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临商业版图或遭殃:2千万开公司 监制电视恐难产_文娱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文娱 >
个股查询:
 

翟天临商业版图或遭殃:2千万开公司 监制电视恐难产

本文来源于中国经营报 2019-02-12 22:02:04
字号:

“猪年大吉,诸事大顺”,但演员翟天临的猪年,是从不顺开始的。

1周前,翟天临还是春晚上愤慨打假的“警察儿子”,1周后,他在网友眼中就成了不敢回应学术造假的“孙子”——不知知网、论文抄袭、找不到博士论文,一手经营的“学霸人设”摇摇欲坠,好不容易靠演技攒起来的群众基础也岌岌可危。

“祸” 不单行,眼见污点被端出,人设要崩塌,自己主演、监制、投资,还邀请“哥哥”吴秀波参演的电视剧,却偏赶上“波叔出轨门”,杀青两年还未上映,这次又起学术风波,掏了2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公司可能也受影响。

“注水”博士?

“生死在舌头的权下,喜爱他的,必吃他所结的果子。”

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14岁的翟天临主演电影《少年往事》,初尝光影甜头。

14岁的翟天临

2006年,他考取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毕业后留校深造,2013年获硕士研究生学位,并在2014年考取北京电影学院全日制非定向博士生,2018年博士毕业。

读书12载,翟天临没把演戏耽搁。2012年,他凭借出演电视剧《心术》中“郑艾平”一角被观众知晓。2017年,翟天临因《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中的杨修一角和竞演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而翻红。

翻红后,翟天临被捧上天——“年轻演员中学历最高的”“念书念得最好的里面演技最好的”......他自己也没少晒过“学霸人设”——

博士毕业,发微博。

接受采访:“我高考分数超一本线,虽然数学才考19分”。

就在半个月前,翟天临刚刚公布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的录用通知,没几天又亮相春晚,眼见要出人头地,他却在直播中被问到“博士论文能否在知网上搜到”时回答:“知网是什么东西?”

活久见,写论文必备工具、大一学生都在用的知网,翟博士竟然不知道?!大过年的,网友们开始“扒皮”:

1.为何知网上迟迟不见翟的博士论文?

2.根据学校规定,取得博士学位需要公开发表至少2篇学术论文,1篇还需发在国内核心期刊上,但翟博士发表的学术论文呢?

3.2018年8月,他发表在非学术期刊《广电时评》上论文,与黄山学院教授黄立华在2006年发表的文章大段重复,复制比超40%,这是咋回事?

连论文原作者黄立华教授都忍不住发朋友圈↓

经新京报等核实,朋友圈为黄立华本人所发

尽管翟天临的工作室既是矢口否认,又是怒斥造谣,还说博士导师能进剧组指导,但事实的指向却是:翟博士这学霸当得不科学。

“带资进组”

“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

自演了杨修、上了《演员的诞生》、被夸上天之后,翟天临多次以戏痴、实力派学霸演员的标签接受各种采访,一会儿说“自己除了演戏还能干点啥呢”。

一会儿说在学业和赚钱之间纠结。

但真相是,演戏、赚钱、搞学术,翟博士样样“没耽误”。

通过启信宝等企业信息平台检索发现,由翟天临担任法人的企业共5家,其中在营、存续的企业共4家,基本为他本人控股。

翟天临还在北京势合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担任股东,持股比例为6.25%,该公司企业的经营范围包括管理咨询、企业管理、餐饮管理、经济信息咨询、会议服务、礼仪服务等,股东还有王鸥、朱亚文、包贝尔等演员。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翟天临花2000万元全资控股、担任法人的企业——青岛捌柒文化投资有限公司。

检索该公司就会发现,它市场出现在电视剧《深渊行者》2017年的宣传稿件中,说是该剧的联合出品方。

该剧为缉毒题材,由公安部金盾电视剧制作中心和云南省公安厅牵头,声称是国内投资最高的公安题材电视剧,据娱乐资本论2019年1月22日的报道,该剧总投资达1.6亿元(融资持续至今)。

而这部《深渊行者》的男主角,正是翟天临博士本人,这不是传说中的“带资进组”?

翟天临和公安部金盾电视剧制作中心合作也不是第一次。2018年年底播出的网剧《原生之罪》,翟天临也是主演,公安部金盾电视剧制作中心同样是出品方之一。

在另一份宣传稿件中,翟天临还担任该剧的艺术总监,所有演员都是其亲自邀约

翟博士邀请了谁呢?吴秀波

据娱乐资本论报道,吴秀波作为特邀演员,角色将贯穿剧目头尾。但就在1月,吴秀波小三门引发热议,其主演的《情圣2》本要在春节上映,被迫提档,参加北京卫视春晚的录制,画面也被处理得一干二净。

根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局政务平台显示的资料,《深渊行者》的制作周期为6个月,按理说,该剧播出本是箭在弦上,却不见宣发造势,官方微博账号仅发布了14条微博,播出时间与平台也仍未明确。

娱乐资本论还报道称,目前《深渊行者》的宣发费用是1600万元,而通常电视剧发行与投资的比例为1:1,“太不正常”,且“目前《深渊行者》正在进行宣发阶段的最后一轮融资,意向投资人明确表示‘不敢碰’”。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行业促进法》第九条规定,演员、导演等电影从业人员应当坚持德艺双馨,遵守法律法规,尊重社会公德,恪守职业道德,加强自律,树立良好社会形象。

眼下,为翟天临颁发博硕士学位的北京电影学院,和录取他当博士后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在一众网友和媒体的呼唤下也“出来走走”,称对“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一事将展开调查,作出处理。

一旦学术不端问题被坐实,这部翟天临花下血本的新剧,境况无疑将雪上加霜。

“难兄难弟”

“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

翟天临邀请吴秀波参演自己投资、监制的新剧,并不意外。

2012年,翟天临与吴秀波首次合作,合拍电视剧《心术》,这部剧对翟、吴二人的演艺事业都影响极大。

之后,哥俩相继合作了5部电视剧,尤其吴秀波监制、主演的《军师联盟》,在2017年助推翟天临走红,吴秀波更对翟博士青眼有加,二人也经常在各种场合互捧“兄弟情”。

哥哥在前头带,弟弟在后头跟,二人的成功路径都离不开“卖人设”,吴秀波卖佛系大叔、好男人人设,翟天临炒戏痴、学霸演员人设,眼下却都被“人设”拖累,成为“难兄难弟”。

主打戏痴人设的翟天临曾被捧为是流量时代的清流。

事实却是,他没少掺和流量剧和低分剧。

“哥哥”吴秀波同样,被称为实力派演员,可选片也不见得多爱惜羽毛。

人设,是艺人的盔甲,也是软肋。

喜欢立人设的艺人们似乎忘了,在信息相对透明的互联网时代,当初浮夸人设立得有多高,摔得就会有多低。

吴秀波事件后,有消息称,其商业损失获达10亿元,而有网友统计,翟天临在读博四年期间,“至少主演了11部戏、参演了7部戏,做了24个代言、录了17个综艺”,加上他监制、投资的新剧,这次“东窗事发”,损失想必也不低。

网友还扒出《离婚律师》中二人的对戏的台词,堪称是二人的现状 “神预言”。

可翟天临现在的“那点事”或许要比吴秀波的事严重得多——吴秀波家事纷乱,可学术造假更关乎社会公平正义——

笔者室友为了考上博士,放弃工作,花高价租住在北京一高校旁边的老居民楼,接近一年的时间,每天早上5点起床上图书馆读书,晚上9点回出租屋休息,日复一日,堪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即使考上了博士,写论文写到掉发早衰、放弃事业、推迟生育,延迟毕业都是常事,怎么翟博士读博4年还能在演13部戏之间挑灯夜战,完成数万字雄文?

想当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翟天临、吴秀波“兄弟俩”赌上事业立下反例:专心演戏,人设和flag一样,不能随便立;想当名副其实的学术大拿,那就对学问多点敬畏之心。

(编辑:李琳琳)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