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壳成功后,贝因美还需翻越的两座“高山”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个股查询:
 

保壳成功后,贝因美还需翻越的两座“高山”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2-28 15:46:15
字号:

摘要:

没有意外,此前连亏两年的贝因美,打赢了“保壳”之战。但对这家遍体鳞伤的前奶粉龙头来说,时过境迁,如何重新占据市场份额;2014年大肆扩张后所遗留的沉疴,又该如何修复或是比扭亏为盈更难逾越的高山。

林辰/

生产线扩张、大胆跨界,贝因美终吞产能过剩恶果

2月27日晚间,贝因美发布2018业绩快报。快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4.76亿元,同比减少6.92%,归母净利4092万元,这意味其结束了自2016年开始连续两年合计亏损18.39亿元的历史,也让其从退市风险中解脱。

“但4千多万的净利润,还是有点低。”乳业专家宋亮对财经网坦言,“不过,对于刚刚起步的恢复性发展,无论是贝因美,还是市场都还需要耐心。”

得以喘息的业绩与贝因美在人事变动和资产出售上的动作频频密切相关。

去年3月,创始人谢宏在自2011年离任7年后回归。5月,其正式提出“重树商誉、重建渠道、重构体系、重造团队、重塑品牌、重溯文化”的策略方针。7月,曾在惠氏、美素佳儿等诸多企业有着不俗战绩的包秀飞正式担任贝因美总经理一职。而包秀飞在上任伊始时也曾公开透露,“我不否认,这盘生意怎么看都很难做,但我觉得并不是没有机会。”

 如此谨慎的表述,出自“空降”职业经理人之口,并非没有缘由。毕竟,作为曾在“三聚氰胺”事件后独领风骚的婴幼儿奶粉龙头。如今的贝因美在“虚胖”的背后,出现了一系列“消化不良”的状况。

据贝因美去年8月披露的募集资金使用情况报告显示,上市时募集到的17.036亿元净额资金,在项目使用过程中,屡屡发生重大变更。

其中,原定投资5.9亿的年产5万吨配方奶粉工程项目,显示投资额已降至5.123亿,随后又在实际中“超支”近3千万。更糟糕的是,这项花费重金,原定在2013年12月进入可使用状态的工程,在2018上半年的效益产于仅有1200多万元。

另一方面,贝因美在2014年将募资时计划的年产 6000 吨米粉项目变规模缩小为3000吨,涉及变更的 7413.48万元资金转投于年产 6 万吨儿童奶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但前者在2018上半年只实现208万元的效益,后者则亏损204万元。

而贝因美在相关公告中,对三大主力项目迟迟未达预期的解释则是:市场风向变化下,米粉、儿童奶需求增长缓慢,遂对相关产能进行调整。5万吨配方奶粉生产线甚至处于“按需定产”的状态。

当然,相比上述三个项目上马后的“残缺”,前期高调上马,却最终关停的项目,或许更让人遗憾。2017年年中,贝因美发布终止年产2万吨配方乳粉湿法生产改造项目的公告。意味着这项同样在2014年计划投资3.5亿元的大项目,在已投入3015.13万元后,因相关政策的变化,被戛然而止。

“贝因美在生产端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宋亮向财经网表示。“从2014年上半年开始,中国奶业开启了一轮价格战。贝因美为了消化上游的巨大供应,在加入低价混战之时,将压力传导至渠道商,频频压货。对它们造成了巨大伤害,最终遭遇反噬。”

另有观察人士向财经网透露,“贝因美在上市后曾一度痴迷多元化发展,将触角伸向包括纸尿裤在内的婴童用品、共享经济平台妈妈E站等领域。管理层当时可能认为把主业做到60-70亿就满足了,但实际上,这些跨界动作至少应该在奶粉业务达到百亿体量之后才能去尝试。”

资产甩卖、战线收缩,贝因美与恒天然关系引猜测

事实上,贝因美在2014年快速发展的热情,不是没有原因。2013年,贝因美年营收突破60亿元大关,净利润攀升至7.21亿。这两项巅峰状态的数字,在2014年开始的颓势后,至今未能“收复”。而在近期自救输血的艰难时期,对于前期扩张的各类资产,贝因美开始了“甩卖式”的断臂求生。

2017年年底,贝因美宣布出售22套房产,合计1.04亿元,预期产生收益3560万元。而其涉及主营业务的资产转让则更一波三折。2017年7月,贝因美公告计划出售其奶业基地安达奶业,但在历经一年拉扯后,却因交易条件未能谈拢,留在贝因美上市主体。2018年,其全资子公司杭州贝因美豆逗儿童营养食品有限公司,在被恒天然方面董事否决出售后,最终还是被作价1.66亿转让。

而在国内“甩包袱”的动作,也最终席卷到海外资产。

去年年底,在宣布引入国资背景战略投资者长城国融之时,贝因美同时宣布将持有的达润工厂51%合资权益转让给恒天然。彼时,关于谢宏与二股东恒天然之间的关系,就引发了多轮揣测。今年1月下旬,这项涉及1.19亿澳元的交易才得以正式完成资产交割。

事实上,贝因美与恒天然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去年3月,恒天然在2018财年半年报披露,对贝因美投资减值4.05亿新西兰元。主导此项投资的恒天然CEO施耐德旋即宣布辞职。同年9月,恒天然在发布2018财报中表示,“恒天然将重新复核所有投资、主要资产和合作伙伴关系,以确保他们仍能满足合作社今天的需求。”11月,恒天然在回复其他媒体时表示,对这项复核的结果做出评论,还为时过早。

显然,在扭亏为盈的消息下,二者关系或将有所缓和,对贝因美股东的内部团结也会起到一定功效。但摆在贝因美面前的另一座大山,则是自身并不如意的并购。

据贝因美公告显示,2015年,其曾斥资1.17亿元收购敦化美丽健乳业65%股权,原股东浙江美丽健、杭州美丽健随后与其签订对赌协议,承诺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实现扣非税后净利分别不低于1500万、1800万和2000万元。但据后续公告披露,这一数字在2016年是亏损1417.48万,在2017年为亏损993.12万,在2018上半年也只实现净利410.97万元,距离2000万元的目标相去甚远。而财经网也就对赌协议履行进展一事多次拨打贝因美总机电话,均未能拨通。

结语

从上市初期的四处扩张,到巨亏下的资产甩卖,贝因美所经历的这9年,可谓惊心动魄。

而就在贝因美从高峰坠落,全力挣扎的数年间,包括飞鹤、君乐宝在内的数家国产企业相继崛起。其中,飞鹤和君乐宝在2018年的年营收均破百亿大关。

对于刚刚从退市“虎口”逃生的贝因美来说,其没有时间喘息。奶粉市场里天翻地覆的销售格局,或许是另一个残酷的“战场”。

【作者:林辰】 (编辑:林辰)
关键字: 保壳 贝因美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