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就跑”?黄峥隐退,不过是盯上了马云马化腾们正抢得你死我活的赛道_医疗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医疗 >
 

“赢了就跑”?黄峥隐退,不过是盯上了马云马化腾们正抢得你死我活的赛道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3-19 09:01:56
字号:

3月17日,拼多多公布2020年财报。截至2020年底,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7.884亿,首次超越阿里巴巴,坐稳了第一的位置;成交额(GMV)达16676亿元,同比增长66%。

然而比起这份漂亮的财报,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同时发布的“辞职”消息更引人关注:在2021年度致股东信中,黄峥表示董事会已批准其辞任董事长,由联合创始人、现任CEO陈磊接棒。

黄峥在致股东信中称,其卸任拼多多董事长原因有二:其一,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甚至异化,让其意识到传统以规模和效率为主要导向的竞争有不可避免的问题,要改变,就必须在核心科技和其基础理论上寻找答案;其二,由于疫情等造成的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促使拼多多从纯轻资产的第三方平台开始转重,新业务不断萌芽并迅速成长,这也锻炼了新一代领导者。

早在2020年7月,黄峥就已宣布卸任拼多多CEO,同时表示,将按照IPO时的承诺,连同创始团队一起,捐赠约2.37%的公司股份,正式成立“繁星公益基金”,旨在推动社会责任建设和科学研究,致力于生命科学、农业科技、食品安全和医疗健康等领域的社会贡献,重点关注前沿技术和基础科研方面的探索。

辞任董事长后,其将更多结合个人终身兴趣,致力于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为拼多多未来十年高速高质量纵深发展探索新空间。黄峥表示,“虽然成不了科学家,但也许有机会成为未来(伟大)的科学家的助理,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

01

互联网领袖对“生物学思维”的偏爱

事实上,除了黄峥,多位互联网领袖都表示过对“生物学思维”的偏爱。

官方信息显示,2020年9月25日,生命科学平台公司“百图生科”正式成立。这是由李彦宏牵头发起,投入上百亿元建设的自主可控的生物计算平台。此外,李彦宏还安排前百度风投CEO刘维担任百图生科CEO。今年1月,百图生科官方宣布两项领军人才招募计划,将分别用100万美元年薪及100万人民币年薪招兵买马。

李彦宏为何如此钟情生命科学领域?让人惊讶的是,这竟是一个埋在李彦宏心底20余年的梦想。“其实早在20多年前,我就对生命科学感兴趣,尤其对生物信息学感兴趣。”多年前,李彦宏在一场百度发布会上提及往事。

上世纪90年代,李彦宏在华尔街做程序员时,曾向世界最顶尖的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默克集团)的研究小组申请过工作,甚至还拿到了offer。他向专攻生物学的妻子马东敏分享这一消息的时候,却被泼了一盆冷水:“你别瞎想了,计算机对生命科学能有什么贡献?”

左思右量后,李彦宏说服自己放弃这个offer。“因为我进入默克可以调动的资源有限。如果那么多从事生命科学的人都不相信计算机能对生命科学产生重要影响,那么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恐怕也很难推动。”李彦宏事后回忆。就此,李彦宏将自己生命科学的梦想暂时搁置,回国创立了百度。

但多年来,李彦宏一直关注着生命科学领域的发展状况。百度发起设立的BV百度风投,除在AI领域表现抢眼外,也长期关注生物智能领域。据不完全统计,百度风投过往投资的生物计算相关企业超过40家,涉及AI药物发现、多组学数据、分子影像等诸多领域。

去年疫情暴发后,百度不仅在第一时间开放了全世界最快速的RNA结构预测算法LinearFold,还在短短两个月内推出全球首个mRNA疫苗基因序列设计算法LinearDesign。据了解,这套算法能在11分钟内完成对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的序列设计。

早在2015年,李彦宏联合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金沙江创投丁健共同担任了未来科学大奖三大奖项之一——“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目前该奖已连续举办5年。当时,李彦宏曾被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他给出的答案是:“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

无独有偶,2012年,马化腾在一封公开信中把14年来腾讯的内在转变和经验得失,总结为创造生物型组织的“灰度法则”。

为什么一定要建立生物型组织?马化腾认为,生物型组织能更好地孕育创新。在传统机械型组织里,一个“异端”的创新,很难获得足够的资源和支持,甚至会因为与组织过去的战略、优势相冲突而被排斥,因为企业追求精准、控制和可预期,很多创新难以找到生存空间。要想改变它,唯有构建一个新的组织型态,所以其倾向于生物型组织。那些真正有活力的生态系统,外界看起来似乎是混乱和失控,其实是组织在自然生长进化,在寻找创新。那些所谓的失败和浪费,也是复杂系统进化过程中必需的生物多样性。

正是出于对生物科学的热爱和坚定,2017年12月,马化腾成为了“科学突破奖”的创始捐赠人,与谷歌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俄罗斯富翁尤里·米尔纳(DST)及夫人茱莉亚·米尔纳、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及夫人普莉希拉·陈和23andMe创始人安妮·沃希斯基一起,共同捐赠该奖项。该项有“科学界奥斯卡”之称的科学突破奖自2012年开始颁发,以奖励在生命科学、数学和基础物理学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

腾讯WE大会也已经举办了六年,先后邀请了近60位全球顶尖科学家到会演讲。其中不乏多位诺贝尔奖、图灵奖获得者,其中就横跨人工智能,生命科学等多个领域。

其实,不只是李彦宏和马化腾,张一鸣、傅盛、王小川等一众互联网一线创业者,都是生物学思维的痴迷者和坚定实践者,王小川甚至表示,正是生物学思维让搜狗活到今天。

据了解,张一鸣在2001年考入南开大学时,原本报的就是生物专业。当时都说生物科学是21世纪的领头羊,非常热门,张一鸣自身也对生物有着浓厚的兴趣,可惜由于分数不够,后来便被调剂了。

张一鸣为何对生物学如此情有独钟?几年前,他曾在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的对话中道明了原委,张一鸣表示其在高中的时候参加生物竞赛,看了一本北大老师写的《普通生物学》,深受启发,自此“爱”上了生物学。其表示,生物从细胞到生态,物种丰富多样,但背后的规律却非常简洁优雅,这对于设计系统或者看待企业经济系统,都有很多可类比的地方。

猎豹CEO傅盛曾这样表达生物学的魅力:“生物学是一门能打通很多跨界知识的学科,相比物理学等自然科学,生物学更深刻地揭示了世界的底层规律,其思想放之四海而皆准,它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可能我们自己都并不了解的真实世界。”他还将生物学的思维模型总结成四个重要的思考启示:混沌、理性、过程和反脆感。

搜狗CEO王小川表示,搜狗从成立到上市用了14年,支撑其的核心精神力量,就是对生命的思考。王小川说,从生命的视角,小则能从个体看到跟公司之间的关系,大则能看到整个互联网圈子,圈子里的生命相互之间,能够形成互为环境的帮助,从而找到自己的位置,甚至改变其他生命。

其实,生物学必将成为未来互联网时代底层的根基性架构这一点,早在1994年,凯文·凯利在《失控》一书就有过明确的阐释:生物逻辑已被注入了电脑芯片、电子通信网络、药物搜索、软件设计、企业管理之中,旨在使这些人工系统胜任自身的复杂性。他认为,即将到来的文化会带有鲜明的生物本性,且生物学方法将被视为解决问题的理想方法。

02

互联网大佬纷纷布局医疗健康赛道

在对生物学思维追求及医疗健康领域万亿市值的吸引下,腾讯、阿里、美团、京东等都已入局医疗健康赛道多年,特别是阿里健康、京东健康皆已独立上市,市值均超三千亿。

2021年1月15日,医疗大数据技术和AI解决方案提供商——医渡科技(02158.HK)正式在港挂牌交易,上市首日一度狂涨逾160%。

作为腾讯在医疗领域布局中第一家登陆二级市场的企业,医渡科技与腾讯近两年在互联网+医疗领域布局一脉相承。上市半个月后,该公司宣布旗下慢病健康管理平台“因数健康”与腾讯医典达成持续深度合作,在慢病人群中实现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

事实上,在医疗健康领域,腾讯早有布局。自2014年开始,腾讯充分发挥自身平台和技术层面的优势,以微信、QQ等平台流量为依托,以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为支持,通过投资、自建、合作等方式,围绕医药、医疗和保险三环,在互联网医疗、医疗器械、医疗保险等领域一步步构建腾讯医疗的整体脉络,布局全面且复杂。

不过在“腾爱医生”、“腾讯睿知”等项目上,腾讯一直未能拿出在市场层面破局的产品,腾讯医疗自建打法不清晰,产品竞争力不强,本身受内部体制和环境的影响较大。

而阿里布局医疗健康领域多年,且已独立上市,市值超三千亿。但由于医药自营业务是其收入主要构成,如阿里健康2021财年中期财报显示,医药自营业务和医药电商平台业务的收入分别为60.36亿元、9.25亿元,合计69.61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为97.2%。这种情况在京东健康、平安好医生等头部互联网医疗企业上也可窥见,于是出现了“互联网医疗行业有电商靠卖药,没有电商靠融资输血”的评价。

其实不然,以阿里健康等为代表的行业内的先行者们,在数字医疗、健康科技等板块也正逐步渗透,并欲以此成为大健康生态的重要参与者与推动者。

例如近期,医疗大数据独角兽企业零氪科技宣布获得阿里健康战略投资,双方将共建以患者为中心,以技术创新为驱动的中国肿瘤患者全疾病周期服务平台,积极探索线上肿瘤专科药品创新服务模式,打造线上线下的肿瘤专科医疗服务阵地,为肿瘤患者提供覆盖全疾病周期、从医到药的优质医疗健康服务。此次战略投资零氪科技,既是阿里健康在重大疾病领域的新布局,也表明了阿里健康以互联网创新技术助力严肃医疗的决心。

尽管各大互联网医药平台目前主营业务其实还是“卖药”,但提供专业的医疗问诊服务和药事服务是基础前提,也是提高用户粘性的重要选择。

美团也在不断利用线下强大的配送网络和技术优势进行布局经营,以期进入医药健康领域。去年在疫情的助推下,美团送药服务更是迎来了大爆发。据美团去年2月发布的《2020春节宅经济大数据》报告披露,春节期间,人们通过美团外卖买走了500多万个口罩,近20万各类维生素C、20多万感冒清热类的中成药,同时,常备处方药的销售增幅也达到237%。

据美团方面介绍,除了与药店深度融合布局医药O2O外,美团还从去年开始在多个城市试点布局线下智能售药柜,开始探索医药新零售无人化场景。

此外,京东健康目前已经创建“医-养-社-家”的高效闭环体系,旨在整合养老产业上下游资源,融合医、养、药、教、险等服务,打造全产业链服务体系,增加养老保障产品和服务供给,提高服务质量和效率,满足多样化、多层次的养老保障需求。今年2月27日,京东健康发起“罕见病关爱计划”,并上线了“京东大药房罕见病关爱中心”,通过连接社会各界力量,打造“医、药、险、公益”一站式解决平台,并充分发挥京东健康的平台和供应链优势,以全面的罕见病药品和医疗服务,助力缓解罕见病群体确诊就医难、药品可及难、药品支付难三大问题。

今年互联网企业布局医疗健康领域的重点事件还包括:百度上线轻竹健康APP,意欲打造一站式健康管理平台;字节跳动开始招聘生物信息工程师,准备进军NGS(高通量测序技术)领域;腾讯承建的医疗影像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本月也已正式启动等等,可见医疗健康市场未来可期。

(编辑:段静远)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