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加食品“押注”并购案, 实控人控制权岌岌可危_食品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食品 >
个股查询:
 

加加食品“押注”并购案, 实控人控制权岌岌可危

本文来源于 2019-03-06 11:15:00
字号:

段静远/文

3月2日,加加食品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拟取消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的议案》。此前,2018年2月4日,公司董事长杨振曾宣布将以自有资金增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亿股。但截至计划即将到期之日,杨振仍未增持任何公司股份。

此前,杨振或许还曾期望依靠增持的消息提振市场信心,可没有料想到的是,公司股价一路下跌难以挽回,业绩也始终处在低位徘徊的尴尬境地。为此,杨振将全部希望押注在并购金枪鱼钓,从而提振业绩,但“12亿业绩”的承诺仿佛海市蜃楼,控制权也时刻面临旁落危机。

而在此背后,甚至也传出了另外一种猜测,此次增持计划的取消或许意味着杨振正在为抽身加加食品谋划布局。

收购承诺难兑现,控制权充满危机

自2012年上市以来,加加食品始终表现平平,难以提振的业绩或许已让杨振心灰意冷,收购金枪鱼钓的未来前景不容乐观,控制权的岌岌可危似乎也让杨振忧心忡忡。 据公开资料显示,其上市后的6年间,营业收入增幅仅为13.89%,净利润却下跌了14.64%。2018年业绩更是出现“营收、净利双双下降”的尴尬局面。

2月28日,加加食品公布2018年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总营收17.89亿元,同比下降5.42%;净利润1.2亿元,同比下降24.65%。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财经网分析表示,“从加加食品2018年财报可以看出,公司在主营业务领域销量很难看到显著增长,全年利润下滑严重。对于公司来说,从两个主营品类看,酱油和植物油均属于红海这样的品类,整体区位较为狭窄,很难成为全国性的品牌。”

财经网查阅公司公告发现,公司曾频频表示“凭借这一收购,加加食品的盈利能力将显著提升,收购将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资产质量、改善财务状况和增强持续盈利能力”。正如朱丹蓬所言,加加食品或已将并购金枪鱼钓看做了拯救公司业绩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金枪鱼钓对于未来三年业绩承诺总金额高达12亿元的保证似乎就像香颂集团董事沈萌对财经网分析的那样,“业绩承诺是为了对金枪鱼钓这个传统产业的项目提高估值的手段,无论是从过往业绩承诺履行率、还是金枪鱼钓的业绩结构看,完全兑现承诺的风险较高。”

并购金枪鱼钓能否帮助加加食品提振业绩,重注活力,在朱丹蓬看来,“加加食品似乎很难驾驭,要想增加营收恐怕更是困难。”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47亿元的收购价格中,其中现金对价7亿元,股份对价40亿元。

财经网翻阅企查查发现,杨振及其家族成员持有的股权基本全部已质押给了东方资产。对此,金融作家邓荣栋向财经网提出了他的担忧,他认为,“东方资产虽然表示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地位,但在市场不景气下,大股东的股权质押风险也不可小觑,一旦出现爆仓风险,很可能会导致股权出现变更,如此也就不能排除控股权存在旁落的风险。”

对此,沈萌也直言道,“收购金枪鱼钓后,实际控制权很可能发生转移。”

股市震荡下跌,实控人债务缠身

不仅如此,2017年、2018年对于加加食品来说可谓是流年不利。在杨振宣布增持计划的前一交易日,加加食品的股价经历了一次大跌4.2%,报收于6.84元/股。

沈萌向财经网分析道,“实控人提出增持计划,是在大盘震荡股价下挫引发投资者信心动摇并可能危及大股东质押的背景下,提出的一种提振市场信心的措施。”但是,接下来股市的走势并没有向着杨振预想的方向发展。

2018年2月12日,加加食品不得不发布停牌公告,“因近日公司股价跌幅较大,2018年2月9日收盘价为5.15元/股,跌幅为9.97%,公司实控人所持已质押的公司股票已部分触及平仓线或低于预警线”。

这一次停牌并没有使危机得以缓解,紧随其后的是一个月后的又一次停牌。如此接连停牌招致了深交所的关注,问询函质疑称“公司是否存在滥用停牌、无故拖延复牌时间、以停牌缓解控股股东平仓风险等情形”。

直至当年10月24日,加加食品停牌7个月后终于复牌,但是公司股价却遭遇了复牌后一字跌停。自2018年年初之日起,加加食品短时间内累计下跌近40%。

不仅如此,财经网通过企查查发现,杨振、杨振之子杨子江、杨振之妻肖赛平,分别持有公司10.22%、7.16%、6.13%的股份,加之杨振担任法人代表的湖南卓越投资持有的18.79%,杨振家族持有的加加食品股份比例高达42.3%。

企业被冠以强烈的“杨振家族”色彩强烈,这似乎也导致了加加食品内控的失效——2018年杨振为偿还自身及关联方债务,违规从上市公司借款5400万元,尽管其已将该笔资金归还,但由此可见其资金紧张程度。此外,杨振去年还曾违规对外开具商业承兑汇票约6.94亿元,违规对外担保金额达1.53亿元。忙于解决一系列的麻烦让杨振人疲马瘦,资金耗损极大,增资豪情亦荡然无存。

 

从“酱油第一股”到业绩疲软难以提振,加加食品抓住了金枪鱼钓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用控制权旁落的风险对赌“12亿的业绩承诺”,加加食品似乎在荒野沙漠上开启寻找绿洲水源的探索。

或许正如猜测的那样,在这条未知的路上,增持计划的取消可能也是杨振为自己谋求的“退路”。

【作者:段静远】 (编辑:段静远)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