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信徒周灏 | 青腾大学×星空演讲_商讯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商讯 >
个股查询:
 

数据信徒周灏 | 青腾大学×星空演讲

本文来源于北国网_ccud 2018-07-16 17:26: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有一天,我在摩根斯坦利时的老板来找我们吃饭,席间,他冷不丁长叹了一口气,说:“中国现在正是创业的好时机,机会很好,假如再年轻20岁,我一定会回去。”我感觉忽然被狠狠击中了,我心说我还年轻啊,我得搏一搏。

周灏

青腾大学学员,量化派创始人

7月15日18:00,“星空演讲2018青腾大学专场”在腾讯新闻正式开播,来自青腾大学的“数据信徒”周灏分享了他的创业故事。以下为周灏的演讲内容(有删改):

从天体物理学博士的视角看生活趣事

大家好,我是青腾大学学员,量化派的创始人周灏。

目前我在做一家科技公司,用人工智能 、数据去驱动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

我最初是一名天体物理学博士。

可能有很多人会认为物理学博士是情商没有智商高的无趣生物,但事实上,物理的世界很有趣,不仅对于物理学博士来说有趣, 其实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能在物理学上找到印证和答案。

所以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物理学博士的世界观——如何用数据驱动人生、驱动世界。

星星上有什么?数据是我观星的“望远镜”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看星星,当时家里还没有空调,夏天的晚上人们都爬到楼顶纳凉,大人们在一边聊天,我就盯着天空,我那时会想:我们家什么时候能装上空调啊?

这是一个困扰了我整个童年的问题。

家里一直没有装空调,所以我一直仰头看天,治好了多年的“颈椎病”。那时候的空气好,夜空中星星点灯,排列成不同的形状,偶尔还能看到流星。

我看星星的时候,会很疑惑,星星上都有什么呢?会不会也有一个祈盼家里装空调的小孩,在盯着我看?

高考的时候,我报了跟星星有关的专业,后来考上北大天体物理系。

读书的时候,有机会去河北的天文台实习,收集光的信息,并对这些信息集成的数据库,进行数学建模分析。

这是宇宙的光,仅仅是通过这些光的数据,我们就可以大致了解一个星球、星系的前世今生。

承载着宇宙宏大的记忆,把遥远的、触不可及的时间和空间,生动地带到我们的眼前,让我们突破那些未知,让我们更加全面、更加智慧地看待这个世界。

读懂了光的数字信息,我们甚至可以小到知道50亿光年外的恒星某天是不是心情不好,长了个雀斑——也就是我们平常说的恒星黑子爆发;大到预言恒星的衰老死亡周期,甚至到宇宙起源……

这种跨越空间,穿梭过去与未来的终极对话,对我来说是很浪漫,又很震撼的事情。

数据就像一把钥匙,帮我打开了浩瀚宇宙的大门。

对于数据的力量,我深信不疑,我通过相信数据这把钥匙,还能够帮我打开更多的大门,开启更多可能。

这是把万能钥匙。

找工作,怎么用数据“走后门”?

我这辈子,是算出来的,人生大事,几乎都是用数据驱动的。

有人说,你们学物理的真可怕。

世界归根到底,是数字构成的。我曾经做过一份发问卷的兼职,帮助烟草公司调研摊贩的情况,其实问卷填完我就可以拿到工资了。

但是我觉得我是科班出身的物理学研究者,不能给这个圈丢人。于是,基于这些资料,我做了一个数据库,通过建模告诉公司,什么烟摊对他们的产品需求更加旺盛。

“用数字解决实际问题”,带给我特别大的成就感。

这是一个很朴素的数据系统,也是早期我用数据解决问题的一种探索。

找投行工作那阵,我看到不少同学天天为了面试奔走,下了楼梯换家公司坐电梯,满脸焦虑,我觉得特别辛苦,也很低效。

于是我决定动用我的老本行,用数据给自己找一份工作。

人家在外面热火朝天地跑面试,我在宿舍里闭关,花了几天,上Facebook、LinkedIn把人才数据都扒下来,然后建模做匹配。

匹配什么呢?就是把那些个性、背景相似度和我特别高的员工找出来,然后给他们发邮件,说几句特别煽情的话,附上我的简历,一键群发。

这可能是加强版的“走后门”。

因为在美国,员工推荐新人可以拿到1至3个月不等的奖金,所以他会非常乐意做这件事。另外,臭味相投的人比较能惺惺相惜,所以我特别自信能打动他们。

我一口气发了20封邮件,效果立竿见影,隔天收到10多封回信,3天后我参加了面试,1个月后入职报到。

事成之后,我成了找工作达人,好多朋友找我帮他们找工作。

我曾经兼职创业做了一个求职系统,后来又用类似的逻辑帮一个公司做了招聘系统。

包括我搭建自己的团队,招兵买马阶段也是用同样的方式,从简历中做数据匹配,直接简化了面试流程。

打工久了,看到的机会越来越多,野心也越来越大,想用数据驱动各行各业,于是就有了量化派。

“再年轻20岁,我一定回中国创业”

创业之前,我先后在第一资本、摩根斯坦利和巴克莱银行三大投行工作过,可以说把美国所有商业银行的投行都摸了个底。

之后我就感到非常苦闷,因为比起当一枚螺丝钉,我更希望能更加充分地发挥自己的能力,影响和帮助更多人,创造更多的价值。

我想起那个仰望星空的少年,那时候陪伴我的满天星河,是不是还记得那个祈求空调的少年?

有一天,我在摩根斯坦利的老板心血来潮找我们吃饭,他也是华人,从一个意气奋发的青年开始奋斗了大半生,50多岁终于奋斗到了投行的最高级别。

那天我们吃吃喝喝把酒言欢,冷不丁的他长叹了一口气,他说:“中国现在正是创业的好时机,机会很好,假如再年轻20岁,我一定会回去。”

我心说我还年轻啊,我得搏一搏。

我感觉忽然被狠狠击中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苹果砸到了牛顿的脑袋上,好像司马光走出大水缸。

我很怕过这样的生活:20年后,我两鬓斑白、一脸沧桑,对着我的后生小辈们悔不当初,说老夫当年有一件特别遗憾的事情。

我不想让我的梦想永远只是一个梦想,就算闭上眼,我也应该勇敢的走出第一步。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果断辞职,放弃了绿卡,回国!

数字就是我的信仰,我不断告诉自己要相信直觉,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九死一生,数字是我的信仰

一转眼今年已经是我创业的第5个年头。说实话,创业的艰辛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经历过创业的人都知道,创业是九死一生。

但是我一直坚信艰难只是暂时的,本质上我的商业模式——用数据驱动是可行的,并且也是大势所趋。越过这个山丘,我相信就能看到春暖花开。

“数字”是我的信仰、我的人生。

不过尽管如此,在生活和工作中,也总还是有它钻不到的地方、解决不了的问题,我愿意接受这不完美中的小小缺憾,坦然接受前进道路上的成败。

对我来说不断探寻数据边界的过程本身就充满快乐的,我一直是当年那个仰望星空的小男孩。现在几乎人人家里都有空调,大家也不再和街坊夏夜乘凉,但是我一直记得当初数着满天星河,为一个简单目标努力的自己。

我是一个不务正业的物理学博士,也是一个数据的信徒,我一直记得那个面朝夜空暗自发誓的少年,他伸直了脖子,没有恐惧和害怕。

我为我所信仰的星空着迷,也祝福大家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精彩星空。

谢谢大家,我是青腾大学学员周灏,一位喜欢用数字思维,去实现人生理想的创业者。

(编辑:姚道辉)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