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深圳地摊经济:手机贴膜小哥说也就“赚个吃饭钱”_每日要闻产经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实探深圳地摊经济:手机贴膜小哥说也就“赚个吃饭钱”

本文来源于证券时报 2020-06-05 10:00:10
字号:

证券时报记者 唐维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工作了一天的人们从各个写字楼、工厂里鱼贯而出,奔向家中休息。但对王女士来说,第二份工作才刚刚开始。她推着两排衣架,早早占据了下班高峰期人流量较大的有利位置。在40分钟里,有五拨人停下来看了衣服,但都没有成交。

  王女士表示,现在每个月摆摊的收入两三千元,是她家庭开支必不可少的补充。在证券时报记者和她聊天的过程中,她老公蹲在不远处玩手机,一旦城管过来,他们两人可以迅速抬起两排衣架,躲入不远处的变电箱后面。

  地摊经济在我国由来已久,却也一直是监管难题。记者采访过程中,多数受访者都表示支持地摊经济,喜欢地摊上的烟火气儿,但也担忧城市会不会重回脏乱差。

  如何设计出市场化的政策规范,让地摊经济真正活起来,考验着规则制定者的智慧。而建立起长效的管理服务机制,才能最终调和商贩和城管的矛盾。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政府应该对地摊经济进行适当的引导和管理,有相应的规范、指定的地段、专门的管理机构,这样地摊经济才有可能有序发展,不扰民、不破坏城市秩序、不污染城市。

  没网上说的那么美好

  王女士今年47岁,来深圳20多年了,目前一家三口租住在宝安区一个农民房里。疫情期间,24岁的儿子工厂暂时放假,老公是搞安装的,“有事做,但工价不高”。她本人在电子厂流水线上做事,每天4点半下班,下班后匆匆忙忙回家收拾,做饭吃饭,不超过5点半就出来摆摊。

  “我从抖音上看到了,说总理鼓励摆地摊。不过我今晚上还看到城管过来了两次,可能是这条路不让摆?我也不知道哪些地方是可以摆的。”王女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疫情以来,生意差了很多。她工厂所在的工业区,很多厂子放假了,人少了买衣服的就少,再一个原因是疫情也影响到了很多人的收入,“摆地摊卖吃的要好一点。就算没钱,该吃的饭还是要吃,但衣服就不一定,去年的还可以穿一穿是不?”

  在王女士旁边摆摊的贴膜小哥,面对记者询问“网上说手机贴膜月入过万是不是真的”时,连连摆手,“哪有那么高啊,也就是赚个吃饭钱。以前可能有,但现在贴膜收入真不高了,疫情影响还是很大的。摆地摊里最赚钱还是卖吃的。但是卖吃的累啊,我做不了。”小哥介绍,以前他是全职摆地摊,后来生意不好,白天去上班,晚上再出来摆。“你看看现在晚上生意都不好,白天哪有人?你不要信网上说的那些,摆地摊没那么赚钱,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干这个啊?”他向记者演示了一下他的摆摊桌,可以在几秒钟内迅速合上,携带奔跑。

  城管:希望相互理解配合

  城管和摊贩的关系,被比喻成猫和老鼠,一声“城管来了”曾是多少摊贩的紧箍咒。

  一位城管负责人告诉证券时报记者,目前关于地摊经济这一块,深圳暂时没有明文规定下来,他们还是按照原有的规则在执法。他内心也很支持地摊经济,疫情波及面非常大,如果通过摆地摊,可以解决部分人的生计问题,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这位城管负责人表示,地摊的管理至少需要考虑到四方面:固定时间、划定区域、垃圾处理、引导交通。“大家都要生活,出来摆摊是为了生活,不容易,但也不能乱摆,市容市貌、市民生活的舒适度也要考虑,需要政策设定一个平衡点。我们干这行工作也不容易,希望彼此能够相互理解,相互配合。”

  记者在地铁口发现了一位卖煎饼果子的大爷。大爷表示,他是刚来这个地铁口卖,听老乡说这边不查摆摊了,所以来碰碰运气。他看了总理对地摊的表态很开心,以后摆摊更有底气了,感觉这几天城管明显客气了很多,只是提醒往里挪挪别挡路了,或者说这个地方不能摆。“卖这个一天赚个两三百块钱问题不大,我们也做不了别的,摆个摊还可以自食其力。原来老怕城管查,一旦抓到了扣车,想要车就得罚款,罚款是按摆摊的长度算,他心情好从桌面的长度量,心情不好就从车头的位置量,罚一两千块都有可能,罚一次,几天就白做了。”

  大爷表示,他非常愿意配合政府的管理,让啥时摆、摆哪都行。但当记者问他,如果以后摆摊划定固定位置,那里生意没这么好,你怎么办?他毫不犹豫地说:“那不行,我肯定要换地方,我们摆摊就是要走来走去的嘛!”

  放学时间,记者碰到一个卖氢气球的小贩,问他是否愿意在固定的地方摆摊时,他头摇得像拨浪鼓:“怎么可能?我上午在公园卖,下午来学校门口,晚上去超市周围,固定在一个地方卖,饭都要吃不上咯!”

  地摊经济

  与城市管理的度

  如何找到地摊经济与城市管理的平衡点?

  深圳大学博士后杨海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地摊经济必然会涉及城市管理,要找到地摊经济与城市管理的平衡点,可从民生幸福、法治城市相结合的视角进行思考,共同塑造城市文明。一是政府层面要进行相应的规划,避免无序经营和无效管理,规定在某一时间段和特定区域内设点摆摊;二是城市管理人员坚持柔性执法原则,为地摊经济保驾护航,避免出现不必要的冲突;三是地摊经营者要遵纪守法,不兜销假冒伪劣产品,做到诚信经营,维护公共卫生,配合城市管理人员工作。

  董登新直言,总理点赞地摊经济后,有些城市开始走极端,新闻上说有地方城管出来做老百姓的工作,要求他们出摊,还有的地方摊位费暴涨几十倍,一些有钱有势的人借助地摊经济的政策,偷税漏税或者是霸占市场。这种行为应该警惕,地摊经济不是少数人偷税漏税、占道经营的借口,更不能霸占街道任意摆摊设点,影响城市交通、整洁,对摆摊人应该有身份的相应约定,应该重点向低收入人群、弱势群体开放。

  董登新表示,地摊经济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一直都有的东西,但一直存在一个弊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在现代城市,商业门面和电商非常发达,摆地摊也应该上档次、有秩序、有监管,而不是以民生为借口,让所谓的地摊经济无法无天或者重回脏乱差,这样不光老百姓不同意,地摊经济也不能长久。

  中山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所长李湛表示,“地摊经济”其实是指通过摆地摊获得收入来源形成的一种经济形式,其实也是城市里的一种边缘经济,但由于一定程度影响市容环境、影响社会社区治安管理及无法准确进行税收而被限制。然而,地摊经济存在一定的独特优势,其能一定程度上缓解整体的就业压力,也能满足大部分低水平消费人群的消费和娱乐需求。更重要的是,地摊经济能够有效带动第三产业发展。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部分中小企业难以渡过难关,以至于部分人群出现就业问题。数据显示,成都市城管委3月15日发布允许商户摆地摊、临时占道经营的通知后,仅两个月,地摊经济的兴起,保障了全市近8万人的就业,从而带动第三产业的恢复,成都市的餐饮业复工率已得到明显提升。

  李湛认为,随着地摊经济兴起,被当下市场认可,其与城市管理之间应当寻求一个较为平衡的度。首先,对于地摊经济的市场准入标准应当严格把控,商贩应当按照持证上岗的要求,在规范经营的基础上,不占用公共交通道路,不影响市容环境,在规定时间内营业。其次,城市管理应当采取适合各自城市的政策来约束管理地摊经济,从而避免因强制管理,而将地摊商贩驱赶至无法正常营业。合理地助力地摊经济的发展,将有望促进各地经济发展,带动城市第三产业逐步恢复。

(编辑:叶徐彤)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