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款500万还需复垦农田 燕塘乳业奶源扩张路“赔了夫人又折兵”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个股查询:
 

罚款500万还需复垦农田 燕塘乳业奶源扩张路“赔了夫人又折兵”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12-27 15:16:29
字号:

林辰/文

正在全力自建奶源基地的燕塘乳业,突遭“当头一棒”。

12月26日,深耕广东市场的燕塘乳业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陆丰市新澳良种奶牛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澳牧场”)于近日收到广东省自然资源厅出具的《行政处罚告知书》。

根据公告披露,由于新澳牧场未经批准,在汕尾陆丰市铜锣湖农场西南管区建设奶牛养殖场。广东省自然资源厅对其处以539.5万元的罚款,同时,责成广东农垦总局、燕塘乳业公司和铜锣湖农场在铜锣湖农场范围内,按基本农田标准要求复垦被损毁面积相等的基本农田。

财经网了解,今年7月9日,燕塘乳业就曾发布公告称,广东省国土资源厅要求其就新澳牧场在建设过程中存在占用基本农田的情况,提供相关情况并配合开展调查。而在当月20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燕塘乳业则表示,广东省铜锣湖农场国土所已于 2015 年年初确认奶牛场建设项目符合农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广东省农垦总局也于当年年中核发批复,同意新澳牧场向广东省铜锣湖农场承包 1005 亩土地用于奶牛场建设项目。

但看似合规完备的程序,如今却被“推翻”。广东省自然资源厅的一纸处罚告知,无疑给燕塘热火朝天的牧场建设泼上一盆凉水。

“中道崩殂”的上游扩张

财经网在翻阅燕塘乳业近期多份财报时发现,“稳定的奶源基地”一直是其最为称道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据悉,燕塘目前拥有三家自有牧场。2009年建设的阳江牧场,已从新西兰及澳洲引进两批优质良种奶牛。2013年控股的澳新牧业,引进的良种奶牛也已进入产奶期。燕塘乳业在今年的半年报中还披露,这两处牧场已被广东省农业厅评为省“菜篮子”基地。至于此次遭罚的新澳牧场,正是其在2014年新设的第三家牧场。

而三家自持基地,配合13家奶牛养殖规模在600头以上的合作牧场,自产+购买的两步走模式,也基本构筑了燕塘原料奶供应体系。

燕塘对牧场建设的偏爱,也有着天然的“基因”优势。

根据其2018三季报,前三大股东分别为持股40.97%的燕塘投资,持股11.69%的粤垦投资,以及持有5.03%股权的湛江农垦。此外,据财经网了解,燕塘投资有79%的股权由粤垦投资持有,剩余21%股份属于广东农垦集团。粤垦投资、湛江农垦则是广东农垦的全资子公司。换句话说,燕塘乳业与其前三大股东同受广东省农垦集团公司实际控制,且该三名股东为一致行动人。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广东农垦集团也是农业部两大直属企业之一,乳业、畜牧业与水果、水产、房地产、物业租赁等同为公司六大优势产业。

“背靠国资背景的地方农垦系统,燕塘在奶源上有着先天优势。”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这样告诉财经网。

此外,燕塘的产品结构也是对奶源提出高需求的原因。

“巴氏杀菌奶是燕塘的主要产品,在气温偏高的南方做鲜奶,产品是否新鲜,冷链运输体系是否完备,都是关键。自建牧场既可缩减运输距离,也可降低成本。”乳业分析师宋亮向财经网表示,“不少地区的环保执法日趋严格,对奶牛养殖业造成了很大压力。部分南方牧场因为各种原因都关闭了。向燕塘这样的乳企奶源跟不上,就只能靠自建牧场缓解压力。”

但大规模的“跑马圈地”给燕塘今年的盈利状况造成了不可避免的负面影响。

根据燕塘今年的各季度财报显示,其单季营收依然保持3%-9%左右的增长态势,但归母净利润却接连恶化,分别骤降22%、32%、51%不等。从产品结构看,乳酸菌乳饮料、花式奶、液体乳和冰淇淋雪糕四大品类的毛利率虽略有下滑,但都大多维持在3到4成的正常区间以内。

但真正引发阵痛的依然是投资巨大的上游扩张。其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预测2018全年归母净利润出现在下滑40%到上涨10%之间的变动,原因是新工厂投产带来的资产折旧、管理费用增加影响凸显。

而在半年报中,这家日产600吨乳品的新工厂“燕隆乳业”,出现了1484.4万元的亏损,且成为了对燕塘乳业净利润影响超10%的三家参股公司中,唯一的亏损企业。据悉,今年年底,燕塘将完成新工厂的全部搬迁工作,但这家新投产的工厂能否扭亏为盈,还是未知数。

偏安一隅的“佛系”销售

将重心放在上游牧场和工厂建设的燕塘乳业,正在因新旧工厂交替时的“青黄不接”和牧场合规进程的“马失前蹄”而陷入困境。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其下游的产品面目模糊和将眼光过于局限在广东地区的战略,才是更为严重的问题。

沈萌对财经网表示,“农垦系统是一个独立的体系,因此相对封闭,缺乏更灵活丰富的营销机制。借助地方农垦的优势,虽拥有充足的本地资源,能深耕当地,但也缺少其他地区拓展的能力。”

财经网翻阅燕塘乳业2018年半年报发现,其半年6.13亿的收入中,有近4.47亿来自珠三角地区,占比7成以上。而珠三角以外的区域即便同比增速略高于珠三角内部,但依然徘徊在25%左右的占比。

更重要的是,燕塘在广东内部的优势,也并非没有挑战。今年5月,燕塘披露,其起诉广州风行乳业使用近似包装装潢,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诉讼进入了二审阶段。虽然燕塘迄今没有公布这起案件的最终结果,但风行、晨光等广东本地乳企与燕塘之间的焦灼竞争态势,足以窥见。

有意思的是,财经网查阅燕塘乳业的官网,其名为“纯小白”的袋装纯牛奶,与科迪乳业的“小白奶”在包装上颇为相似。事实上,透明枕牛奶的大潮中,伊利、蒙牛、君乐宝均已入场。如此跟风,燕塘还能否分得一杯羹,尚难预料。对此,宋亮也向财经网直言:“燕塘虽然有很丰富的产品品类,但一直缺乏一个具有竞争力的明星单品,也没有核心的能够去重点推广的概念。”

结语

有着本地市场优势和国企光环庇护的燕塘乳业,不仅要面对外来巨头的挤压,也要应付内部新势力的挑战。而为了扩充实力推进的上游建设本身虽没有错,但交替时的业绩波动、“圈地”时的合规疑云,并不能被“血缘”遮盖。如何避免自身在上游扩张时,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又如何调整在下游过于“偏安一隅”的战略,是燕塘在此次危机后亟待思考的问题。

【作者:林辰】 (编辑:林辰)
关键字: 燕塘 奶源 乳业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