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们的太空“淘金热”:航天项目商业化或不比TMT慢_航空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航空 >
个股查询:
 

VC们的太空“淘金热”:航天项目商业化或不比TMT慢

本文来源于华夏时报 2019-03-21 16:08:12
字号:

摘要:尽管近两年很多行业处于寒冬中,但在政策红利的推动下,国内民营商业航天领域却迎来了破冰期。自2018年以来,该领域甚至成为VC们在科技方向的投资小热点。

VC们的太空“淘金热”:航天项目商业化或不比TMT慢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近日,北京凌空天行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凌空天行”)宣布完成数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本轮融资领投方为源码资本。凌空天行方面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可重复使用运载器“天行I”的研制与飞行试验。

这也宣布了民营商业航天领域再添新玩家。尽管近两年很多行业处于寒冬中,但在政策红利的推动下,国内民营商业航天领域却迎来了破冰期。自2018年以来,该领域甚至成为VC们在科技方向的投资小热点。

“无人驾驶还没搞定呢,火箭行不行呀?”这是很多刚刚接触航天项目的VC们心中的疑虑。不同于其他项目投资,在航天领域大多数投资人最初也是小白。然而2018年,中国民营航天领域取得了不小的进展,这让财务投资人们改变了看法。

到了2019年,似乎没有人再怀疑民营航天的商业价值,VC们也意识到,其实民营航天项目商业化进程不一定比传统TMT领域慢。

政策红利下的资本破冰期

刚刚宣布完成天使轮融资的凌空天行成立于2018年8月,成立之后凌空天行推出了“天行”系列可重复使用火箭产品。据官方介绍,“天行”系列产品通过垂直起飞、水平降落回收,实现全箭回收重复使用,各型产品分别对应航空航天领域科学试验、商业小卫星组网发射、载人太空旅游等不同阶段的商业需求。

凌空天行相关负责人为《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不同于SpaceX的动力反推垂直降落回收方案,“天行I”将带翼水平滑翔技术和伞降回收技术相结合,利用带翼滑翔减速、伞降着陆来实现此次火箭回收。整个方案对火箭的外形设计、运动精准控制和防热环控等火箭总体设计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该技术不仅可大幅降低火箭发射服务价格,更重要的是可以保证试验载荷与箭体中的各类昂贵设备完好无损。

2019年,凌空天行研制的“天行I”火箭将为高校和科研机构提供多次科学试验的火箭运载服务,并将进行国内首次火箭整体回收尝试(包括箭上试验设备)。“中国商业航天的巨幕刚刚拉开,运载火箭作为其中重要基础设施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源码资本投资部副总裁郝毅文提到。

近两年,尽管多数行业处在资本寒冬下,但国内民营商业航天赛道却迎来的资本解冻期,甚至在2018年成为了科技领域的投资热点。据36氪数据统计,2018年国内商业航天领域至少披露了17笔融资事件,其中至少6笔融资金额过亿。

民营商业航天赛道的VC机构数量不断增加,2017年及以前,该领域投资者名单中仅有北极光、赛富、经纬中国、联想之星、春晓资本等不到10家VC机构,而2018年,这个名单可以列出长长一串名字:华创、星河动力、高榕、晨兴、IDG、顺为、汉富、晨星、明势、源码、险峰、明势、复星、君联、涌铧……尤其在2018年第四季度,华创资本领投蓝箭航天3亿元B+轮融资,这也是当时国内民营火箭赛道上最大一笔融资。

这种转变是中国商业航天快速发展的反映。而在投资人看来,大环境的结构性变化中往往存在创新创业的大机会。在国内民营商业航天领域,这个结构性变化源于“政策的改变”。

“2017年政策气氛与2018年以后非常不一样,就像冰与火之歌,2017年这个领域可能还有点冷,但2018年开始行业内创业和投资变得非常热。”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曾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14年,国务院发布60号文《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专业化服务。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卫星导航地面应用系统建设等。当年,翎客航天获数百万天使轮融资,这笔资金成为中国民营商业航天历史上第一笔民间资本。

三年后,习近平主席在驻晋部队某基地视察调研时提到,要加快探索实践脚步,在技术、产业、设施、人才等方面走开深度融合路子,努力使太空领域的军民融合发展走在全国全军前列。

然而,民间资本真正活跃在民营商业航天领域还是从2018年开始。2018年初,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发布《民用航天发射项目许可》,年中,中国国家航天发射场首次向民营航天公司开放。

熊伟铭曾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军民融合很早就提出了,但2018年,政策对航天领域军民融合的支持力度非常大。“国家很严肃地在帮助民营企业进入这个原来只有国家资本支持的产业,这极大提高了VC民营资金进入该领域的积极性。国家也确实欢迎VC机构及其他上市公司、大集团,参与到航天领域。”

同时,也有投资人意识到,这个领域所做的事情,并不是大望路或中关村那些VC可以随便参与就搞定的。其实,在民营航天领域,地方政府基金和产业投资人的反应速度比财务投资人快多了。目前估值超过30亿元的火箭、卫星创业公司中,多家早期有政府背景基金支持。如蓝箭航天的早期投资人包括陕西高端装备制造基金、西高投、湖州市军民融合专项基金、国开装备基金等;零壹空间的早期投资人包括哈工大机器人集团、招商局创投等。

此外,国家对商业火箭企业除了政策上的支持外,相关部委也会提供任务牵引,且资金体量越来越大,甚至出现多项上亿规模的需求。这也成为行业内企业获取资金的重要渠道之一。

航天项目商业化或许不比TMT慢

2018年,中国民营航天取得了不小的进展。这一年当中,星际荣耀和零壹空间成功发射2枚亚轨道火箭;星际荣耀、星河动力分别成功试车了自研的大直径固体发动机;蓝箭航天发射首枚运载火箭、完成8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短喷管推力室热试车、火箭制造基地交付使用等。在卫星领域,天仪研究院完成5次发射任务,卫星发射数达11颗;九天微星2018年初发射首颗验证卫星,年底发射“瓢虫系列”7颗卫星。

在接触民营航天项目的过程中,有投资人用“心潮澎湃”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一名北京投资人对记者透露,航天领域项目新进展带来的激动心情,不是平常被投企业上市或估值翻十倍可以比拟的。

这些都让VC们意识到,其实民营航天商业落地并不遥远。以今年3月刚刚获得天使融资的凌空天行为例,企业相关负责人员介绍,“天行I”在产品研发阶段就已获得一系列商业订单。

蓝箭航天CEO张昌武曾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我们2020年准用户现在已经锁定了,2019年年内会把销售订单敲定。”2020年蓝箭航天将系统开展商业用户交付。蓝箭航天年交付能力从5发开始,逐渐可以达到15发。

“没有人会怀疑探索外太空的价值,而火箭作为唯一可以把物体运载入外太空并达到第一宇宙速度的交通工具,其价值显而易见”,华创资本投资人公元表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商业航天的火箭发射赛道是必然成功的,只是时间和资源的问题。

此外,除了运载服务,商业火箭企业还可以独立售卖的产品,以此获取收益。张昌武介绍,蓝箭的动力系统,包括一些飞行器类别的服务输出将在2019年开始,能给公司带来两个亿以上的一个销售收入。目前蓝箭的液体火箭发动机已经有了一个国家队的订单。“民营火箭项目的商业化进程,一点不比传统TMT项目节奏慢。”上述北京投资人表示。

目前,行业内企业之间还存在很多争论,包括,对选择液体火箭还是固体火箭发展路线的争论从没中断过。但有业内人士提醒,行业才刚刚迎来破冰期,与美国民营航天行业相比还存在差距,国内企业间还需相互合作,在发展过程中,切忌不要相互诋毁。

目前,业内公认的是,航天领域的人才很稀缺,同时行业发展窗口期比较有限,因此未来民营航天市场上只能留下为数不多的几家。行业会从竞争慢慢走向整合。公元提到:“我们预测中国商业航天投资赛道的马太效应会和美国SpaceX 、Blue Origin、Rocket Lab一样明显,头部的两到三家企业将会享受最大化的市场溢价,无论社会资源、政府支持、人才流动、社会资金投资都会向这些企业聚拢。”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作者:冯樱子】 (编辑:赵子坤)
关键字: 淘金热 航天 项目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