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奶粉业务 娃哈哈“博弈”存量市场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徘徊奶粉业务 娃哈哈“博弈”存量市场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2020-10-12 09:58:09
字号:

娃哈哈再次将目光瞄向了奶粉业务。10月11日,有消息称,娃哈哈将推出多款3段幼儿配方奶粉。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娃哈哈推出的多款3段幼儿配方奶粉的注册号所属企业分别为呼伦贝尔友谊乳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友谊乳业”)和湖南展辉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展辉食品”),这也被业内认为娃哈哈在“借腹生子”。

2010年至今,娃哈哈曾多次推出奶粉产品,但目前尚未有一款产品在奶粉市场占稳脚跟。“高利润是娃哈哈进入婴幼儿奶粉重要原因,不过,在尚不具备自有批号情况下推出产品,娃哈哈恐怕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业内人士说。

娃哈哈官网

借腹生子?

10月11日,有消息称,娃哈哈将推出食青草幼儿配方奶粉(12-36月龄,3段),注册号为YP20180151,同时,娃哈哈还将推出娃哈哈幼儿配方牛奶粉(3段)、娃哈哈幼儿配方羊奶粉(3段),其配方注册号分别是“国食注字YP20190034”、“国食注字YP20190030”。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特殊食品信息查询平台查询,上述三个注册号对应的产品是已通过注册的诺佰优幼儿配方奶粉(3段)、锦蒄幼儿配方奶粉(3段)、萌臻较大婴儿配方羊奶粉(2段),前者所属企业为友谊乳业,后两款则来自于展辉食品,而友谊乳业的大股东则为展辉食品。

也就是说,目前娃哈哈将要推出的三款配方奶粉的注册号均来自展辉食品,而娃哈哈套用已经获得配方注册的企业注册号生产配方奶粉,也被业界称为“借腹生子”。

在乳业专家王丁棉看来,娃哈哈要想发力婴幼儿配方奶粉,可以通过并购的方法来获取生产资格和配方注册,但如果是娃哈哈借用展辉食品的注册号进行婴配粉生产是不合规的行为,可能涉嫌买卖配方注册。

乳业专家宋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娃哈哈使用上述注册号应该是通过入资的方式收购了展辉食品和友谊乳业,或是和生产方达成了合作协议。

《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第五章法律责任第四十五条指出,伪造、涂改、倒卖、出租、出借、转让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证书的,由县级以上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1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办法》规定,同一集团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已经注册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可以由集团公司内的其他全资子公司使用生产。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娃哈哈官网、展辉食品官网以及友谊乳业官网均未有相关收购信息,娃哈哈与展辉食品和友谊乳业在股权结构和人员职务上也无任何关联。

针对推出奶粉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采访了娃哈哈相关负责人,但截至目前,尚未得到回复。对于娃哈哈使用展辉食品注册号的原因以及两家企业目前的合作形式,北京商报记者致电采访展辉食品,但截至发稿电话未接通。

奶粉业务“转圈”

对于奶粉市场娃哈哈并不陌生,但受制于配方注册制,娃哈哈目前在婴儿配方奶粉领域仍是一片空白。

早年间,娃哈哈曾高调进军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2010年娃哈哈宣布推出委托荷兰与瑞士的公司贴牌加工的爱迪生婴幼儿配方奶粉,并提出“年销售额100亿”的目标。

然而,上市后爱迪生配方奶粉的表现并不理想。根据AC尼尔森数据显示,2010年爱迪生配方奶粉的市场份额只有0.5%。而后爱迪生配方奶粉又先后陷入质量问题、员工摊派购买临期产品风波。

随后,奶粉新政实施让爱迪生配方奶粉不得不停产。2018年,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奶粉新政全面实施,要求无论是国产品牌还是洋奶粉,每个企业原则上不得超过3个配方系列9种产品配方。受制于配方注册制,没有自有奶源和生产工厂的爱迪生配方奶粉停止生产。

2018年,爱迪生奶粉被曝全国大面积断货,疑因配方注册制导致工厂停产。彼时,娃哈哈客户经理回应称,爱迪生奶粉确实出现了断货,并且公司今后也不打算再继续做这款产品。

进入婴幼儿配方奶粉受阻后,娃哈哈开始将目光转向羊奶粉市场。2018年7月和2019年4月,娃哈哈先后推出羊奶粉品牌“莫尔希亚”、“智慧超人”。其中莫尔希亚主要在官方销售渠道,而智慧超人则主要在与杭州营养快乐新零售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打造

线下生活馆内销售。

但上述奶粉销量并不如意。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娃哈哈官方天猫旗舰店发现,目前该旗舰店奶粉共有两款在售,分别为莫尔希亚系列中老年富硒羊奶粉和儿童DHA羊奶粉的袋装、罐装和礼盒装。销量最高的莫尔希亚中老年富硒羊奶粉,仅有11人付款,与同类产品过万的销量相比,可谓是表现一般。

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在不具备自有批号的情况下推出产品,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娃哈哈此项决策并不是长期深思熟虑的结果,而是临时性措施,这将对几款产品未来发展造成一定的影响。

红海市场求增长

事实上,娃哈哈想要加码的奶粉市场早已是一片红海。数据显示,2005-2014年奶粉市场快速扩张,2015年以来,奶粉消费量增长的放缓,当前终端零售规模约为1500亿元,折算至出厂口径约为1000亿元。预计2023年零售端市场规模达到1600亿元,市场空间增量有限。

按品牌划分,国内奶粉品牌市占率仍低于国际品牌。根据Euromonitor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大牌、国际大牌和其他品牌市占率分别为39.7%、47.5%和12.8%。

而国产奶粉也已有较为稳定的梯队划分。资料显示,奶粉行业第一梯队中包括飞鹤、蒙牛、澳优等企业,其中飞鹤市占率从2010年的4.3%提升至2019年的13.3%,蒙牛(含君乐宝及雅士利) 2019年市占率达到7.6%。第二梯队中,伊利市占率保持平稳,合生元市占率有小幅提升; 第三梯队中有完达山、贝因美等企业。

宋亮认为,娃哈哈再次看上奶粉市场,是想在该市场上获得一定份额,毕竟在整个食品行业里,婴儿奶粉仍然是一个高毛利行业。从飞鹤、健合集团、澳优乳业等多家企业财报可以看出,奶粉行业的毛利率仍处于较高水平。2019年,飞鹤实现毛利率70%,同比提高了2.5个百分点;同期,健合集团毛利率为66.16%,澳优乳业毛利率为52.45%。

面对高毛利率的奶粉行业,娃哈哈也想分一杯羹。此前,娃哈哈曾定下“千亿目标”,但近年来,娃哈哈业绩仍止步不前。数据显示,2013年,娃哈哈收入达到783亿元营收,随后开始走下坡路。2014-2017年,娃哈哈的营收分别为728亿元、677亿元、456亿元、450.73亿元。2018年,娃哈哈营收有所回暖,达到468.9亿元。

“娃哈哈目前遇到发展的瓶颈,始终找不到突破口,因此兜兜转转又继续在相对较为熟悉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发力。”沈萌表示。

在宋亮看来,娃哈哈发展主要面临的问题是缺少大单品。“娃哈哈近几年业务四处撒网,而目前各行各业都有强者,且市场集中度很高,同质化现象严重。无论娃哈哈想要介入哪个领域,都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否则就会面临被直接淘汰的风险。”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白杨 王晓

(编辑:林辰)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