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下滑净利大幅波动 雅戈尔弃投资外界将信将疑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个股查询:
 

营收下滑净利大幅波动 雅戈尔弃投资外界将信将疑

本文来源于投资时报 2019-05-22 14:39:57
字号:

近年来雅戈尔营业收入呈现持续下滑态势,且服装板块2018年营收、净利贡献只占58%和22%。而一旦放弃投资回归主业,却仍需面对高库存状况

《投资时报》研究员  习羽

如果一个曾经在中信证券(600030.SH)股权投资上至少赚得25倍收益,还试图如法炮制押注中信股份(0267.HK),一举投下相当于自家上市公司八成七净资产资金量的人,突然宣布“金盆洗手”,可信度如何?

这一次,68岁的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似乎心意已决。

日前,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雅戈尔)发布公告称,为了实现价值最大化目标,公司未来将进一步聚焦服装主业的发展。除战略性投资和继续履行投资承诺外,公司将不再开展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并择机处置既有财务性股权投资项目。

消息一经公布,市场一片哗然。

雅戈尔此前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期内该公司完成营业收入96.4亿元,比上年同期降低2.0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77亿元,同比增长1139.14%。当然,这家以西装、衬衫起家的上市公司从未改变它“不务正业”的特质,期内由服装板块提供的营收和净利只占58%及22%,依靠副业赚快钱的雅戈尔,本色依旧。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年来雅戈尔营业收入已呈现持续下滑态势。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雅戈尔营收分别为149亿元、98.4亿元、96.4亿元。2018年的该项数据只及两年前的64.7%。对于雅戈尔而言,若想扭转营收持续下滑这一不利局面,要么在地产、投资两个被李如成器重近20年的双发引擎上取得重大突破,要么必须在起家的服装领域中谋取一个转型良机。不过,这两样都不那么容易做到。

更值得关切的是,尽管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1139.14%,但这主要是基于2017年净利润过低所致。据近年财报显示,雅戈尔2016年—2018年归属净利润分别为36.8亿元、2.97亿元、36.8亿元,而2017年净利骤减的原因,仍然归结于雅戈尔的股权投资动作的失利——虽然李如成一直津津乐道于“投资一下子就能赚制造业30年的钱”,但他在2015年末累计投入近170亿人民币获得的中信股份股权,显然没能重复1999年斥资3.2亿元抢先入股中信证券后获得的超额回报,而此次“麦城”最终导致是年财报的黯然失色。

“以往的成功,不可能再重复;过去的教训,一定要铭记”,这是李如成在最新一封《致股东书》中所言。然而,其果真就此转性?市场目前只能先给出观察期。

雅戈尔高层的人事调整更加重了外界的好奇心。就在投资战略调整公告发布的同时,雅戈尔还发布了关于董事总经理辞职的公告。公告称,为了相应地增强董事会战略职能和专业化运作,钱平先生自愿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经理、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钱氏辞任之际,雅戈尔并未公布总经理最新人选。

针对市场普遍关注的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雅戈尔相关部门寻求沟通,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失策不止一次

脱胎于一家知青合作服装工坊的雅戈尔,1998年即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上市第二年,该公司便开始了在资本市场的扩张之路。

1999年—2005年间,雅戈尔陆续投资了中信证券、广博股份(002103.SZ)、宜科科技(现为联创电子002036.SZ)、宁波银行(002142.SZ)等。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全面铺开,资本市场步入快速发展期,自此雅戈尔的投资业绩逐渐攀升,其持有的金融资产市值急速增长,并一度超过200亿元。

事实上,对于李如成同期加磅宁波为主的长三角房地产市场,投资者和同行异议不多。甚至在2007年其真金白银掏出100亿争当地王的行动,事后判断仍具有相当的前瞻性。然而,之于股权投资则素来观点不一。某业内权威人士曾意有所指表示,一些上市公司不将精力放在主业发展,却热衷于炒股,一旦股市大跌,其业绩将受到波及甚至亏损。

不幸言中。2018年,雅戈尔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1139.14%,而利润激增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上年同期计提了33.08亿元的中信股份减值准备。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雅戈尔甄选的诸多投资标的之中,中信系一直占据着最重要地位,且近年来投资收益颇为可观。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雅戈尔以每股约14港元的成本,买下了中信股份约14.55亿股股份。

虽然此后市场经历了几番牛熊转换,但雅戈尔对于中信股份“情有独钟”。截至2017年末,雅戈尔持有中信股份数量仍保持在约14.55亿股。据资料显示,雅戈尔投入成本约170.23亿元人民币,2017年12月末,市值共计约137.15亿元。据统计,中信股份市值占雅戈尔持股的占比逾40%。

然而,此番豪赌最终令雅戈尔付出了沉重代价。据统计,除2015年实现近6%的增幅之外,中信股份在2016年股价涨幅约为-16%。据雅戈尔2016年年报显示,彼时的投资成本为182.16亿元,期末账面值为144.42亿元,浮亏已达到37.74亿元。

而这一亏损情况在2017年进一步延续。雅戈尔在当年年报中披露,由于中信股份公允价值连续下跌时间超过12个月,认定其已发生减值,计提资产减值准备33.08亿元,从而影响公司2017年度净利润合计33.08亿元。

这并非雅戈尔第一次在股权投资领域“马失前蹄”。2007年,金田铜业IPO申报前夜雅戈尔突击入股,以3.6元/股的价格受让了3.05%的股权。但金田铜业数次冲击IPO失利,不得已挂牌新三板。2017年末雅戈尔持股部分的市值仅有1.11亿元,甚至比不上十年前的投资额。

2018年,雅戈尔投资业务实现投资收益32.0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6亿元。但面对变化无常的市场,雅戈尔“不再开展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的战略调整宣言,当是某种“痛的领悟”。

服装行业回暖 库存仍是顽疾

近年来,随着消费需求的迭代升级、“互联网+”的崛起,服装行业逐渐迎来了转机。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12月,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长6.2%,快于同期人均 GDP的增长水平;而其中人均衣着消费支出同比增长4.1%,在消费支出中的比重为6.49%,但增速低于个人发展类(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类),未来存在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与此同时,中国穿类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22.0%,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1.7 个百分点,线上销售已成为服装内销市场保持快速增长的第一驱动力;包括超市、百货店、专业店 等在内的限额以上单位实体零售业态零售额同比增长4.6%,在上年恢复性增长的基础上继续保持增长态势。

本就以服装起家的雅戈尔,自然不愿错失一切业内可能带来的机会。其实,早在三年之前,李如成就曾高调宣布“要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雅戈尔的服装业务也随之回暖。据财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雅戈尔服装板块实现营收44.6亿元、48.9亿元和56.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0.05%、9.46%和13.22%。

只不过,纵然是龙头品牌西服供应商,雅戈尔也始终难以摆脱行业固有的顽疾。《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8年品牌服装营业成本同比上年增幅1.31%。细分来看,品牌西服营业成本同比提升10.46%。对于服装企业而言,库存是目前最大的成本压力。

据近三年财报显示,2016年—2018年,雅戈尔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533.88天、866.85天、1054.33天,处于业内高位。与此同时,2016—2018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也在同步提升,分别为6.15天、10.52天、12.27天。但据年报显示,2018 年,雅戈尔加快数字化转型,完成业务中台一期建设,实现了线上线下库存打通,进一步降低了库存量。可既然如此,为何存货周转天数与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均在逐年攀升?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不需什么豪言壮语。

(编辑:林辰)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