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药的抉择:GNC破产重整面临两条路,止亏还是再抄底?_医疗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医疗 >
 

哈药的抉择:GNC破产重整面临两条路,止亏还是再抄底?

本文来源于华夏时报 2020-06-29 09:57:10
字号:

近日,哈药股份连发3份公告,将2年前的一桩跨国投资案再次带到人们眼前:其3亿美元投资的保健品巨头美国GNC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哈药股份账面损失11.75亿。

不过,沉没成本背后,根据GNC的破产重整备选方案,哈药股份的控股股东哈药集团有可能再继续投入重金接盘GNC:6月26日,哈药集团在官方公众号发文提到, 在出售计划方案中,GNC与部分担保贷款人等达成一致,已经以7.6亿美元整体出售GNC业务与哈药集团达成初步的原则性意向。

自2011年开始,老牌药企哈药股份的业绩开始出现明显下滑趋势,与此同时,哈药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再进一步,尽管其随后对GNC的收购曾被认为是盈利新希望。但如今,原本业绩疲软的哈药股份仍未回到旧日荣光。

《华夏时报》记者就该事件向哈药股份发送采访函,6月28日,哈药股份证券部方面对记者表示酌情回复,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投资账面缩水11.75亿

仅投资2年多的标的为何沦落到破产重整的境地?新冠疫情或是压倒GNC的最后一根稻草。

官方数据显示,GNC在今年第一季度营收4.73亿美元,同比下降16.3%,毛利润为1.37亿美元,同比下降32.7%。除此之外,截至今年一季度末,GNC负债总额高达16.07亿美元。至少800至1200家门店被加速关闭。

根据哈药股份6月24日的公告,GNC通过部份债权人获得了共计1.3亿美元的额外流动资金,来支持其破产重整计划。哈药集团在官方公众号发文表示,GNC公司希望通过此次债务重整,重建更加健康的财务结构,从而可以更高效地服务全球消费者。过往,包括“通用汽车”、“美国航空”、“MARVEL”等品牌等都曾通过债务重组计划浴火重生,借鉴这些经验,GNC相信此项决定将有助于未来“GNC健安喜”品牌的持续长远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国际知名的保健品、营养品等膳食营养补充剂品牌,GNC于2011年进军中国内地市场。哈药集团2018年与GNC签订《证券购买协议》,哈药股份作为实施主体承接,截至2019年2月,分三次共斥资3亿美元(约20亿人民币)收购GNC40.1%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

目前,GNC公司的股价不到1美元/股,而2013年12月的股价高达56美元/股。GNC持续的股价下跌,使得哈药股份该投资事项账面损失过半。哈药股份的公告同时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对GNC公司的优先股投资账面价值为8.74亿元,及因公允价值变动累计产生的其他综合收益损失11.75亿元。

作为优先股股东的哈药股份的偿还次序位列普通债权人之后,无法得到优先清偿。哈药股份公告,若 GNC 可转换优先股总计 20.49亿元的投资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将冲减留存收益。截至2020年3月31日,累计应收股利1.71亿元,可能存在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

是否继续斥资接盘?

美国GNC宣布破产,GNC中国的走向引人关注。

据悉,哈药股份当年在对GNC进行股权投资的同时,在中国设立了合资公司,即GNC中国,哈药股份持股65%,美国GNC持股35%,业务模式是从 GNC 进口该品牌的保健产品,在中国境内以跨境电商形式进行销售,线下仅开设体验店,所销售的产品均为 GNC研发和生产的产品。

6月26日,哈药集团官方公开表示,GNC北美以外的公司实体,包括GNC与哈药股份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并不在破产重组第11章程序范畴内,故本次债务重组并不包括GNC中国,哈药股份仍持有GNC中国65%的股权。

除此之外,对于代理卖货业务模式,哈药集团对外称:“今年虽然受到疫情影响,GNC中国上半年销售对比去年同期增长依然超过50%,同期可比利润增长超过100%,涨势强劲。”

如今回顾这场两年多的“联姻”,从GNC当时的经营业绩来看,2018年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投资时机。

2016年,GNC亏损2.852亿美元,2017年亏损1.503亿美元,哈药股份入股的2018年盈利收入0.698亿美元,2019年GNC再次亏损0.351亿美元。面对GNC的这般业绩,哈药股份最终仍是溢价收购,交易前GNC每股价格约4.62美元,但哈药股份认购GNC的可转换优先股价格为5.35美元。面对上交所为何收购亏损企业的问询,哈药股份解释称,GNC可以丰富公司的产品线,并带来协同效应。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GNC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但哈药集团还有可能会花费7.6亿美元将GNC接盘。哈药股份日前公布了GNC破产重整的两项方案,包括独立重整计划及出售计划。公告显示:在出售计划中,GNC及其多数现有有担保的债权人于临近公告前另与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就以7.6亿美元的价格向其整体出售GNC业务初步达成原则性意向。

目前,国内保健品市场几近饱和、同质化严重,如果整体购买GNC,哈药集团此后将如何重新把控GNC的发展,从亏损的颓势恢复正常经营?哈药股份方面没有给出《华夏时报》记者回复。

“老大哥”的失落

谈及哈药股份,不少投资者都直言“可惜”。哈药股份于1993年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老牌药企,曾经的药圈“一哥”当年可谓风光无限。

曾经的明星产品新盖中盖牌高钙片、复方葡萄糖酸钙口服溶液等的广告词一度家喻户晓,广告效应为哈药股份贡献了主要业绩,其他旗下知名产品还包括阿莫西林胶囊、双黄连口服液、六味地黄丸等。年报显示,哈药股份主营业务收入由2005年的85亿元一路增长至2010年的123.35亿元。

2012年8月1日,“史上最严限抗令”《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执行,抗菌药物限用走向常态化。同时,环保高压近年来不断加大,哈药股份的原料药收入逐年下滑。公开报道显示,当年的哈药股份在基药招标、药品降价、抗生素限用政策等市场环境带来的销售压力,以及原材料大幅涨价、人工成本不断提高带来的成本压力影响下,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归母净利润在2011-2013年连续下跌。

哈药股份2019年年报显示,全年营收118.24亿元,净利润0.56亿元,同比下降83.88%。公司的净利润已连续3年下滑,2017-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07亿元、3.46亿元和0.56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48.36%、-14.95%、-83.88%。2020年一季度,哈药股份营业总收入25.1亿,同比下降6.1%,实现归母净利润-1.9亿,上年同期为-1.5亿元,亏幅扩大。

随着医药产业科技的快速发展,新锐生物药、创新药成为药圈宠儿,早年靠着广告营销在化药、中成药领域打天下的哈药股份在业内看来开始掉队,营销老路子似乎不再行得通。尤其是近年来,药圈重磅政策层出不穷,医保控费、带量采购、一致性评价、两票制、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试点等政策持续加码,外部环境的变化为哈药股份的业务发展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因素。

为能东山再起,哈药集团边混改边搜寻新鲜血液缓解业务困境,如今回头看,当年对GNC的收购如同一场豪赌,寄望两年多,最终留下失落现状。

而在二级市场表示上,哈药股份波动巨大的股价走势可谓有心冲高却后劲不足,今年以来2月份的股价高点系其生产的双黄连口服液蹭了一波疫情概念,受GNC事件影响,哈药股份连续3个交易日下跌。

(编辑:许伟)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