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营收20亿后,地素时尚如何迈出下一步?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个股查询:
 

年营收20亿后,地素时尚如何迈出下一步?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4-16 18:14:06
字号:

林辰/文

营收突破21亿,地素时尚开始积极寻找并购标的。但相比服装业务的开拓进取,二级市场却对之反应冷淡。

日前,在公布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后,地素时尚已连跌两天。而自去年年中上市后,其股价曾一度在4个月内重挫60%。

这家誓要争夺中国消费升级红利,成为中高端女装领先企业的公司,究竟为何在股票市场遭到冷遇?

疑似疲软的服装主业

4月12日晚间,地素时尚发布了其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年报显示,其2018年营收增长7.94%,进入20亿俱乐部。归属净利5.74亿元,在2017年跌落至4.8亿后重回5亿“金线”。但大煞风景的是,其扣非净利从4.96亿元下跌至4.71亿元,遭遇2016年出现下滑后的第二次缩减。

财经网了解,地素时尚的毛利率已连续两年下滑至当前的73.9%。究其原因,或许在于其旗下第一大品牌DAZZLE和第二大品牌d’zzit年营收分别为12.31亿元和6.84亿元,收入增速趋缓至个位数,但成本上涨幅度则达到10%以上。

此外,定位高端时装的DIAMOND DAZZLE,虽然毛利率接近8成,位列四大品牌之首,但成本上涨幅度超过营收增幅近13个百分点,直接导致品牌毛利率下滑2.02%,下降幅度在集团中最大。同时,其销售量大幅下降36.17%。另一方面,在2017年9月上市的男装品牌RAZZLE,仍处于起步阶段。值得一提的是,该品牌营收不到千万级别,成本却猛增247.08%。

事实上,困扰地素的,还有实体店的大量关闭和高企的应收账款。根据年报显示,地素旗下四大品牌2018年累计关闭127家店铺,占2017年年末店铺数的12.24%。DAZZLE与d’zzit的直营关店量均超过同期新开店数。进而导致2018年年末两大品牌的直营店数量下滑,并与经销店差距进一步拉大。

微信图片_20190416180945

图片来源:地素时尚2018年报

还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地素招股书透露,DAZZLE与d’zzit在直营店的零售价格长期高于经销店70%左右。此次年报中,公司整体直营店的毛利率也高于经销店8个百分点。如今,地素对“效率偏低”的经销店大举扩张,对能卖出“高价”的直营店投入较少,或将对其长期盈利能力和中高端女装的品牌形象造成影响。

财经网据此采访地素时尚,咨询其关店和新开店面的选址和类型差异,地素时尚在回应中表示,关闭的店铺主要是绩效不理想,未来公司会提升对重点城市渠道优质店铺的控制能力。但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认为,“开店与关店虽属正常调整,但如果规模超出常规,就可能说明其市场评估与经营管理或存在不审慎,缺乏成熟的市场分析能力,导致对开店布局的误判。”

的确,服装品牌的中高端定位,除了产品本身的价格,店面选址也是关键。而地素时尚此前一直看重的一线城市的核心商场,自然成为具有形象意义的重中之重。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SKP去年销售额135亿,连续六年稳坐国内百货和购物中心单店之首。另据SKP公号,地素曾在去年11月于SKP三楼开设为期一周的DIAMOND DAZZLE & DAZZLE POP-UP STORE体验店。财经网实地探访发现,其直营店DIAMOND DAZZLE目前长驻于地下一层,与上海之禾、山东如意旗下maje、Calvin Klein Jeans等轻奢品牌相邻,但由于同层还包括“嘈杂”的超市和快餐店铺,使得服饰区整体店面稍显逼仄,也较商场地上楼层的高档宽敞有明显差距。

更让人忧心忡忡的是,在此次的年报中,地素对北京华联(SKP)百货公司的应收账款已达291.9万元,位列应收款金额第四位。数额最高的深圳茂业则达到643.4万元。而包括银座集团、大洋百货、上海久光百货在内的前五大应收款商户的累计金额为1734.5万元,占6175万总应收款的28.09%。目前,地素已对应收款计提坏账准备308万元,前五大商户计提86.7万元,占比高达28%。

财经网据此采访地素时尚,其与上述百货公司的合作模式,是否存在缺陷,进而导致应收账款过多,未来又有何风险控制举措。地素时尚对财经网回复,其“应收账款主要产生于直营渠道与百货商场的联营模式。在该模式下,公司与所在的商场采用销售分成的方式,由商场统一收取货款并在扣除约定的分成后定期与公司结算。目前,公司与合作商场对账更为及时,货款催收力度加大,也会加快应收账款的周转。”

相比内地店面的“大换血”,或许能给地素时尚稍许安慰的,则是东京与澳门的快速增长。据其年报和招股书显示,2016年8月,地素进入澳门市场,当年营业额375万元。2017年翻倍至820万,2018年新开两家店铺,实现了61%的增速,跨越千万大关。至于2017年3月开设的东京店铺,其在当年获得245.5万元营收,2018年,由于两家新开店面,促使营收翻倍至589.62万元,增速位居所有区域第一。考虑到地素在年报中提出要以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时尚集团为目标,未来是否会继续新增,甚至加速在外开店速度?地素时尚在对财经网的回复中称,将根据相关市场的具体表现,进一步决定是否扩张海外实体门店的计划。

兴致勃勃的投资管理

不过,即便主营业务弊端频现,地素时尚的营业外收入却相当可观。根据财经网梳理,地素时尚在2018年总共获得4711.1万元的政府补助,占年度归属净利近8%。其中,光是店铺租金补贴就高达4135.1万元,另有产业发展专项补贴546万元。而政府补助对2019年的收益影响也已经高达3533.3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地素获得7977万元左右的政府补助,补助金额与扣非净利一起缩水,不得不让人怀疑,地素对非经常性收入的依赖程度。

事实上,自IPO成功后,地素时尚亦未能免俗,将巨额募集资金投入现金管理理财之中。根据地素发布的年度募集资金使用和存放专项报告,去年上市后,地素实际募得资金净额15.82亿元。并作出了营销网络品牌建设投资10.46亿,信息化系统升级9579万,研发中心建设4011万,补充主营业务相关资金4亿元的使用规划。

但上市半年来,募资投入进度不到5成。前两项业务的投入甚至只有28%左右。与之相对的是,地素在上市不到一个月,便宣布将使用不超过11.82亿元的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理财管理。根据披露,其在2018年已累计花费7.9亿元购买三种银行理财产品,累计获得投资收益1419.76万元。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目前A股市场的IPO企业,财务相对健康,并不缺钱。将募集资金再次投入银行理财,而非实业的“资金空转”问题,非常普遍。

当然,即便在当前的资金使用情况上,未能见到地素对实业的“热忱”,但其野心依然不可小觑。根据年报,地素表示,其正考虑延伸主品牌DAZZLE的品类设计,以提高品牌附加值。财经网据此询问地素,如此表述是否意味着地素有意进军鞋履、包袋及配饰领域?地素时尚对此不置可否,在回应中表示,“提升品牌附加值有很多的方式,丰富品牌的品类是考量方向之一。”

另一个值得高度关注的信息,则是地素在年报中表示,公司“将以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时尚集团作为战略目标,在现有品牌持续投入的基础上,积极寻找符合公司战略目标的并购标的。”

众所周知,喊出要做中国LVMH的山东如意已经连续出手,拿下SMCP旗下的Sandro、Maje、Claudie Pierlot,以及Aquascutum、bally等欧洲品牌。从全球最大的毛纺产业集团,跃过全球时尚奢侈品集团前20位的准门槛(彭博社2017年数据)。而将2018年销售目标瞄准20亿的上海之禾,在收购Max Mara双面呢代工工厂后,花费420万欧元收购濒临破产的法国高级时装品牌Carven。纵观两家本土企业的收购,均有业务转型、夯实供应链、提升品牌形象的意味。

对比国内同行的并购选择,地素的表态处于情理之中。而“丰富品牌矩阵,增强协同效应”的描述,也引发猜测,其是否会将并购标的瞄准供应链上下游,或是能够提升集团中高端形象的品牌?并购形式是将单独出手,还是联合其他机构联合并购?地素回应,“主要考虑的是与目前公司定位、风格相近或互补,具备协同效应的标的。对于资金及并购方式,将在确定了合适的并购标的后,根据实际情况再进行内部讨论。”

对于并购主体的想象并非空穴来风。毕竟,地素的股东名单,除了占据“半壁江山”的创始人家族,第三大股东云峰基金的财大气粗,更容易惹人浮想联翩。据地素招股书披露,这家明星基金背后的受益人包括马云、虞峰、史玉柱、赵勇、王忠军、周成建(美邦)等诸多大佬。而在本次年报中,云峰基金持有的地素8.48%的3400万原始股将在今年6月22日解禁,云峰亦透露“预定在锁定期满后24个月内减持完毕全部股份”。财经网据此询问地素,未来云峰的减持,是否会对其股价造成一定程度的波动,地素内部有无股份回购计划。地素方面在对财经网的回复中表示,“无法确定云峰基金是否会在解禁后减持。”对于回购,公司“会根据资金情况、市场情况等信息综合考虑。”

显然,这家在IPO时因创始人股权诉讼,两度折戟的家族式女装企业,在毛利率下滑、实体店频繁“换血”、难控应收账款风险等诸多弱点面前,离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时尚集团”,还需更长远的时间。

【作者:林辰】 (编辑:林辰)
关键字: 时尚 女装品牌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