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报道|四环生物行政处罚决定书公示 专家:影响市场秩序,损害投资人利益,“违法违规成本还不够高”_医疗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医疗 >
 

产经报道|四环生物行政处罚决定书公示 专家:影响市场秩序,损害投资人利益,“违法违规成本还不够高”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0-06-01 14:21:00
字号:

段静远/文

日前,中国证监会同天发布两则公告,公示对四环生物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处罚决定。

公告内容显示,证监会对四环生物、陆克平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最终处罚结果表明,实控人陆克平合并多项违法后最终被罚2734万元,同时被终身市场禁入。此外,时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孙国建被予以警告,并被罚20万元,此外,亦被5年市场禁入。

在专家看来, 上市公司隐匿实控人,暗中进行关联交易,影响市场正常运行秩序,背后捞金不少,“公司违法违规行为成本还不够高,除了市场禁入,行政处罚之后,下一阶段仍需有民事赔偿等举措”。

而随着证监会调查的深入以及处罚决定的落槌,直接导致四环生物管理层“地震”,但事实上,更早时分,公司已有股东精准减持,清仓离场。值得玩味的是,实控人关联交易捞金不断,股东抓准时机高位减持,却均以“亏损收场”,背后或是四环生物近年来业绩低迷股价不振的困境。

财经网产经就相关问题,致信并多次电话联系四环生物,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财经网产经还将持续保持关注。

图片1

图片2

图片来源:证监会公告截图 

实控人身份曝光  关联交易“由暗转明”

财经网产经梳理,自2019年四环生物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至今,该事件在持续近一年的时间后,终于落锤定音。早前,2019年9月,四环生物披露,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而后于2020年4月,四环生物再表示,行政处罚决定书、市场禁入决定书及结案通知书已至公司。期间,四环生物、陆克平、孙国建、周扬等6名董事提出申辩意见,但最终意见未被证监会采纳。

一直以来,四环生物以“股权分散,派系林立”示众,在2014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中,公司始终表示“无实际控制人”。此外,财经网产经注意到,深交所公司管理部也曾于2015年2017年,向公司及相关股东发出5份关注函及2份问询函,要求四环生物说明实际控制人情况及“关联交易”问题,但彼时,公司始终否认陆克平实控人身份及相关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此次,证监会的调查结果终使得陆克平“实控人”身份公诸于众,证监会表示,陆克平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且其在2014年5月23日至2018年4月11日期间实际控制四环生物。此外,陆克平控制的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频繁交易公司股票,并屡次行使表决权。

多年来,“实控人”身份的隐匿让关联交易暗中进行,此次随着“真相”揭晓,多项关联交易“由暗转明”,摆上桌面。

四环生物曾于2014年10月10日公告称,子公司新疆爱迪与阳光集团子公司阳光置业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新疆爱迪向阳光置业购买阳光敔山湾花园9号至19号的11套商铺,交易总价为5,345.5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信息显示,四环生物及其子公司新疆爱迪,与阳光集团及其子公司阳光置业均为陆克平控制的公司,而彼时,公司并未以“关联交易”公示。

不仅如此,财经网产经还注意到,在2019年10月四环生物回复深交所公司管理部的一份关注函中,更多关联交易被公布。据财经网产经梳理,在2014年5月23日至2018年4月11日,四环生物与陆克平及何斌所控制企业间相关交易不断,总金额高达8823.89万元,涉及出售、购买商品;出租、购买资产;提供、接受劳务等,交易内容更是五花八门,涵盖商品房、苗木、保健品、服饰、餐饮、水电汽等。

有趣的是,在陆克平实控人身份“曝光”后,关联交易也没有停止。2019年12月14日,四环生物披露《关于全资子公司关联交易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江苏晨薇生态园科技有限公司与江西阳光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景观绿化合同》,工程合同暂估总价4081万元,公司称,“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但是,尽管此次公司公开坦诚为“关联交易”,但是却因董事会审议议案时,董事许琦表示“无法表态”宣布弃权一事,再次引发多方关注,此事也随即收到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关注。

高管层“地震”  股东清仓出逃

“隐匿实控人身份,暗中进行关联交易,且存在信披违规违法现象,严重损害了投资者切身利益”,经济评论员郭施亮对财经网产经直言道。

在他看来,证监会打击信披违法、扰乱市场正常运行秩序等行为,打击力度开始有所增强,但是,从此次四环生物及相关人员所受处罚结果来看,“公司违法违规成本不算太高”。他谈到,“这些年来,上市公司隐匿实控人,暗中进行关联交易,影响市场正常运行秩序,背后捞金不少,除了市场禁入,行政处罚之后,下一阶段仍需有民事赔偿等举措。”

随着证监会调查的深入以及处罚决定的落槌,四环生物董监高广受波及,更直接导致四环生物管理层“地震”。

5月22日,四环生物公告披露,公司收到董事长孙国建的辞职申请。公告显示,孙国建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及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孙国建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财经网产经注意到,四环生物2019年年度业绩报告信息显示,孙国建于2001年起任北京四环生物工程制品厂副总经理,2003年7月任四环生物公司副总经理。2005年起任公司董事长,2007年起任公司总经理、北京四环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10年10月起任江阴四环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1年11月至2013年8月任江苏四环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此次,孙国建在听证过程中曾申辩称,因身体原因,在2017年5月后已不参与四环生物的日常运营,在涉案行为中并未起到组织、策划、决定、批准、授意、指挥等主要作用,其并非涉案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但是,财经网产经注意到,2019年年报信息显示,孙建国年内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40.14万元,为公司公开披露的董监高人员报酬中最高。

而在4月10日,四环生物还曾披露公司监事辞职的消息。彼时,公司公告称,收到监事周建荣的辞职申请,周建荣因个人原因向监事会申请辞去监事职务,辞职后其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管理团队是公司的灵魂所在,要改善公司经营能力,还需要不断强化管理能力以及注入新鲜的管理队伍,增强公司管理能力,提升未来盈利预期”,郭施亮对财经网产经说道。

事实上,比管理层更早离场的是公司的持股股东。2月12日晚间,四环生物公告披露,公司股东昆山能源于2020年2月7日至2月12日,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385.8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5%,减持后,昆山能源不再持有公司股份,此间减持均价为8.05元/股。

财经网产经注意到,昆山能源在2016年下半年入局四环生物,而公司股价自2017年后一路走低,进入2019年后始终低位徘徊在4元/股上下。而自今年开年以来,借医药行业大势带动,四环生物开启一轮高涨,连续迎来八个涨停板,至2月7日,股价曾一度达到高值8.83元/股,昆山能源正是在此时开始减持,此次减持,昆山能源套现1.16亿元,清仓离场。

业绩连年不振  或为保壳出售资产

有浑水调查机构分析发现,由于多年间四环生物股价始终不振,昆山能源此次虽借股价短时涨势清仓离场,却也仅能实现“收支平衡”。值得玩味的是,此次陆克平在听证过程中提出申辩意见,表示为公司利益从事涉案行为,却最终投资亏损近10亿。

实控人关联交易捞金不断,股东抓准时机高位减持,却均以“亏损收场”,背后或是四环生物近年来业绩低迷股价不振的困境。财经网产经在此前报道中就曾经梳理,四环生物自2010年起,扣非归母净利润呈现隔年亏损,剩余年份盈利微薄的局面,亏损的年份一般亏数千万元,盈利的年份则仅有数十万元。甚至在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公司该项指标接连为负。而在2018年,公司更是多项利润指标同比大幅下滑,呈现负值。2020年4月25日发布的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归母净利润也仅有1433.08万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2018年间,四环生物营业收入呈现上涨趋势,分别为32731万元,34605万元及39551万元;而公司扣费归母净利润却反向下降,分别为57.11万元,-1488万元及-3023万元。在2019年,公司营收及扣非归母净利润也呈现极大差距,各为41787万元及996万元。

公司“增收不增利”的背后,正是四环生物近年来背负的居高不下的存货压力。财经网产经梳理注意到,2016年至今的四年间,公司存货资产分别为46160万元,58410万元,58060万元及55649万元,占流动资产比重分别为68.30%;75.88%;76.06%及73.62%。

3

4

5

图片来源:wind数据汇总

或为开辟新的营收路径,四环生物开始多元化布局,发力生态农林产业寻找新利润增长点,信息显示,公司先后在2015年和2017年,设立江苏晨薇生态园科技有限公司并收购广西洲际林业投资有限公司。

而在2019年底,四环生物却公告“出售林业资产”,公告显示,公司全资子公司广西洲际林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国有六万林场签订了《林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和林木转让事宜的主体协议》,广西洲际将其承包经营的位于八步区、巴马县、北流市等地的林木及相应的林地使用权转让给六万林场,标的资产账面价值11,352万元,评估价值17,066万元,转让价款为17,065万元。

有业内人士就曾对财经网产经分析表示,“按照规定,如果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药企临近年末,年报成绩单公布之时,处置资产多是为了借此扭亏或增加利润。”而四环生物彼时面临2018年归母净利润为负的困局,或许公司正是希望借助出售资产的方式增加利润,进而实现保壳目的。

【作者:段静远】 (编辑:许伟)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