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因美创始人出山9个月,拥抱国资新欢,与旧爱恒天然保持距离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个股查询:
 

贝因美创始人出山9个月,拥抱国资新欢,与旧爱恒天然保持距离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12-04 12:04:45
字号:

林辰/文

财经网讯12月3日晚间,*ST因美(SZ.002570)终于披露了传言已久的“国资背景战略投资者”。其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表示,拟引入战略合作者长城国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同时发布公告,宣布拟将持有的达润工厂51%合资权益转让给恒天然,拟与达润工厂签订新的产品采购协议。

根据公告,公司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有限公司拟将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转让给长城国融或其关联方,长城国融将以优化*ST因美资产负债结构为切入点,为*ST因美及其下属企业提供包括资产重组、资产置换、产业投资、股权投资等在内的综合金融服务方案。同时,将帮助*ST因美加快盈利能力建设,促进业务转型升级。

高峰坠落:两年亏18亿,食品安全生产屡次不达标

值得关注的是,将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加快盈利能力建设作为“国家队”入场的“改造”重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贝因美的业绩窘境。

据财经网方面梳理,成立于1992年的贝因美,曾因成为少有几家未卷入“三聚氰胺”风波的乳企,在2008年后走后发展的快车道。其2009年营收32.45亿,较2008年19.38亿营收同比大增67%。2009年12月底,带有国资背景的中信产业基金在F轮中向贝因美投资5001万元。2011年4月,贝因美IPO成功后,中信产业基金以5.92倍的回报退出。

而从2011年到2013年,贝因美亦延续了高增长的态势,年净利润从4.37亿以近翻倍的速度攀升至7.21亿,年营收也突破60亿大关。但此后,形势急转直下,其年营收连续四年下滑,根据2017年年报,这一数字已回落到26.6亿元,较2013年的高峰期缩水一半不止。

净利润方面,除在2014-2015年勉强维持了近亿元的盈利,贝因美在2016年突然巨亏7.81亿,同比下降853.57%,并于2017年亏损10.57亿。更受市场注意的是,2017年12月,贝因美发布公告称,为盘活资产,公司拟将位于杭州、重庆、北京等地的22套房产公开出售给非关联方,评估总价合计1.04亿元,预计产生收益约为3560万元。一时间,贝因美从机构追捧的乳业明星沦落到卖房保壳的故事成为笑柄。

不过,根据今年的三季报,其已实现2796.5万元的净利润,并预计全年净利在2800万至7800万元之间,退市风险暂时解除。

事实上,伴随贝因美业绩变脸的,还有不断出现的食品安全问题。据财经网方面查阅,2016-2018近三年内,贝因美旗下工厂频频因食品安全管理缺陷被监管机构点名批评。

2016年11月,国家食药监总局披露,贝因美母婴营养品有限公司的仓储区域物料DHA存储温度超过规定值,出厂检验报告缺少维生素A和亚油酸检验项目原始记录图谱。

2017年8月,宜昌贝因美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因车间生产过程中发现的不合格包装材料退库被拒绝后,未建立标识卡标明相关信息,且未执行企业内部文件《产品留样及留样室管理规范》关于每周记录留样室温湿度的要求。被国家食药监总局责令整改。

2018年6月,黑龙江贝因美乳业有限公司则因采购的DHA藻油粉与公司有关材料要求不一致,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责令整改。

内外交困:管理层动荡不止,二股东恒天然3年浮亏20亿

业绩颓势、生产规范屡次不达标,许多人将原因归结于贝因美内部的管理层动荡。

2011年7月,距贝因美上市不到3个月,创始人谢宏辞去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接任的朱德宇履职不到一年,便在2012年4月辞职。在这之后“接棒”的黄小强也在2014年1月离开岗位。有业内人士评价,贝因美“一把手”三年三换,给公司造成了战略的摇摆不定。今年3月,曾带领贝因美走上巅峰的谢宏重新出山,给不少持观望态度的渠道商和投资者信心。但关于公司控制权的纠纷并没有就此掩盖。

2015年,以34.64亿元对价收购贝因美18.8%股份,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的恒天然,曾将贝因美作为“入华”+介入下游奶粉品牌的希望之桥。但如同前文所述,贝因美近三年业绩疲软,导致恒天然投资3年来浮亏超20亿。恒天然作为第二大股东,对此多有不满。

在今年1月的一份贝因美业绩修正公告中,恒天然方面的代表董事JohannesGerardusMariaPriem和朱晓静表示,由于贝因美提供的部分信息和说法前后存在反复和差异,且未能合理解释原因,以及未及时完整回复董事关于公司运营和财务情况的问询;以及公司多次发生业绩预测重大偏差,显示在内控体系和财务管理存在缺陷,未能有效改善。因此,无法保证公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

在当月公布的另一份关于豆逗儿童营养食品有限公司的公告中,两位恒天然方面的董事亦质疑,豆逗公司股权出售方案存在低估资产价值的风险,遂反对该项出售计划。最终,该项议案被否决。

董事会的公开分歧给市场诸多遐想空间。但面对恒天然有意增持贝因美,向经营策略直接施压的传闻,恒天然坚决否认。表示对JohannesGerardusMariaPriem和朱晓静两位董事的判断充分信任,认为他们的行为代表了贝因美和所有股东的最大利益。

但尴尬的是,据今年3月公布的的恒天然2018财年半年报显示,恒天然对贝因美投资减值4.05亿新西兰元。加上向达能支付的一次性费用,恒天然该财季税后亏损3.48亿新西兰元。而主导对贝因美投资的恒天然CEO施耐德旋即宣布辞职。

“直截了当地说,对贝因美的投资并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如果我们更早地知道现在的情况,可能我们过去的做法会有所不同。”言语之间,施耐德后悔之意尽显。更意味深长的是,其公开喊话“作为持股18.8%的股东,我们对公司(贝因美)没有直接的控制权……我们也未被允许分享所有关于贝因美的商业信息,但我们正在努力制定切实可行的行动计划,正在影响它的经营方向……我们呼吁与贝因美的创始人和大股东一起合作,立即进行业务转型。”

值得一提的是,步CEO后尘,在今年7月宣布辞职的恒天然董事长约翰·威尔逊曾表示“我们需要将眼光放长远,没有人会对贝因美此时境况而开心,但是管理团队很有信心,相信贝因美的状况能在中期内有所好转。”

由此看,贝因美将在2015年斥资8200.8万澳元,向恒天然收购的澳大利亚达润工厂51%的股份“返还”,究竟是出于公告中解释的“优化过剩产能”,还是有逐步淡化恒天然影响的企图,短期内还难以下结论。毕竟,比起股东之间持续多时的分歧,有说服力的业绩,才是抹平争议的关键。

今年4月,中信农业基金拿下澳优23.97%股权,成为澳优单一最大股东。“国家队”的青睐并不意外,澳优旗下的佳贝艾特已在2017年,成为国内进口羊奶粉的第一。而根据澳优财报显示,公司2017年营收和净利润均达到近5成的增速,2018上半年,营收增速亦超过5成,净利润增速更是高达73.2%。

两相比较之下,贝因美因正深陷亏损“披星戴帽”。中信两支基金对“新欢旧爱”的态度,也就不难理解。毕竟,对于尚存老底的贝因美来说,与其忙着找一个“好爸爸”,不如先自力更生,找回自己的青春。

【作者:林辰】 (编辑:林辰)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