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海药业遭8亿巨额索赔前夕 二股东再度“精准减持”:纯属巧合?_医疗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医疗 >
 

华海药业遭8亿巨额索赔前夕 二股东再度“精准减持”:纯属巧合?

本文来源于时间财经 2020-05-18 10:42:37
字号:

事过近两年,华海药业“毒素门”事件仍在发酵。

5月13日晚间,华海药业发布公告称,山德士及其下属六家公司因公司供应的缬沙坦原料药的杂质问题,向中欧仲裁中心提起仲裁。申请提出赔偿总额约1.15亿美元,约人民币8亿元。

受仲裁事件影响,公告次日,华海药业股票暴跌。截至5月14日下午收盘,跌幅超8%。

时间财经注意到,上月中旬,华海药业第二大股东周明华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减持2644万股,以5月14日收盘价26.93元/股计算,市值逾7亿元。实际上,在2018年“毒素门”事件发生前夕,周明华就曾在公司股价高位时减持121.87万股,成功躲过了接下来的暴跌行情。

除周明华外,当前亦处于减持期的还有华海药业股东翁震宇,此次减持计划为清仓减持。由于翁震宇是华海药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保华的亲属,与陈保华为一致行动人。

“毒素门”事件后遗症

5月13日晚间,华海药业公告称:近期,山德士公司及其下属六家公司因浙江华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供应的缬沙坦原料药的杂质问题,认为公司违反了与其签订的《框架供货协议》项下的义务导致其遭受损失,向位于德国汉堡的中欧仲裁中心提起仲裁,请求公司赔偿山德士因杂质事件所遭受的所有直接和间接损失,包括已发生的,以及部分未来可能发生的损失(其中主要组成部分为因该产品的销售损失所导致的利润损失约6840万美元)。山德士提出的未经第三方核实的赔偿总额约1.15亿美元。

华海药业表示,自缬沙坦事件发生以来,积极与客户沟通解决补偿相关事宜;公司与除山德士外的其他大部分客户已达成共识;目前,上述仲裁案件实体审理尚未开始,仲裁结果尚存在不确定性,公司亦无法准确判断对本期利润及期后利润的影响。公司将聘请专业律师团队代理应对该仲裁案件,在尊重客观事实、分清双方责任的基础上,寻求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

华海药业是全球缬沙坦原料药的主要供应商之一。缬沙坦原料药主要用于治疗轻、中度原发性高血压。

2018年7月5日,欧盟药品管理局发布公告,称中国一药业公司生产的缬沙坦原料药被检测出含有一种N-亚硝基二甲胺(NDMA)的致癌物杂质,决定对该原料药展开评估调查,并要求召回采用该原料药生产的缬沙坦制剂。

紧接着,因原料药含有毒杂质亚硝基二甲胺而卷入漩涡中的华海药业,于当年7月9日宣布暂停缬沙坦生产。公告称,考虑到该杂质的基因毒性风险,公司在发现该情况后立即停止了现有缬沙坦原料药的商业生产,对库存进行了单独保存,暂停所有供应。

之后,因华海药业产品检出NDMA而停售召回,波及下游制剂企业的范围甚广。包括德国、意大利、芬兰、奥地利在内的20多个欧洲国家根据EMA的决议,召回含有华海药业缬沙坦原料药的制剂产品。美国主要的仿制药厂商Major、Solco和Teva,包括原研厂商诺华集团旗下的仿制药子公司山德士,均因使用华海药业的缬沙坦原料药而召回。

此外,一些美国市场消费者因在缬沙坦原料药的未知杂质中发现含量极微的基因毒性杂质(NDMA)事件,认为华海药业等60名被告存在欺诈性隐瞒、违反合约、疏忽、不当得利等行为,而陆续向美国各地的法院提起诉讼。

目前,上述案件已合并为集体诉讼,均尚未进入实体审理。就已知情况,上述案件诉请金额已逾1.34亿美元。

对此,华海药业表示,上述诉讼案件实体审理尚未开始,诉讼结果尚存在不确定性,公司亦无法准确判断对本期利润及期后利润的影响。由于缬沙坦案件被告众多(目前已有大约60家公司被列为被告),法院最终裁决的金额也不等于公司及其三家子公司所需承担的金额。

二股东“精准减持”?

受“毒素门”事件等因素影响,华海药业公司近两年业绩堪称暴跌暴涨。年报显示,2018年,华海药业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1.08亿元,与2017年同比下滑83.18%。2019年,华海药业实现营业收入53.8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76%;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5.7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29.78%。

于此同时,公司股价也从2018年5月的高位暴跌,一度跌破10元/股。近期受疫情等因素影响,股价回归到30元/股区间。

资料来源:Choice 金融终端

值得注意的是,在仲裁事件公告之前,华海药业发布了第二大股东周明华减持公告,而竞价交易减持期间,恰好也在仲裁事件公告之前。

4月14日,华海药业发布公告称,股东周明华先生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其所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644万股,即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竞价交易减持期间为5月11日至11月10日。

实际上,在“毒素门”事件爆发前,周明华就曾对持有的华海药业股票进行了减持。

2018年7月6日,华海药业公告称,持股比例占公司总股本19.36%的股东周明华在2018年1月5日至2018年7月4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实际累计减持公司股份为121.87万股(不计算减持期间的转增股),占总股本的0.11%。

当前,亦处于竞价交易减持期间的还有华海药业股东翁震宇。翁震宇为华海药业控股股东陈保华的一致行动人,此次减持计划为清仓减持。

据华海药业去年12月底公告,2020年1月16日至2020年7月14日期间,拟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等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减持其所持有的1701.4244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29%。

由上不难看出,华海药业二股东减持计划“恰好”在“暴雷”事件公告时间之前。那么,华海药业究竟是哪天获悉山德士公司申请仲裁消息的?目前,两位股东减持具体情况如何?就相关问题,时间财经多次拨打华海药业董秘办公室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编辑:段静远)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