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药业崩盘牵出神秘“潮汕帮” 数百亿市值打水漂_医疗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医疗 >
个股查询:
 

康美药业崩盘牵出神秘“潮汕帮” 数百亿市值打水漂

本文来源于e公司官微 2018-11-30 08:09:01
字号:

来源:e公司官微

11月28日,康美药业度闪崩。截至11月29日,康美药业已从10月中旬的高位跌去50%,市值缩水约500亿元,期间经历数度闪崩和一字跌停,相继跌穿2015年股灾期间的低点及2016年熔断产生的低点。

并不止于康美药业。皇庭国际、盛迅达、中洲控股等公司亦同步表现出相似情形——联动性的集体崩盘。

除了同步的市场表现,这批闪崩股还具备诸多共性:集中在广东、信托账户扎堆、龙虎榜上相同的营业部等。最为重要的是,多只闪崩股的实控人同样来自潮汕地区,与操盘手同籍。潮汕商人具有“抱团”传统,这批闪崩股之间关联密切,与神秘操盘手也有隐秘的联系。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经多方调查获悉,上述闪崩股均指向同一个神秘的潮汕人,进一步查证,这位神秘操盘手背后可能还有其他更隐秘的力量。

广东多股集体闪崩

10月22日这天,连续4个交易日大跌后,康美药业终于打开跌停板,巨量资金午后涌入该股,全天成交额超过72亿元,在全部A股中仅次于中国平安。

千亿市值医药白马股闪崩背后,并非孤立事件。

时间倒退回康美医药闪崩首日,10月16日,康美药业开盘后一路向下,10点40分左右闪崩跌停,随后一度封住跌停。在收市前最后几分钟内,该股获得拉升,最终收跌5.97%。

在16日上午几乎相同时间,皇庭国际、盛讯达、达安基因、中洲控股等多只个股遭遇闪崩,且各股走势高度一致。

皇庭国际

盛讯达

达安基因

中洲控股

上述个股均来自于广东地区。康美药业注册地位于广东省普宁市,办公地址在深圳,皇庭国际、盛讯达、中洲控股均位于深圳,达安基因的大本营则在广州。

其中,康美药业、皇庭国际、盛讯达3家公司,更是连续6个交易日(10月16日、17日、18日、19日、22日、23日)股价走势呈现出惊人一致性:

康美药业

皇庭国际

盛讯达

10月16日,康美药业、皇庭国际、盛讯达同步闪崩,前两者尾盘获强拉打开跌停,盛讯达封住跌停。

17日,3家公司均于早间大跌,并以跌停收盘。

18日至19日,3家公司均一字跌停。22日,3家公司成交额均急剧放大,且早间同步打开跌停,10点之后股价再度同步向上,并在14点左右攀上最高点后回落。

23日,3家公司均系早盘低开,最终于尾盘跌停。

在这6个交易日里,康美药业、皇庭国际、盛讯达市值分别缩水427亿元、44亿元和18亿元,合计蒸发市值达489亿元。

盘后数据显示,在这6个交易日,3家公司的抛售主力均来自深圳地区的券商营业部,且上榜营业部多有重叠。

其中,10月23日,招商证券深圳益田路免税商务大厦营业部分别净卖出康美药业8084万元、皇庭国际6826万元、盛讯达1810万元。此前一日,该营业部也同步登上康美药业与皇庭国际的卖方榜,当日净卖出金额分别达6.4亿元、1866万元。

10月22日,招商证券深圳深南东路营业部也同时现身于康美药业和皇庭国际的卖方榜。该营业部当日净卖出康美药业4.6亿元,净卖出皇庭国际6920万元。10月23日,该营业部再度净卖出8707万元的皇庭国际股份。

此外,海通证券深圳深南大道证券营业部出现频繁。10月16日至23日期间,该营业部先后现身中洲控股、达安基因、皇庭国际、盛讯达的卖方榜。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并不常现身于龙虎榜单的上海证券深圳南山后海大道营业部10月份突然活跃。期间上榜公司便包括中洲控股、皇庭国际、康美药业等闪崩股。其中,10月23日,该营业部卖出康美药业近1.3亿元。

庄股特点明显

一系列数据背后,并不是简单的巧合。据市场人士分析,上述多只闪崩的广东本地股存在“被坐庄”的嫌疑,若结合过往坐庄股票的特征,则基本可以判断这些广东本地股已被相关资金联合坐庄,且其坐庄轮廓渐渐浮出水面。

首先,上述各股走势区别于A股整体行情。闪崩期间,大盘并未出现显著下挫。沪指在10月19日、22日连续2个交易日,更分别上涨2.58%、4.09%。而在闪崩之前,A股主要指数齐跌,沪指在10月8日至11日间累计大跌约8.43%。而康美药业、皇庭国际、盛讯达、达安基因、中洲控股期间股价则并未受大盘影响,均处于横盘状态。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除了股价走势独立,闪崩期间交易营业部多有重叠以外,近期广东闪崩股还存在其他特征:如大股东股权普遍超高比例质押;前十大股东存在交集、部分个股信托账户扎堆等。

高比例股权质押通常是闪崩股的共性,上述各股多不例外。据统计,康美药业、皇庭国际、盛讯达和中洲控股的大股东累计质押比例目前已超过90%。

2016年6月27日,在康美药业非公开发行股份上市时,一名叫“陈树雄”的自然人首度现身公司前十大股东榜。此后该账户陆续有增持动作,至2018年第三季度,陈树雄持有康美药业股份数达8750万股,持股比例为1.76%。

目前,陈树雄身份未知,明面上与康美药业也看不出关联。其同名账户旗下还拥有达安基因、吉林敖东(15.420, -0.32, -2.03%)、*ST圣莱(6.440,-0.03, -0.46%)(维权)等股票,此前还曾进驻九芝堂(10.870, -0.42,-3.72%)。从持仓看,陈树雄自2016年初开始出击A股,买进股票多为生物医药行业公司。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陈树雄”账户中,有多只个股在10月份经历了闪崩。其中,达安基因闪崩时间稍早于康美药业。10月12日,该股于当日10点40分后急速下挫,一度闪崩跌停,最终收跌7.44%,随后4个交易日(10月15日至18日)继续大跌。

此外,陈树雄于2018年第二季度退出了九芝堂前十大股东榜。该股于10月17日曾经历了闪崩,盘中一度跌停,随后18日至19日,公司连续跌停。

实际上,皇庭国际近期最早闪崩也发生在10月12日。公司于10月18日披露股价异动公告,称董事会经向公司实际控制人郑康豪的家属问询,知悉近日郑康豪因个人原因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问询。11月26日皇庭国际披露,目前,郑康豪已返回公司,正常开展工作,正常在岗履行董事长职责,公司经营情况一切正常。

若以10月12日开始测算,至10月23日,康美药业、皇庭国际、盛讯达、中洲控股、达安基因合计蒸发市值高达约600亿元。

此外,盛讯达更是呈现出高度庄股化的特征。在公司2018年第三季度十大流通股东中,有七席为信托产品或资管计划。

且这些蒙面账户背后,反复出现了前述一些闪崩个股的身影。

譬如,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陕国投·金元宝68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盛讯达、中洲控股;“中铁宝盈资产-浦发银行-中铁宝盈-宝鑫77号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进入盛迅达、皇庭国际、中洲控股的股东序列;“鹏华资产-浦发银行-鹏华资产金润24号资产管理计划”现身盛讯达、达安基因股东榜;“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启鸿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仓盛迅达、中洲控股,等等。

值得一提的,盛讯达第一大流通股东为自然人马嘉霖,这位90后股东持有1300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约14%,其另一重身份为——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之女。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康美药业、皇庭国际、盛讯达等公司重要股东背后,存在着一个以”同乡关系“为纽带的“朋友圈“。

神秘潮汕人有交集

这些具有明显联动性的个股,巅峰期总市值规模惊人,足见操盘者资金实力之雄厚。然而,在不利的市场环境之下,单只个股的闪崩就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导致满盘崩溃。

有知情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透露,在康美药业坐庄的是深圳市中恒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恒泰”),前台老板叫陈少鞍,坐庄皇庭国际等个股的也是这帮人。该人士表示,坐庄者是潮汕人,控盘的个股主要在广东地区,股东名单中信托账户较多,存在配资情况。

日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走访了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31楼的中恒泰,该公司人力资源方面的负责人初女士表示,陈少鞍在上海出差,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来。初女士对记者的到来比较意外,她表示公司并没有在证券市场的业务,也不知悉陈少鞍是否参与股票投资。至发稿前夕,记者再次致电初女士,她表示陈少鞍仍在外出差,已在微信上向他汇报记者来访事宜,没有回复。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多次致电陈少鞍,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短信约访亦未获得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与康美药业、皇庭国际等个股走势一致的盛迅达,办公地点在大中华国际交易中心的25楼,与中恒泰是邻居。

中恒泰、陈少鞍、皇庭国际实控人郑康豪,以及前述位列康美药业、达安基因等多只个股前十大股东的陈树雄,在一家名叫钦州市宏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钦州宏基”)中存在交集。

工商资料显示,钦州宏基成立于2007年。当年9月,钦州宏基由国有企业改制为公司,陈少鞍名下的深圳市中恒泰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中恒泰投资担保”)成为新股东,出资650万元,持股65%。2010年11月,中恒泰投资担保退出,中恒泰接手,委托人显示为陈树雄。2013年底,中恒泰将所持股份转让给刘家荣、冯本现、李建雄。2015年8月,李建雄退出,中恒泰再次进驻。2015年12年,钦州宏基法定代表人由冯本现变更为陈树雄。

2017年5月,钦州市皇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钦州皇庭”)全资收购钦州宏基,中恒泰等股东退出。随之,陈树雄退出,郑康雄成为钦州宏基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钦州皇庭是皇庭集团全资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郑康豪。资料显示,郑康雄现任皇庭集团副董事长、皇庭地产执行董事兼总裁。

郑康豪是知名潮汕商人,深圳潮汕商会名誉会长,陈少鞍在资本市场的名气则要小得多。陈少鞍来自普宁,同样是潮汕人,深圳潮汕商会的副会长,深圳普宁商会网站将其列在领导页面之中。

不仅于此,康美药业实控人马兴田、盛迅达实控人陈湧锐均来自于普宁。在《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中,马兴田蝉联普宁地区首富。

普宁位于潮汕平原西缘,是闻名国内外的商贸名城。知名的普宁籍商人还有生命人寿张峻、佳兆业郭英成等。

陈少鞍其人

陈少鞍今年53岁,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现在还是武汉音乐学院深圳校友会的荣誉会长,在该会成立之时捐款10万元。陈少鞍旗下主要资产便是中恒泰,后者成立于2007年,当前注册资本达到15亿元,资本版图涉及融资担保、小额贷款、金融服务、房地产开发等多个领域。

中恒泰虽非资本市场混迹者,但也曲线涉足过A股市场。中恒泰曾参股裕灌农业,后者曾是天广中茂2017年重组的并购标的之一。2017年9月,天广中茂调整重组方案,取消收购裕灌农业。中恒泰还曾欲认购王子新材2016年重组中的配套资金,但后来王子新材终止了此次重组。

此外,中恒泰与康美药业有过直接的合作。2015年5月,康美药业与青海省人民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协议包括在青海成立康美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美保险”)项目。2015年11月,康美药业与广发信德、普邦园林、中恒泰、蓝盾股份等签订康美保险发起人协议,康美药业拟出资1亿元,持股20%,中恒泰出资7450万元,持股14.9%。当时,康美药业表示,康美保险的设立将进一步完善公司中医药全产业链的布局,有助于加快公司“大健康+大平台+大数据+大服务”体系的建设。

当前,康美保险仍未正式设立,康美药业与中恒泰的合作依然未能正式落地。

中恒泰与华业地产(现名“华业资本”)也曾有过交集。早在2008年,华业地产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华富溢投资有限公司在经营所需资金正常使用的情况下,利用自有资金,通过委托银行贷款给深圳市顺创贸易有限公司,以提升公司的资金使用效率。

当时,深圳市中恒泰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为上述委托贷款提供担保,同时深圳市顺创贸易有限公司股东自然人陈少鞍为上述委托贷款提供无条件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

中恒泰还曾长期持有乐山市商业银行逾5%的股权。2015年12月,四川金顶转让乐山市商业银行579.37万股的公告显示,截至当年11月底,中恒泰持有乐山商业银行1.04亿股,占总股本的5.72%。之后不久,四川金顶以3.3元/股的价格将579.37万股出售给了上海淮贸金属物资有限公司,总价1911.91万元。

以此价格计算,中恒泰当时持有的乐山商业银行1.04亿股价值达到3.43亿元。2017年2月,中恒泰将所持乐山商业银行股权悉数转给深圳中蓝电气集团有限公司,完成退出,收获颇丰。

但运气不会总是这么好。陈少鞍及中恒泰翻云覆雨之际,试图通过同盟力量撬动多只股票,却不曾料及政策去杠杆带来的股市大调整,最终功败垂成。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消息人士处获悉,此番潮汕帮动用资金达到百亿元级别,且含杠杆,相关各方如何“解套”,让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林辰)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