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润舵手回归 消失的1400余天_食品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食品 >
个股查询:
 

雨润舵手回归 消失的1400余天

本文来源于中国经营网 2019-02-02 10:05:58
字号:

2019年1月22日,安徽省桐城市嬉子湖镇朱桥村祝庄生产队的一幢别墅,终于迎来了它的主人。雨润集团缔造者、前江苏首富祝义财,在离开公众视线1400余天恢复自由后,首先回到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

1月23日,雨润系旗下上市公司中央商场和雨润食品均发布公告,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已于22日回到家中。早在2015年3月23日,祝义财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三年多时间里,这幢别墅后院的竹子长粗了不少,而祝义财旗下资产却面临多重危机。其本人被指控涉嫌多项罪名,遭遇多次刑事强制措施。祝义财已经回归,但围绕在他以及雨润身上的谜题仍未解开。

“回来了”

朱桥村所属的嬉子湖镇,地处安徽省桐城市东南,镇中心距桐城市区25公里。祝庄是该村下辖的一个生产队。从祝庄村口往里走约300米左右,路的尽头是一幢别墅。这是祝义财的老家。

因为祝义财被长期监视居住,至少在过去的1400多天,这个别墅没有见到过他的主人,长期陪伴它的只是一位来自江苏南京的保安。

直至2019年1月22日。

“回来了。”1月27日,家就在祝义财别墅旁边,与祝义财是堂兄弟的祝义广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这月农历十七(即1月22日),他回来了。因为好几年没有回家,这次回来给生产队的每户都送了大礼包,60岁以上的老人都有一个红包,里面有1000块钱。”祝义广说。另有多位村民向记者证实了这一信息。

早在2015年3月27日,祝义财实际控制的A股上市公司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2015年3月26日祝义财家属接到通知,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根据中央商场在2012年公告的要约收购书中透露的祝义财的身份证信息推断,2015年3月27日,正是祝义财的51岁生日。

直至今日,祝庄生产队的村民依然表示不解。“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有问题呢?我们不信。我们村里人还一度想联名上访,给祝义财鸣不平。”祝义财老宅附近的几户村民说。

多位村民以及嬉子湖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祝义财为家乡农民做了很多事情。当地的朱桥中学是他捐助的,镇政府、派出所、村委会等办公楼都是他无偿修建的。

1月27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祝义财捐建的朱桥中学。此时学生已经放假,校园里显得很安静。在主楼的宣传栏中,一块介绍廉政文化的展板赫然在目。

“这几年祝义财吃了不少苦。他能出来说明他没问题,他精气神挺好。”祝义广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而远在江苏南京的雨润集团总部,一拨拨媒体记者前来采访。雨润集团对此非常谨慎。1月29日,雨润集团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最近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很多,集团方面基本上都婉拒了。此时比较敏感,没有集团授权,任何人是不能对外发声的。

当天,《中国经营报》记者看到,雨润集团总部大门处长期保留至少3名左右安保人员的配置,进入大门正对的方向,一辆印有公安字样的汽车一直停留此处。

回到家中的祝义财首次公开露面是在1月30日。雨润集团官方微信号该日发表题为《雨润祝义财:怀念我的老父亲》的文章,文中配图显示祝义财出现在他父亲的追悼会现场。

在1月27日,包括祝义广在内的多位祝庄村民以及当地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祝义财的父亲在2017年3月底去世,那年老人家97岁。“那时候祝义财还没回来,家里祝义财是唯一的儿子,所以老人一直没有下葬。”祝义广说。

祝义财在上述文章中悼念亡父:“不孝儿子大逆不道没能在您老人家身边送终尽孝,对不起!这已经成了我心中永远、永远的痛,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消失的1400余天

在祝义广看来,他的堂弟祝义财“出来了就说明没问题了”。只是,时至今日,仍未有公开信息透露祝义财究竟是因为何事消失1400余天,此次能够回到家中又是因为哪些原因。

“这个案子不让说,所以不方便接受采访。”1月23日,祝义财辩护律师陈有西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接近此案件的权威人士处获得一份《审前律师意见书》。该文件落款名字为陈有西,落款时间为2018年6月11日。文件中提到,杭州市检察院指控祝义财涉嫌行贿、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三项罪名。

从公开信息显示,雨润集团方面对行贿罪一事矢口否认。上述《审前律师意见书》提到,检察院在《起诉书》中指控祝义财涉嫌行贿罪,称2004年以来,祝义财为收购并控制南京中商股份有限公司,寻求时任南京中商的三位高管主体的领导班子给予支持和帮助,2005年至2014年期间,祝义财为感谢三人为其提供不正当的支持和帮助。

2019年1月23日,中央商场董事长吴晓国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提到:“没有,目前没有任何官方的消息,所以我不能讲。媒体关于此事的讨论我不清楚,反正我没有接到任何官方的信息。”

1月25日,又有媒体对祝义财收购中央商场巨额行贿一事进行报道。中央商场发布澄清公告称,祝义财行贿一事以及挪用公款一事,与事实严重不符。

澄清公告提到,2017年6月29日,杭州市检察院反贪局以行贿罪、挪用公款罪等罪名移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8年1月12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不构成挪用公款,以行贿等罪移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2019年1月10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主动撤回行贿等罪的指控。以上事实充分说明了司法机关对祝义财先生给出了最终的公正的法律评价,认为祝义财先生不构成行贿、挪用公款。

据澎湃新闻报道称,杭州中院最后只认定了一项罪名,即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法院作出判决后即释放了祝义财。

外界对于祝义财一事也有争议。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庞理鹏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监视居住是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在刑事诉讼中限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规定的期限内不得离开住处或者指定的居所,并对其行为加以监视、限制其人身自由的一种强制措施。最长不超过6个月。“如果祝义财是被监视居住3年多时间,这个很难理解。”他说。

陈有西提到,相关部门把人关了3年多,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但祝义财并不是完全的监视居住,还有其他的措施。只是具体细节陈有西并未透露。

根据上述《审前律师意见书》披露,祝义财先后被4次监视居住,2次批准逮捕。

其中,祝义财于2015年3月22日经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检察院决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5年8月1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将本案指定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办理,2015年9月8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将本案指定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办理;2015年9月22日以管辖权变更为由,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6年3月21日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3月28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指定上城区人民检察院管辖,3月30日逮捕释放,同日,祝义财又被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决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6年9月30日再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决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7年3月31日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决定,执行逮捕。

不过,祝义财在写给父亲的悼词中提到,2017年3月30日是他第七次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多米诺骨牌

祝义财被监视居住后,其实际控制的雨润集团受到很大冲击。

祝义财老家所在的嬉子湖镇,是当地颇有名气的生态旅游区。根据嬉子湖镇政府工作人员透露,在此之前,祝义财决定在这里打造一个风情小镇,地已经规划好了,规划图都已经做好了。但因为他突然出事,这些事情都搁置了。

《中国经营报》记者走访发现,在祝庄周边,多片土地已经被绿铁皮圈占。上述镇政府工作人员说,这些本是祝义财计划要开发的土地,大概有四五十亩,三四年过去了,项目依然没有动工。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其中一片土地中看到,里面的建筑垃圾还未清理完毕,三四间平房坐落其中,门口挂着一块招牌写着:雨润集团嬉子湖风情小镇项目部。

早在2013年,雨润集团前总裁祝义亮对该项目一期工程进行考察,此时雨润集团希望将嬉子湖镇打造成独具特色的全国典范小城镇、体现桐城文化特色的历史名镇、带动区域经济持续发展的旅游强镇。

时过境迁,直至2019年,上述风情小镇仍未有动静。在1月27日当天,记者在该项目部只看到一个人在此看守。

而放眼彼时雨润的处境可知,该风情小镇的变化只是雨润集团诸多项目的缩影。

在雨润集团工作了近20年、曾任副总裁的刘超(化名)提到,祝义财出事后,公司人员变动很大,员工离职的情况较为普遍。刘超也于2018年初离开雨润,原因是“公司缺乏领头人,目前发展的方向也不一致,没有按照老板定的调子走”。

刘超还提到,祝义财不在的这几年,雨润集团疲于应付债务,浪费了很多精力,使得公司很多好的项目都因资金问题搁浅了。“老板出事之后,银行就把资金链断了,只收不贷,导致原本的工作布局和规划发生了变化。雨润原本在全国布点了300-400个食品加工厂,很大一部分因为后续资金问题导致建设停滞。另外,雨润集团当时在全国有几十个房地产公司,因为资金问题,有些项目转掉了,有些项目停滞不前。”刘超说。

这使得雨润的业绩出现较大下滑。作为雨润集团重要的上市公司,雨润食品在2015~2017年,营收分别为169.69亿港元、150.16亿港元和101.38亿港元。在2014年,这个数字一度迫近200亿港元。

祝义财实际控制的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在2018年也转入亏损。其在2019年1月30日发布公告称,预计2018年度亏损2.5亿~3.5亿元,这较2017年取得2.39亿元的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

更大的危机来自于负债。雨润食品在2015年财报中提到,若干承建厂就约1.04亿元的建筑费向集团若干附属公司提出索偿诉讼。根据本集团内部法律顾问的意见,估计本集团可能要承担约7000万港元用来支付有关诉讼。

大面积索偿诉讼在2016年蜂拥而来。该年,多家银行向雨润食品若干附属公司提出诉讼,并要求保证即时偿还3.14亿港元的银行贷款或同等价值资产。此时,食品集团账目价值3.56亿元的资产也被法院冻结。此外,承建商就约2.22亿港元的建筑费向集团提出索偿诉讼。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年,一政府相关单位也加入进来,就约1.15亿港元的若干资产向集团一附属公司及一关联公司提出索偿诉讼。

到了2017年,上述三方面提出索偿诉讼的金额已经达到19.04亿港元。而至2018年6月30日,提出索偿诉讼金额上升至27.66亿港元。

需要注意的是,雨润食品的净资产一直为正。截至2018年6月30日,雨润食品的总资产和总负债分别为185.24亿港元和111.79亿港元。祝义财之子祝珺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到2018年末,雨润集团的净资产为正。

并且,雨润食品的亏损额度正在收窄。在2015~2017年,雨润食品分别亏损-24.27亿元、-21.15亿元和-12.31亿元。在2018年上半年,亏损略有收窄,为-4.57亿元。

“此前雨润提出过冲击世界500强的口号。到现在我仍然相信雨润的资产是非常优质的,如果能扛过这轮危机,雨润昔日提出的口号并不是太大的难题。”刘超在评价老东家的时候如此说道。

无须重组?

“愿您护佑着雨润这个民族的品牌,庇荫这个大家庭13万人,更加团结、发奋图强、艰苦拼搏,人人为企业争利、守利,携手战胜当前的危机,渡过难关,尽快进入良性循环。”祝义财在写给他父亲的悼词中提到。

祝义财希望父亲护佑雨润,但拯救雨润的重担或许只能依靠他自己。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在祝义财离开的3年多时间里,江苏省、南京市两级政府都在积极参与帮扶雨润集团。

雨润集团在多份裁判文书中提到,江苏省人民政府及银监局召集雨润集团的各大金融机构债权人召开了专题协调会,强调要稳定雨润集团对外融资、企业经营,达成债权人一致行动计划,对雨润集团全面推进战略及债务重组,此期间各债权金融机构不单独抽贷压贷、不单独起诉、不单独申请诉前保全、不单独申请查封资产、不单独提高授信条件,并组成了雨润集团债权人委员会。

雨润集团相关公司还提到,目前雨润集团正积极推进整体资产、债务重组,江苏省、南京市两级政府派驻的重组帮扶小组已经进驻雨润集团总部,为雨润集团资产、债务重组提供支持。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雨润集团债权人委员会是由江苏省政府金融办牵头成立。2019年1月28日下午,省政府金融办一孙姓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上述债权人委员会组成主要包括雨润集团、相关银行以及金融监管部门。这是企业自己为主体成立的,省政府只是牵头帮助他们协调一下,后面的事情还是他们自己在推进。

“企业本身就是自负盈亏,政府不便于过多干预此事,尤其雨润集团又是民营企业,更谈不上去推动债务重组问题。”他说。

不过,1月29日,他专门致电《中国经营报》记者称,上述言论只是个人观点,相关事宜还要联系具体工作人员。《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工作日期间多次拨打他提供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事实上,雨润一直都在寻找潜在的策略性投资者。雨润食品2018年中报提到,自2015年起,已有多家公司对本集团整体业务提出策略性投资建议。目前有数家潜在策略性投资者初步与本公司进行商讨,暂未达成最终方案。

融创曾一度想介入雨润重组。2015年9月8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已与雨润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提出双方将与债权人共同商讨雨润集团相关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只是这一合作未能成行。

在2016年底举行的苏商领袖年会上,江苏民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民投”)董事长黄东峰曾公开表示,苏民投已经向省政府申请牵头组织省内民企重组雨润集团,化解其债务危机,目前正在等待机会,择机推进。

根据苏民投相关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的介绍,苏民投更加倾向于投资高科技企业,为此还有专门的智能制造基金。

不过,该负责人拒绝透露与雨润集团重组工作的进一步进展。“这方面的信息真的不方便透露,如果是其他项目的事情都没事,雨润这个可能特殊一点,因为跟上市公司有关,还是以上市公司的公告为准。”她说。

雨润集团的态度也在生变。1月24日,雨润集团副总裁李爱彬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祝义财回来后,企业、银行、政府、员工以及供应商信心大增,所以不存在重组问题。“我们只是暂时存在资金流动性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解决后,企业没有必要重组。”

上述苏民投负责人并未对这一言论发表评论,只是提到“这个事情我暂时还不清楚”。

“有梦想,未来更美好。”在雨润集团官网上,祝义财的这句致辞激励着13万名雨润人。而在“民营经济只能壮大、不能弱化”的大环境下,雨润集团这家民营企业能否抢抓历史机遇,寻求更大的发展,也将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编辑:段静远)
关键字: 舵手 余天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