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东宝:慷上市公司之慨补贴高管_医疗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医疗 >
 

通化东宝:慷上市公司之慨补贴高管

本文来源于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12-22 17:43:53
字号:

近期,通化东宝(600867.SH)推出了股权激励计划,总金额超过8亿元,但要求的业绩增速并不高,考核计算依据为净利润,可以说这是一份没有门槛的股权激励计划,肥了高管却有损上市公司股东利益。

本次低门槛股权激励计划的推出,也反映出管理层对公司经营前景信心不足。

低门槛派发巨额红包

10月31日,通化东宝发布2020年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其中拟向激励对象授予5328.5万份股票期权,行权价格为每份14.31元;向激励对象授予699万股限制性股票,授予价格为每股8.50元。激励计划总金额高达8.22亿元,考核要求为2021-2023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5亿元、12亿元、14亿元。

从业绩考核增速来看,本次股权激励门槛并不算高。通化东宝2019年归母净利润8.11亿元,Wind机构一致预测2020年净利润9.39亿元,本次激励计划2021年净利润考核值相比2020年一致预测值增幅仅有11.82%;2022-2023年净利润考核值同比增幅分别为14.29%、16.67%。

上市公司推出股权激励计划几乎绝大部分均是以扣非净利润作为考核基准,为何通化东宝特立独行采用归母净利润作为考核基准呢?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注意到,通化东宝历史上也曾经推出过股权激励计划。2014年5月29日,公司发布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考核要求为:以2013年扣非净利润1.83亿元为基数,2014-2016年扣非净利润增长分别不低于35%、70%、110%,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6%,“净利润”和“净资产收益率”指标均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孰低者作为计算依据。

相比较而言,两份激励计划最大的不同就是,2014年激励计划采用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孰低者作为计算依据,而2020年激励计划采用归母净利润作为计算依据。毫无疑问,通化东宝2020年的股权激励计划门槛更低,管理层完全可以通过出售资产等非经常性损益方式达到激励要求。这是一份低门槛股权激励计划,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全体股东利益之嫌。

对此,通化东宝相关负责人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表示,公司采用归母净利润作为考核指标符合大多数上市公司的惯例。

通化东宝股权激励计划所授予股份,部分来自于回购股份。2019年12月,通化东宝发布回购计划,2020年3月完成回购,累计回购股份数量为161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79%,累计支付的总金额为2亿元。

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账面上只有2.67亿元的货币资金,这对于一家总资产超过50亿元的上市公司而言并不算宽裕,推出回购计划的必要性似乎不足,而回购股份用于激励,本质上是用上市公司的钱来给管理层慷慨发红包。

回购计划的真实目的或许是为了拉抬股价,缓解大股东质押压力,使其不致于爆仓。12月15日,通化东宝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东宝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6.03亿股,占29.65%;东宝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质押数量为5.39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额的89.35%,占公司目前股份总额的26.50%。

经营面临压力

低门槛激励似乎表明通化东宝对未来经营没有信心。

通化东宝主要从事医药研发和制造,主要产品包括重组人胰岛素注射剂、甘精胰岛素注射液、镇脑宁胶囊、糖尿病相关的医疗器械等。2019年,公司实现收入27.77亿元,其中重组人胰岛素原料药及注射剂产品、注射用笔和血糖试纸及采血针等医疗器械、中成药、塑钢窗及型材、商品房收入分别为22.14亿元、3.55亿元、6762万元、486万元、1.11亿元。

重组人胰岛素注射剂属于二代胰岛素,是通化东宝最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也成就了通化东宝过去的辉煌。不过,由于三代胰岛素产品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在全球市场上正出现逐步替代二代胰岛素产品的趋势,美国市场上已经几乎没有第二代胰岛素,欧盟情况类似。

中国目前也正在进行三代对二代胰岛素的替代,通化东宝以二代胰岛素为核心的产品结构面临增长压力,2018年、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其收入同比增幅分别只有5.8%、3.13%、6.24%。

胰岛素的未来属于三代产品,通化东宝早在2011年就已经开始从事三代胰岛素产品研发。在第三代胰岛素中,甘精胰岛素和门冬胰岛素占据的比例最大,公司最初预计三代胰岛素2016年即可申报生产,但是事实上是直到2020年2月公司研究开发的甘精胰岛素才实现上市销售,门冬胰岛素尚处于审评阶段。

相比同行,通化东宝三代胰岛素研发进度显著落后。甘精胰岛素由赛诺菲研发,于2000年4月获得美国FDA批准,2003年11月获得中国CFDA批准。国内来说,甘李药业(603087.SH)的甘精胰岛素长秀霖2005年上市,联邦制药(03933.HK)的甘精胰岛素2016年1月上市,通化东宝甘精胰岛素上市进度大幅落后于竞争对手。此外,海正药业(600267.SH)、辽宁博鳌生物、宜昌长江药业、江苏万邦、重庆富进生物医药、礼来公司的甘精胰岛素均处于临床研究阶段。

门冬胰岛素由诺和诺德研发,于1999年9月7日获得欧洲药物管理局(EMA)批准,2005年7月1获得中国CFDA批准。甘李药业的门冬胰岛素锐秀霖于2020年5月获批,门冬胰岛素30已经报产,联邦制药的门冬胰岛素及门冬胰岛素30也处于申报生产阶段,预计2020年年底获批,通化东宝的门冬胰岛素处于审评阶段,进度落后于前两者。门冬胰岛素30是门冬胰岛素类中占比最大的产品,通化东宝的门冬胰岛素30尚处于临床阶段,预计2022年以前门冬胰岛素类的国产份额将主要由甘李药业和联邦制药占据。

12月8日,国家第四批全国药品集采的靴子终于落下。当天,国家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下发通知,要求各省在12月30日前报送第四批国家集采药品信息,此前传言将被纳入集采的胰岛素产品并不在其中。

虽然胰岛素尚未纳入全国集采,但是2020年1月份却在武汉专项集采中出现,7组胰岛素合计约定采购量为170万支,涉及诺和诺德、礼来、赛诺菲、甘李药业、通化东宝、联邦制药等企业。关于纳入全国集采时间,市场预期最迟2021年年底胰岛素也会进入全国集采。

截至2020年9月30日,通化东宝在建工程账面价值高达12.7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23.23%。根据2020年中报披露,公司在建工程主要由三个项目构成:胰岛素类似物(门冬胰岛素)生产基地建设项目、胰岛素类似物(甘精胰岛素)生产基地建设项目、重组人胰岛素生产基地异地建设项目,预算投资额分别为3.09亿元、4亿元、24.73亿元,工程累计投入占预算比例分别为108.3%、120.09%、13.63%,在建工程期末余额分别为3.35亿元、4.8亿元、3.37亿元。

其中,门冬胰岛素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和甘精胰岛素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目前已经处于试车阶段,随时都有可能转入固定资产,并开始计提折旧。如果产品销售无法达到预期,新增折旧额将拖累利润。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项目实际投入均已经大幅超出预算,但是却迟迟没有转入固定资产,其中是否存在刻意延迟转固的情况值得关注。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截至目前,上述两个项目均未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尚不具备结转固定资产的各项条件,预计两个项目将陆续在2021-2022年投入使用并转入固定资产。

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账面开发支出2.98亿元,相比期初增加8136万元。

从过去三年来看,通化东宝研发投入资本化会计处理越来越激进。

2017-2019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1.19亿元、1.51亿元、1.99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分别为2232万元、5308万元、1.21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的比重分别为18.74%、35.21%、60.78%。

研发投入资本化会增加净利润和净资产,越来越激进的会计政策表明通化东宝经营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近年来公司研发投入资本化比例逐年升高的原因包括:多数研发项目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符合资本化要求;每个公司研发项目的研发进度存在差异,导致公司于同行业公司相比,研发投入资本化的比重可参照性不强。

(编辑:段静远)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