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羊奶业遭遇寒流 陕西奶价今年3月以来跌幅超100%_食品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食品 >
个股查询:
 

国内羊奶业遭遇寒流 陕西奶价今年3月以来跌幅超100%

本文来源于第一财经日报 2019-07-12 08:39:11
字号:

国内羊奶价格现 “过山车”式暴跌

栾立

刚经历了爆发的2018年,国内羊奶行业却在2019年盛夏遭遇了一场寒流。

近期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在国内羊奶的主产区陕西省,今年3月份以来羊奶收购价格暴跌,跌幅超过100%,部分地区奶价甚至接近了养殖成本线。而造成这一变化的原因,并非羊奶市场消费出现了倒退,而有很大偶然性因素,但这也同时暴露出目前国内羊奶产业发展的问题,要实现真正产业化仍待夯实基础。

暴涨暴跌的羊奶

对于很多奶山羊养殖户来说,2018年如同天降横财,但2019年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陕西渭南市富平县一家奶站负责人向艳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的羊奶价格很低,2018年羊奶市场收购价格一度涨到过9.6元/公斤,但今年到现在,羊奶的市场价格只有4元/公斤,有些地方还要更低。虽然他交奶的红星美羚公司启动了保护价制度,结算价格为6.3元/公斤,让向艳民没有在这轮奶价下跌中损失太大,但他依然担忧,去年各家奶企还在到处高价抢奶,怎么今年就变得不好卖了?

记者了解到,国内羊奶经历了2008年和2012年两次低谷,当时的奶价一度跌至3~4元/公斤,近年来,陕西的羊奶价格一直稳定在5~6元/公斤,但从2018年春节前开始,羊奶价格突飞猛进,涨到接近10元/公斤,当时陕西乳协不得不紧急召集省内重点羊乳生产企业,召开奶源管理工作会议,并公布了鲜羊奶收购指导价,为每公斤7元,上下浮动不超过10%,来遏制奶价上涨。

而就在两天前,陕西乳协又召开了类似的会议,而参与各方的讨论话题则变成了目前如何稳价。

陕西省乳品安全生产协会秘书长王伟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2018年底,陕西羊奶收购价格还在8.5元左右,但从2019年3月份开始,价格突然就开始下降,收购价格直接回落到6.5元/公斤左右,半个月后,价格开始一路下跌,一直到目前的水平。而这样的情况也同样发生在云南等其他羊奶产区。

奶价暴跌的背后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羊奶企业负责人则一针见血地指出,目前羊奶面临的问题,并非是因为市场需求下滑导致,而是由于行业为此前的一些投机性的做法埋单。

记者了解到,权健事件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开启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等一系列举措,对保健品行业进行整治,这也殃及了部分羊奶粉企业。部分羊奶粉的经销商采取了和保健品类似的销售方式,也同样被整治。

在今年年初,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媒体通气会上,曾公布14起典型案例,其中陕西美力源乳业在厦门的一家经销商,通过会销销售美益源有机全脂羊乳粉,并违规宣称产品具有疾病治疗作用等违法行为而被曝光。

据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透露,会销乱象并不是个例,有的大型羊奶企业的婴配粉销售不过3000万元,而成人粉的销售高达1亿元,会销暂停之后,企业销售压力倍增。

目前不少羊奶粉企业并不重视品牌和市场建设,明知道会销模式存在风险,但由于其销售效果明显,所以对这一做法保持默许。逐渐会销形成了相当大的体量和规模,这也导致当国家出手整治时羊奶企业猝不及防。

由于过于依赖渠道,部分企业不得不把利润大头让出,而在2018年羊奶收购价格暴涨之后,加工企业的利润无法覆盖成本的增长不得不频频提价,有的企业短期内就上调3次甚至更多,这也打乱了经销商的正常经营,导致经销商积极性受损,也影响到了最终的销售。

羊奶产业化仍待夯实基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相比于牛奶产业,国内羊奶产业规模都并不大。陕西是国内主要的羊奶产区,公开数据显示,陕西省共计34家羊奶粉生产企业,其中包括19家婴幼儿配方奶粉企业。2018年陕西奶山羊存栏约240万只,产奶60万吨,产值67亿元,全产业链产值313亿元。

2017年开始,受配方注册制和牛奶行业市场竞争饱和等因素驱动,羊奶行业突然转热,2018年,陕西省政府也趁势提出了千亿羊乳产业计划,近期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陕西将进一步加快羊乳产业发展,力争到2020年,奶山羊存栏300万只,全产业链产值355亿元,到2025年,羊乳产业产值突破千亿元。

但在业内看来,虽然羊奶行业前景光明,但此轮奶价和市场的大起大落暴露出的问题,也说明陕西为代表的国内羊奶产业仍需夯实基础。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羊奶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国内一些羊奶企业比较短视,过于依赖渠道,而在奶源建设和品牌渠道运营上缺乏足够重视。事实上在这一轮市场波动中,做品牌做渠道的企业影响都不大。但今年的奶价低迷,对于养殖户的积极性也会有影响,进而也会影响到整体产业发展。

由于羊肉价格较高,因此农民一旦养殖奶山羊无利可图就会转而杀羊卖肉,但产业恢复并没有那么快,因为奶山羊的养殖到出奶的周期要2年。

红星美羚副总裁刘润东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采取保护价的方式高于市场价格收奶,相比于压价收奶的企业必然成本会相对较高,但这样做避免了上游养殖户杀羊退出的情况,而这一模式保住的是公司上游的产业链。羊奶产业要做大,奶价就不能大起大落。从长期来说,奶企需要有稳定的上游奶源才能把产品做好,奶源也是下一步国内羊奶产业在未来竞争中的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刘润东所说的优势,是因为国内羊奶产业也正在面临着进口产品冲击的问题,而其对手大多是国内知名的奶粉企业。

比如在目前国内销量最大的羊奶粉品牌,是澳优(01717.HK)旗下的佳贝艾特,是进口自荷兰,2018年实现销售20.3亿元,同比增长近六成。而近年来国内羊奶粉市场的稳定增长,也引来了国内主要乳企的关注和加码,比如圣元集团推出圣特拉慕、雅士利(01230.HK)推出的朵拉小羊都是进口产品,正在港冲刺IPO的飞鹤乳业也在加拿大投建了年产3万吨的羊奶粉工厂。

多位受访者认为,下一步面对进口产品,本土产品最大的优势就是奶源临近消费者,可以做到更新鲜的产品,因此羊奶企业应该有更长远的眼光和战略布局。

宋亮表示,国外的奶山羊养殖技术较为成熟,且养殖成本远低于国内,国外奶山羊的单产在1.1吨到1.3吨/年,而国内的只有600~800公斤/年,陕西为代表的国内羊奶产业必然要面对国际的竞争。而如果未来,国外牧场意识到中国的市场机会,大量转产养殖奶山羊,那么国内的羊奶产业也将面临牛奶一样的进口冲击。

【作者:栾立】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