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第一股”老板涉嫌诈骗受审 股权腾挪为逃责还是倒手赚钱?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个股查询:
 

“莆田第一股”老板涉嫌诈骗受审 股权腾挪为逃责还是倒手赚钱?

本文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2019-05-01 10:46:00
字号:

被羁押两年后,“莆田第一股”*ST众和(002070,SZ)实控人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挪用资金案,近日在四川省阿坝州汶川县人民法院开庭。在持续3天半的庭审中,许建成与李剑南、张明等另一方的更多纠纷细节逐渐曝光。

每经记者 谢振宇 朱万平 摄影报道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被羁押两年后,“莆田第一股”*ST众和(002070,SZ)实控人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挪用资金案,近日在四川省阿坝州汶川县人民法院开庭。

生于1980年的许建成,用其自己的话讲可谓“少年得志”。2011年,31岁的许建成成为众和股份董事长,全面执掌上市公司。2015年股市高涨时,众和股份市值一度约200亿元,许建成父子身家达数十亿。 

在庭审中,许建成否认存在诈骗行为。但许建成案的受害者们对此并不认同,受害人之一的张明(化名)称,许建成以非法占有为主要目的,骗取了他们手中阿坝州众和新能源有限公司(更名前为闽锋锂业,以下简称闽锋锂业)33.19%股份,致使他们损失惨重。

在持续3天半的庭审中,许建成与李剑南、张明等另一方的更多纠纷细节逐渐曝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对于许建成案,川闽两地当地政府亦相当关注。许建成亲属等上百人旁听。4月21日,庭审结束后,因该案案情重大、复杂,四川省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阿坝州中院)宣布将择期宣判。

2019年4月,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罪在汶川县人民法院受审 

涉案总金额近5亿

许建成2017年3月被警方逮捕。今年4月18日,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挪用资金案在汶川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许建成被检方起诉涉嫌合同诈骗罪,涉及金额约3亿元;涉嫌挪用旗下马尔康金鑫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鑫矿业)以采矿权向中融信托贷款的2亿元等,用于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北京市二中院)支付个人还款保证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法庭上,许建成语速较快,一一回答了公诉方、辩护方、法官的询问;在检方出示证据期间,许建成不停地在纸上做记录,4月18日庭审开始后不久,其就将一支笔内的墨水用完了并换了笔。 

针对检方指控,许建成均当庭予以否认,称其不存在欺诈等行为。

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源于2014年闽锋锂业33.16%股权的转让。闽锋锂业的核心资产是金鑫矿业。金鑫矿业拥有国内在产的大型锂辉石矿山。

2013年前,在许建成的带领下,*ST众和通过增资、并购获得闽锋锂业62.95%的股权,并拥有李剑南、张明等股东手中33.19%股份的优先购买权。闽锋锂业剩余3.86%股份由另一自然人所持。

据张明透露,众和股份控股闽锋锂业后,便委派了财务总监等,控制了公司的财权,原股东主要管生产。众和股份控股闽锋锂业后,是新老股东合伙做生意、共同经营,讲究和气生财,但却因为钱的事情,渐生矛盾。 

“一些该付的钱他不付。”张明称,比如欠了地质勘探队几千万元,由于U盾在他们手里他们不付,被别人告了,法院冻结银行账户,导致公司运转困难。新旧股东矛盾渐生,李剑南等一些原股东萌生退意,这才有了2013年双方多次协商收购闽锋锂业33.19%股权。

2013年4月10日,众和股份曾停牌并披露,正在筹划增持闽锋锂业股权相关事宜。但半个月后,众和股份公告,鉴于增持闽锋锂业股权事项的条件尚不成熟,公司决定终止筹划该事项。

张明称,2013年,许建成出面协商,先是拟以上市公司名义收购闽锋锂业33.19%股权,后来其又以上市公司收购程序麻烦为由,拟通过厦门国石来收购。“当时许建成的说法是,以众和股份名义来收购上述33.19%的股权将构成重大资产重组需要证监会审核,不可控因素太多。”据张明回忆。

阿坝州检察院指控称,许建成合同诈骗的事实包括,其在债务缠身的情况下,于2014年3月在厦门与李剑南等5人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约定将李剑南等5人持有的闽锋锂业33.19%股权转让给厦门国石,作价2.945亿元,分四期支付股权转让款,最后一期于2016年7月底前支付。李剑南等人在收到许建成支付的1067万元定金后,于2014年3月做了工商变更登记。后来,李剑南等找被告人索要股权转让款时,许建成以各种理由拒不支付。

检方还指控,2014年9月,众和股份通过喀什黄岩收购了该部分股权。2014年7月24日,厦门颐烨从厦门黄岩收购了厦门国石100%股权。被告人许建成操作的系列股权转让行为使得李剑南等人只能向厦门国石和厦门颐烨索要股权转让款。

检方指控,由此,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罪。

对此,许建成的辩护律师并不认同,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利用中间的平台公司收购是中外公司收购的常用方式;问题在于有没有采用隐瞒和虚构的方式,让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而主动交付财物。符合这样的条件才构成刑法的合同诈骗。

“本案中,许建成没有诈骗的动机,客观证据显示许建成没有隐瞒和虚构的情节。”许建成的辩护律师称,不支付股权对价款是有合理的理由,且有证据证明对方违反合同约定。

2.8亿转让款该找谁要?

到了2014年,厦门国石与李剑南等人签订合同,收到定金后,2014年3月底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

虽然合同是与厦门国石签的,但李剑南等人签订合同前,从未见过厦门国石主要股东、法定代表人陈建山,为什么张明等人如此“放心”,连交易对手面都没见过就签字呢?这又得从众和股份2013年前获取闽锋锂业62.95%股权说起。

据张明透露,2011年左右其通过中间人牵线搭桥认识了“年轻有为”的许建成,许建成告诉他众和股份正在转型,并有意进军新能源领域。后来,与许建成协商后,李剑南等人将闽锋锂业62.95%股权分两次转让给了厦门帛石。再后来,众和股份通过向厦门帛石增资等方式从而间接获得闽锋锂业62.95%股权,控制了后者。 

厦门帛石的法定代表人也是陈建山。“整个交易下来,我们没有见到过陈建山。”张明称,因为他们始终都认为是在和许建成做生意。 

而2014年的交易,在张明等人看来,这次又是如出一辙。

张明还透露,2014年3月,正式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前,他们都未和陈建山见过面,都是许建成等人拿着陈建山签好字的合同来谈的,签订合同时许建成也在场。

对此,许建成则辩称,因上述33.19%股权转让牵涉到众和股份,故而在场。按约厦门国石取得闽锋锂业33.19%股权后,需在1年内转让给众和股份。

此后,李剑南等人多次找许建成索要转让款,许建成都以各种理由拒不支付。张明还称,为了安抚李剑南等人,2015年3月许建成还出具承诺函:“保证厦门国石按进度、额度向李剑南支付股权转让款。”

相关承诺函

再后来,许建成干脆否认称,股权是厦门国石买的,要钱去找陈建山。“当时我们一听这话,立刻暴跳如雷。”张明称。

“那或许只是许建成的一时气话。”谈及此,一位许建成家属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但张明、李剑南等人当时可能并不这样认为。因为就在许建成改口前,闽锋锂业33.19%股权经历过一系列纷繁复杂的转让。

据张明透露,2014年7月,上述33.19%股权又被转让给了厦门国石的母公司——厦门黄岩。随后厦门黄岩又将厦门国石100%股权转让给了厦门颐烨。由此,厦门黄岩与厦门国石也没了股权关系。

2014年9月,众和股份从喀什黄岩手中收购了厦门黄岩100%股权,从而获得了闽锋锂业该部分股权。 

这时,张明等人预感不妙了:闽锋锂业33.19%的股权虽最终归属众和股份,但上市公司钱是付给了喀什黄岩。而他们想要钱,却只能找厦门国石或者厦门颐烨。而厦门国石、厦门颐烨与许建成不存在股权关系,加上许建成改口,钱是从许建成那一分也要不出了。

是否构成诈骗

在4月18日的庭审中,许建成否认厦门国石是自己的公司,并坚称与其无关。

许建成还透露,其和陈建山认识,但不是很熟,“见过两次面”。

许建成一位亲属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陈建山和许建成谈不上很熟,他父亲(许金和)对陈建山要熟悉一点。

不过,检方在法庭上出示的多项证据显示,许建成借用了陈建山等人的身份证,先后成立了厦门国石、厦门黄岩等公司,且这些公司均由许建成实际掌控。其中一项证据,就包括搜查时,曾在许建成亲属家搜到了厦门国石等公司的营业执照、公章等。

此外,检方调取银行流水等证据发现,众和股份支付的5.4274亿元股权转让款,最终流向了许建成掌控的多家公司,被用于偿还贷款。

同时,厦门国石股东陈建山仅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无力支付巨资。在庭审中,检方出示了一份由陈建山所在村的村委会出具的证明:陈建山从2010年以来,一直在村里经营一家五金店,主要卖水暖、钢管等。

张明称,厦门国石、厦门颐烨这两家公司根本无力支付数亿元的股权转让款,许建成最终达到欠债不还的目的。

检方则指称,在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后的权证,以及资产交接过程中,许建成并未向李剑南等人提出对方违约,而是在商谈支付剩余股权款未果后,最终许建成否认此次收购与他有关。有证据表明,许建成并不是基于李剑南等人的违约情形而拒不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的。

张明回应称,在他们多次追讨欠款过程中,许建成未提出他们存在违约情况,而是出具了承诺函,后来则电话也不接、催款函也不收。许建成在没被抓的时候,先出承诺函,又否认与其有关,后来被抓了又提出其中有纠纷。

事情过去了几年,张明直言,其只想要回股权转让款,不想许建成去坐牢。如果能要回钱,他们仍然愿意谅解许建成。“我们只是想挽回我们的损失,买了我们的东西,总要给钱吧?”张明称。

如今回头看,众和股份当时的信息披露是有问题的:2014年3月,众和股份曾披露,厦门国石与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不存在关联关系。 

此次庭审中,检方出示一名众和股份时任独董的证言称,若知道许建成与陈建山认识,许建成父亲许金和与陈建山的关系,肯定不会同意当初的收购。

债务缠身VS资本玩家

许建成还涉嫌资金挪用罪。

检方指控称,2015年2月,金鑫矿业以采矿权向中融信托借款2亿元。同月,该笔贷款到账后,许建成安排人员将该笔贷款中的1.812亿元转走。到了3月,其中1亿元被转款至北京市二中院,用于缴纳许建成、许金和的个人执行保证金,至今未还。

彼时,因借贷纠纷,许金和及许建成所持有的众和股份32.4%股份被冻结。该部分股份若被法院强制执行,众和股份实控权或出现更迭。或为保住控制权,许建成选择铤而走险挪用金鑫矿业的资金。

2013年前后,许建成父子便身陷债务纠纷。众和股份曾披露,截至2016年8月,控股股东许金和、许建成对外债务约13亿元。

谈及自己2015年曾上“失信人”名单一事,许建成在庭审中淡然表示,是故意为之,只是为了约束其家人的举债行为。

在外界看来,相比父辈,“80后”的许建成似乎更热衷于资本运作。当初,众和股份涉足锂矿消息传播时,股价也曾飙升。

张明也指出,早年将闽锋锂业62.95%股权转让给厦门帛石时,对方支付了1.8亿元。2012年9月,众和股份增资3.2亿元只获得了厦门帛石66.67%股权。一来一回,许建成控制的厦门帛石不仅获利1.4亿元(不计算税费),同时厦门帛石剩余33.33%的股权也握在许建成手中。而第二次收购33.19%的股权时,众和股份支付了5亿多元股权转让款,但受许建成控制的厦门国石付出成本不到3亿元,许建成同样获利丰厚。

在张明看来,通过以上操作,许建成透过看似与其无关联、但实际受其控制的公司买来资产,又在一系列股权腾挪后转手卖给众和股份,从中获取巨额利益,从而将众和股份的钱“套”进了自己的腰包,“众和股份也是受害者”。 

许建成案发后,众和股份资金链断裂,债务缠身,寻求处置资产和寻求接盘方都不顺利。4月29日晚,*ST众和披露的2018年年报称:“公司面临十分严重的经营危机及债务危机。存在逾期大额借款、逾期未缴税金和逾期应付利息,公司已严重资不抵债。”

因2015~2017年连续亏损,*ST众和去年已暂停上市。2018年,公司继续亏损,目前*ST众和存在被强制退市风险。

“基本是退市了。”许建成一名亲属也颇为悲观地看待*ST众和的命运,但其仍然希望许建成能出来。他认为,无论是否为退市结局,总要有人出来主持大局,才有可能推动公司逐渐好转。

一位接近案情的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若许建成好好经营金鑫矿业,绝不会是如今的局面,如今处于停产状态的金鑫矿业资金链断裂,并出现欠员工薪酬、欠社保和拖欠当地税收、诉讼缠身等情况。金鑫矿业在2016年实现营收1.75亿元,净利润达到2946.41万元,而如今却亏损。

“许建成等人的思维和一般人有很大的不同。”该人士还称,比如挖矿,一般人想的都是,一铲子一铲子,老老实实地挖,卖掉然后赚钱;而许建成等人的想法是,怎么把这个矿的评估储量搞得更大,放利好消息,提升股价,然后通过减持等手段来赚快钱。

(编辑:赵子坤)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