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钼业180亿元定增对应股份迎来解禁 多方面优势助力公司“不承压”_商讯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商讯 >
个股查询:
 

洛阳钼业180亿元定增对应股份迎来解禁 多方面优势助力公司“不承压”

本文来源于证券日报 2018-07-23 22:3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本报记者 杨萌

    7月18日晚,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洛阳钼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去年完成的180亿元定增所对应股份迎来解禁。

    作为A股市值最大的矿业上市公司,拥有1300多亿市值的洛阳钼业一举一动都受到资本市场关注。去年7月24日,洛阳钼业完成A股历史上第二大一年期非公开发行、最大的非金融行业一年期非公开发行。

    此次解禁是否对洛阳钼业股价短期走势构成压力,是许多投资者都关心的问题,而解答这一问题的关键是需要深刻理解洛阳钼业。对一家公司的认知,首先需要了解公司所处的行业特性。矿业行业最大的问题是强周期——在上升周期,矿业公司可能会赚的盆满钵满,而在下行周期和底部,绝大部分矿业公司利润开始下降甚至可能会面临亏损的境遇。

    如果系统性对洛阳钼业进行研究会发现,这家矿业巨头与全球所有的矿业公司都不同。

   拥有最好的行业产品组合

    洛阳钼业早期专注于钨钼业务,一直是国内领先的钨钼生产商。2012年A股上市后,积极进军海外,先后收购了澳大利亚NPM铜金矿、巴西铌磷项目、刚果Tenke铜钴矿项目等全球一流的优质矿业资产。

    今年一季度,洛阳钼业实现营业收入74.32亿元,同比增长28.5%;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5.5亿元,同比增加160%;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5.58亿元,同比增加171%,创造了公司两地上市以来最好的业绩。

    自2012年在A股上市以来,除2015年因全球矿业出现周期性下滑带来公司业绩有所下降外,公司经营业绩一直保持稳健及健康增长。在当年多家全球矿业巨头出现亏损的情况下,洛阳钼业尽管业绩有所下滑,但仍然赚得不菲的利润,并拥有丰厚的毛利率。

    靓丽的业绩表现得益于公司一直在全球范围内追求最佳的产品组合——截至目前,公司已经成长为以铜、钴、钨、钼、铌、磷业务为主的全球顶级矿业企业,是全球前五大钼生产商及最大钨生产商、全球第二大钴、铌生产商和全球领先的铜生产商,同时也是巴西境内第二大磷肥生产商。

    “围绕成为受人尊敬的国际性资源公司,洛阳钼业致力于打造最佳的产品组合,目前在全球矿业界,洛阳钼业已拥有了独特、稀缺的产品组合。”洛阳钼业董事会秘书岳远斌说,今年一季度公司收入超过82%来自海外业务。

    拥有斐然的业绩,在股东回馈方面,在整个A股市场都算得上独特的公司。

    2017年度,洛阳钼业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0.076元/股(含税),计人民币164,154万元(含税),分配比例达到60%;近几年合计分红高达50亿元。

    得益于大股东鸿商集团的战略眼光

    洛阳钼业2016年逆周期发起的以超过53亿美元收购巴西铌磷项目和刚果铜钴矿项目事件,已成为享誉全球矿业界的经典收购案,并让洛阳钼业一举跻身全球矿业第一梯队。

    鲜为人知的是,此次收购背后实际上是其第一大股东鸿商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鸿商集团”)背后的战略布局和精准判断。

    作为一家大型民营企业,鸿商集团以研究为先导,高度看好并拥抱新能源汽车大周期投资,早在2015年宁德时代开始启动第一轮融资之时,就通过旗下西藏鸿商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迅速入股,彼时宁德时代估值200多亿元。今年6月11日,宁德时代(300750.SZ)上市后一举成为创业板龙头股,目前市值已经接近1800亿元。而西藏鸿商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系宁德时代第七大股东,持有62,745,321股,按照7月17日收盘价82.28元/股计,市值高达51.63亿元。

    更为重要的是,“2015年鸿商集团对宁德时代的战略投资提升了鸿商集团和洛阳钼业对动力电池钴需求的认知,从而促使洛阳钼业下决心尽快拿下刚果Tenke铜钴矿项目,事后证明当时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岳远斌表示。

    洛阳钼业从曾经陷入经营困境的地方国企,成长为今天的全球领先的矿业企业,同样是鸿商集团背后的战略布局和对产业的深刻理解。

    洛阳钼业发源于“中国钼都”洛阳栾川,有着近50年的发展历史,是老牌的地方国有企业。

    1996年-2002年间,受国际矿业环境等多种因素影响,国内外钼价低迷。洛钼集团是国有企业,本身有6000名职工,基本靠银行贷款维持运转,包袱异常沉重,就连职工的养老保险金都交不上,拖欠了数千万元,再加上自身体制问题,连续数年陷于亏损的境遇。

    穷则思变。2003年前后,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攻坚战”打响。政府决定对洛钼集团进行改制。2004年集团引入鸿商集团进行战略投资,促使公司产能迅速扩大一倍。经过新老股东和管理层多年的潜心经营,2007年公司在港交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一次募集了81亿港币的现金。2012年公司又抓住市场机遇,成功登陆上交所。为了进一步盘活体制和机制,2014年在洛阳市政府的主导下,鸿商集团通过二级市场增持H股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公司性质由国企转为民企。这为企业此后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鸿商集团成为控股股东之后,公司进一步明晰了发展战略,激发了管理活力。随着境内外业务及管理的融合、全面预算管理、一体化建设以及标准化、信息化、自动化“三化合一”等一系列基础管理的不断推进和夯实,洛阳钼业在管理架构、投资决策、成本控制、绩效考核等方面,成功建立起了现代化的高效经营管理机制,形成了极具竞争力的行业成本优势和技术优势。

    独特的价值投资理念

    从2007年公司成功在香港主板上市后,洛阳钼业就制定了放眼全球,打造世界领先矿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于当年成立了相关海外并购小组,一直致力于在海外寻找合适的优质并购机会。

    在洛阳钼业董事长李朝春看来,矿业是准金融、准投资的行业。矿业投资具有周期性和长期性,需要打阵地战、持久战。“如何利用我们的资本、如何搭建资金结构,在不同的行业周期阶段去收购和控制一流乃至世界级资源项目,是我们一直在深思的战略问题。”

    但是,洛阳钼业并未贸然实施海外并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批中国企业选择在彼时纷纷“走出去”收购海外矿产资源,并在2007-2012年达到了收购高峰,然而却付出惨痛的代价。

    在其他公司大举扩张投资、参与市场热点时,鸿商集团和洛阳钼业则得出矿业的冬天即将来临的判断。基于此,公司当时将重点放在剥离非核心资产、出售低效资产以回笼现金上,利用金融和资本市场工具充实资本金并储备资金。

    蛰伏是为了等待最佳的机会。2013年,洛阳钼业约8亿美元从矿业巨头力拓集团手中收购澳洲NPM铜金矿,通过数年的成功运行,为公司积累了丰富的海外矿山开发经验,为未来海外资产的收购奠定了基础。2015年年报显示,该矿自2013年收购以来,运行平稳,经营持续改善,2015年贡献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达到3.22亿元,占公司总利润的42%,成为公司当时最重要的利润来源之一。

    澳洲NPM铜金矿并购只是牛刀小试。矿业投资需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但是当机遇来临时“该出手时就出手”。就在其他公司开始放慢“走出去”脚步之时,公司开始反其道而行之。2015年下半年,国际矿业市场进入严冬期,2016年初到了最寒冷的时刻,市场哀鸿遍野。而对于洛阳钼业来说,机会来了。

    2016年4月28日,洛阳钼业发布公告,拟以15亿美元收购全球矿业巨头英美资源集团(AngloAmericanPLC)位于巴西的铌、磷项目;随后5月9日,公司又发布公告拟斥资26.5亿美元收购自由港麦克米伦公司(Freeport-McMoRan)位于刚果的Tenke铜钴矿项目56%股权。两大项目收购金额合计高达41.5亿美元,成为当年中国企业发起的最大海外资源项目收购案。

    “公司海外并购团队与卖方的良好关系及国际投行的大力推荐,最终促成此次交易。”岳远斌表示,一方面,公司2008年建立的海外并购团队长期与国际矿业界保持密切沟通,系统梳理了矿业巨头未来可能出手的优质资产;二是长期与花旗、高盛、摩根士丹利、德银、巴克莱等投行保持良好关系,使得其关键时候推荐了洛阳钼业。

    2016年对于洛阳钼业来说是变革性的一年。如果说2013年从力拓集团收购了澳洲北帕克斯铜金矿开启了公司海外征程,那么2016年分别从自由港集团和英美资源集团成功完成收购非洲刚果的世界级Tenke铜钴矿项目控股权以及巴西铌磷业务之后,洛阳钼业已经成为真正的国际矿业集团,旗下运营资产遍布四大洲,在国内、澳大利亚、巴西、刚果金等地拥有多处世界级矿产资源,是全球最大的钨生产商、第二大钴、铌生产商、前五大的钼生产商和世界领先的铜生产商之一。

    雄厚的资金实力与背后强大的投资机构

    洛阳钼业一直致力于打造一张健康的资产负债表。由于收购金额较大,全部使用自筹资金将会大幅提高公司资产负债率,因此部分收购资金借力资本市场进行融资。在发起海外并购的同时,洛阳钼业2016年5月20日发布了高达180亿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这种组合方案,一方面可以保持公司资产负债率更合理,又可以继续把握海外优质资源并购周期,择机出手。

    去年7月25日晚,洛阳钼业发布公告,经中国证监会核准,公司已顺利完成180亿元的定增资金募集。此次参与定增报价的机构达到16家,有效认购资金为387亿元,超额认购倍数为2.15倍;最终中标的8家全部是实力雄厚、注重价值投资的机构,不仅有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红土创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国有大型资金和杉杉股份(600884.SH)等战略合作伙伴,还有博时基金、建信基金、北信瑞丰基金、泰达宏利基金、民生加银基金、信诚基金等众多公募基金,其中很多是战略投资机构。

    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企业整体面临“去杠杆、紧信用、严监管”的宏观政策环境,企业融资难度逐渐加大,许多上市可能财务报表显示利润增速可观,但是现金流非常差,而洛阳钼业无论是经营业绩,还是现金流、账面货币资金,在整个A股市场都难觅其二。

    截止2017年末,洛阳钼业资产总额978亿元,净资产459亿元,货币资金265亿元;资产负债率降至53.1%,有息净负债率10.4%,均处于行业较低的水平。2017年实现息税折摊前利润113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净额84亿元。2017年末,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84.29亿元,今年一季度末高达25.72亿元。

    未来展望:为更大的战役做好充分准备

    拥有充足的资金“弹药”和被验证正确的独特的价值投资理念,接下来就需要为更大的战略做好准备。

    对于洛阳钼业来说,并购标的成功交割虽然值得庆祝,但“交割”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恰恰标志着开始。海外位于澳洲、南美洲和非洲的不同品种的运营资产,面临不同的语言和当地环境,各自曾隶属于不同的国际大型矿业公司;再加上位于美国凤凰城的国际办公室,正在成长的集团管理总部,来自五湖四海、世界各地新加盟的团队,不同的文化和背景,所有这些都意味着整合面临的巨大挑战。

    洛阳钼业董事长李朝春非常清楚,企业管理是一门无止境的学问,东方和西方各有所长,也各有局限,每家公司风格迥异,没有模式可以照搬。2017年公司完成了收购后的平稳过渡,2018年的重点将是高效整合。我们将向市场证明,公司不仅能够并购,也能够管理好并购的资产,通过高效整合实现价值再造。

    为了进一步完善产业链,去年年底,洛阳钼业参与设立了总规模为10亿美元的NCCL自然资源投资基金,紧紧围绕国家矿业战略,结合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积极参与自然资源及产业链上下游等相关领域的投资并购。今年上半年,该基金已经完成收购全球领先金属贸易商路易达孚金属(LouisDreyfusCompanyMetals),并更名为IXM,作为世界排名第三的金属贸易公司,其必将助力洛阳钼业的长远发展。

    岳远斌透露,公司已经重新组建业务发展部,成员分布于伦敦、美国凤凰城、北京、上海,专注于全球范围内并购项目的分析和研究,并继续坚持价值投资理念,耐心等待新的并购机会的出现。

    “目前,对于公司来说,管理和并购同等重要且互为依托,在不断通过管理重塑内生动力的同时,将为迎接未来更大的并购战役做好坚实的准备,助力洛阳钼业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国际化资源公司。”岳远斌说。

(编辑:liaokai)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