导师,也是日后创办映客的投资人——华动飞天创办人、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晓松。刘晓松早年曾投资腾讯,获利颇丰。

从2004年7月加入,到2015年离开,对奉佑生来说,加班到天亮写代码,或许是最深刻的记忆。10年间,他由工程师,成长到总监,再到多米音乐首席运营官。不过投身互联网音乐的10年间,奉佑生并未因开发了家喻户晓的产品,而获得财富。

“我们在做音乐10年的时间,一直有一个痛苦的点困扰着我们,就是商业模式,突然发现版权成本持续上涨,而对应的商业模式不清晰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变得很痛苦了。”奉佑生说。

音频直播意外引爆支付 顺势转战视频直播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2014年底,多米音乐推出了一个在线音频多人交流的功能“蜜Live”,功能一上线,却意外引爆了用户的付费热情。这些用户多是在国外读书的学生们。当时,内地的在线音乐app逐渐停止向海外用户提供服务,多米音乐是为数不多仍可以在海外使用的app之一。

“在这里面我发现,同类型人群的情感需求是非常强烈的,特别是留学生群体有很强的共鸣,他们大多数都是离开父母在海外留学,其实需要一个共同的群体,寻找共同的话题和情感共鸣点。”奉佑生分析。

由情感共鸣,延伸至为情感付费,这成了奉佑生日后创办映客的底层逻辑之一。

2015年的一天,奉佑生告诉老板刘晓松,他要去开创一个音乐之外新的东西,不想再困在音乐里了。刘晓松给了奉佑生500万元,这笔钱就是奉佑生创办映客的种子基金。

奉佑生说,创办映客时之所以要由音频拓展至视频的在线互动,是因为他发现光有声音会限制用户的留存率,而在人类接受的信息中,声音只占30%,70%靠视觉。除此之外,那个时候,伴随4G的崛起,视频已经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且90后的用户,娱乐方式已经集中在手机上。

2015年3月15日是奉佑生转战视频直播行业的开端,他从多米音乐带出来的小团队正式启动这款视频直播开发工作,那时他还不知道该叫这个产品什么。

“当时我定了几个原则,一是要成为直播行业的代名词,就像想起汽车就想到宝马、奔驰,第二个是这个名字要有点逼格,还要有点潮,当时我们的定位是让年轻女性喜欢的时尚直播平台,最后我让我们公司四五个九零后待在会议室里一天,从数千个名字中选了映客。”奉佑生对这个名字非常满意。

但是问题来了,选了这个名字,他才发现,作为南方人的他很难把“映“的音拼准,输入法里打出来的都是”印客“。不过创业这三年多下来,他已经可以准确发出映客的音。

两个多月后,就是2015年5月27日,映客的iOS版正式上线,映客将这天定为司庆。接下来奉佑生带领团队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从创业的500万元资金里面,拿出200万元,从一家海外公司购买了实时美颜技术,这个决定开启了日后直播平台引入美颜功能的先河。

“这是决定是来自于对人性的了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千古恒定不变,视频直播产品是挑战颜值的,必须对颜值有自信才敢开直播,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愿意把自己最真实的东西暴露在人面前。”奉佑生说。

他并不在意当下各类直播平台上的美女主播“见光死”的问题。在奉佑生看来,美颜技术相当于化妆,但比化妆更简单,而同类之间的吸引在于心灵连接带来的冲击感,突然觉得有个人特别懂你、了解你,跟你特别有默契,并不仅仅只看颜值。

创业三年多香港上市 短期内不套现

在创办映客3年多后,2018年7月12日,映客登录港交所,成为在香港上市的公司。

映客IPO定价为每股3.85港元,按此计算,上市后,持有17.8%映客股份的奉佑生,所持股份价值约13.8亿港元。当年投资他的刘小松旗下的多米音乐是映客的第二大股东,持股量12.4%,当年的投资的500万人民币,如今价值约9.6亿港元。

奉佑生说,自己并没算过上市后,身家几何,因为这不重要。“短期内,肯定不会套现。”

这样做背后的原因,是因为他仍坚定看好直播行业未来的发展前景。不过在市场来看,视频直播的风口似乎已过,过去几个季度无论是付费用户数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等相关数据,均呈现下滑趋势。

在奉佑生看来,直播仅仅是一个基础的技术形态,当下市场将泛娱乐直播狭义地等同了直播,仅仅是泛娱乐直播的需求仍远远没有满足,这个演变需要一个过程。

“我们近来的数据已经回升了,未来5G来了之后,视频将有更多的技术展现形式,技术场景的变革也将带来大量的产品、玩法的变革,以及人们对内容消费方式的变革。”这是他的期待。

从24岁离开家乡到东莞,今年40岁的奉佑生用了16年的时间,完成了由一个小镇公务员到互联网创业者的转型。

7月11日,映客上市前日,奉佑生在发给全体映客员工的内部信中写道:“我们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但比起IPO更美好的事情,是我们前方的梦想。”

(编辑:倪萍)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