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光电:2018业绩困境反转 下重注赌光刻胶真能赢?_能源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能源 >
个股查询:
 

南大光电:2018业绩困境反转 下重注赌光刻胶真能赢?

本文来源于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2019-04-08 14:55:00
字号:

半导体材料公司南大光电(300346.SZ)2018年业绩明显好转,期间实现营收和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2.28亿元、5124万,同比增长了28.76%、51.43%,假如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则净利润增幅更高,为84.87%,与此同时公司经营现金流也持续好转,同比增长了476.42%。

靠着特气,公司业绩从沟里爬出来了

至此可以说,这个从2012年IPO之初募投项目被原股东捷足先登的公司终于从沟里爬出来了。南大光电的主打产品是MO源产品,主要是三甲基镓,而媒体爆料所指的原公司股东徐昕成立的安徽亚格盛电子新材料有限公司,主打产品正是高纯金属有机源三甲基镓。对于技术驱动型公司而言,技术的外泄是致命风险,在上市之后2-3年里,南大光电毛利润率持续走低,从65%最低跌到过37%。2016年公司营收1亿,营业利润甚至为-269万。

背靠化学背景强大的南京大学,南大光电技术实力依然强劲,从2018年年报来看,公司做出了合成更为复杂的三乙基镓,还提高了三甲基铟产品的稳定性。最重要的是,去年特气这块业务毛利率又高,增长又非常迅速,这是目前南大光电最有看点的一块业务。不过,资本市场更愿意看南大的光刻胶项目,毕竟这对于集成电路行业而言是多大的一块蛋糕啊,在众多炒股软件里,都把南大归为光刻胶概念股。

南大光电现在主要有三块业务,分别是MO源、特气以及光刻胶。现在主要的利润贡献来自前两个业务,从表中可以看出,2018年传统老业务三甲基镓收入5245万,占2018年营收的22.99%,同比2017年实现了微弱增长。但是在全椒电子特气量产却很稳定,产能利用率为88%,收入了7835万元,占营收的比重进一步提升至34.34%。全椒的特气业务毛利润率很高,为62.25%。

正是特气(砷烷、磷烷)业务发力,直接提升了南大光电2018年的业绩,而且从刚发布的2019年一季报预报来看继续维持了业绩向好的趋势,实现净利润1500-1800万,同比增长了42%-70%,公司解释说是“电子特气生产能力稳步提高,公司加大电子特气等用于集成电路产业的电子材料市场开拓的力度,特气产品销售量显著增长,取得了较好的销售收入和利润,业绩较上年同期稳步提升“

下游LED产能严重过剩,半壁江山的MO源业务料将下滑

南大光电是全球四大MO源制造商之一。今年公司原有的MO源业务下游行业大概率会继续萎缩,经历了2017年的回光返照之后,LED行业去年增长继续放缓,全年增长12.8%,较2017年降低了12.5个百分点。从LED行业上市公司年报来看,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部分上市公司毛利润率出现下滑。预计2019年行业将继续煎熬,LED整体进入下降周期和上游外延芯片产能过剩的严峻形势,将直接影响MO源等相关材料的供求关系,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好在南大现在有部分产品切入了光伏和集成电路领域,但是毕竟数量有限。

可能很多投资者并不Care这块南大光电起家的传统业务,毕竟比起集成电路来说,新产品光刻胶还是个性感的题材。但是不要忘记了,MO源占据了南大光电营收的半壁江山还多,你做公司价值分析,这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儿。

分手后,压重注光刻胶业务真的能赌赢吗?

接下来来看光刻胶业务,它跟特气一样都是芯片刻蚀上的关键材料。光刻胶技术现在主要是被国外垄断,以南大光电投过一个公司叫做北京科华微电子的,主要是做光刻胶,2012年底就建成了248nm光刻胶生产线,是中芯国际、三安光电等行业头部企业的合作伙伴。南大光电2015年增资之后持有北京科华微电子31.39%的股权,而且还携手共同研发193nm光刻胶。看起来似乎一切都很和谐,但是没想到今年开年公司就公告说要转让科华微电子全部股权。记得看到这个公告,我当时直觉是——两方闹掰了。

股权转让背后有什么隐情?在一锅好饭煮了几年刚要上桌的时候,被生生地又端走了?在本月初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公司说是科华微的大股东希望南大转让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而且南大已经组建了193nm的光刻胶独立研发团队,这次转让对公司光刻胶研发和产业化项目没有任何影响。

一个化工项目,从实验室走向大规模量产产业化需要多久?北京科华微2004年成立,建成248nm光刻胶生产线已经是8年之后的事情了。南大光电193nm中试生产线是2017年建成的,去年与宁波北仑区签订了投资协议,现在正在进行项目的土地使用、环评、安评。这对于急功近利的股票市场来说,如果看好光刻胶项目就必须长期忍受高估值,当前南大光电市盈率74倍。

而且光刻胶生产线一旦建成就高枕无忧了吗?no。前不久台积电晶圆污染事件罪魁祸首就是不合格的光刻胶,台积电使用的光刻胶供应商信越、JSR、陶氏电子都是业内鼎鼎大名的大厂商。光刻胶在整个工艺成本占比比较低,但是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即便是大厂商都有失手的时候,给下游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台积电南科14厂已经停产,引发了行业内的巨大关注。相信没人敢把光刻胶交给一个新手来做吧,所以量产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打入下游供应链并放量,那才是真牛逼!

南大光电把2018年定为 “二次创业”的起步年,目标是实现发展战略“三大战役”即“MO源全球第一,电子特气国内一流,193光刻胶成功产业化”的重大突破。但无论是下游的传统的LED行业还是新进入的IC产业,形势都没有那么乐观。南大心心念念要进入半导体产业,我国半导体材料企业在全球没有什么话语权,还面临着技术发展的巨大差距。不过,这既是差距亦是机遇,就看南大光电能不能抓住了。

最后,提醒公司一句,早点做好股权激励,给技术人员戴上“金手铐”,免得再重蹈覆辙。在股价方面,第三大股东史正富教授控制的上海同华创业以及公司高管的减持随时而至,而第一大股东南京大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老师们岁数也大了,干了一辈子的技术,也早有落袋为安安享晚年之心了。

(编辑:王欣宇)
关键字: 光刻 光电 困境 业绩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