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报道丨地理标志:特色产品的放大镜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产经报道丨地理标志:特色产品的放大镜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04-26 16:59:00
字号:

林辰/文

地理标志已不再仅仅是打击商标侵权时,产品生产所属地域的证明,更代表着地方监管机构对特色产业品质声誉的背书。

当其于当下流行的产区概念“合流”,谁来担起负责监督地方产业质量的责任,已成为地理标志头顶荣誉光环后的迫切议题。

地理标志侵权多发:河南粉丝冒充山东龙口粉丝,云南茶叶冒充福建福鼎白茶

在第21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到来之时,多地市场监管机构把今年的典型案例定为地理标志侵权领域。

例如,成都监管部门披露,近期在终端发现一批产自河南商丘的粉丝,因擅自使用龙口粉丝的称谓,涉嫌不正当竞争。

财经网产经了解,山东龙口的品牌被河南商丘冒用,处罚依据实际来自于2002年,原国家质检总局批准对龙口粉丝实施原产地域产品保护。

其中,授权范围包括龙口市、招远市、蓬莱市、莱阳市和莱州市。也就是说,只有在该行政辖区内的企业,才有资格申请获得龙口粉丝的地理标志。

同样是冒用争议,今日上海市场监管局也披露一起云南茶叶冒充福建福鼎白茶的案例。称某公司在未经福鼎市茶叶协会的授权下,委托云南一家生产企业生产包装印有“福鼎白茶”标识的白茶。

据悉,“福鼎白茶”即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其注册人为福鼎市茶叶协会,保护范围为福建省福鼎市现辖行政区域。

实际上,地理标志自1994年被纳入我国《商标法》保护范畴后,在面对不断变化的法律关系里,一直争议不断。

根据《商标法》对于地理标志的定义,即为标示某商品来源于某地区,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该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的标志。

通俗而言,印有该标志的产品,代表着其品质声誉获得当地官方背书,成为地方名优产品。如果商品实际不是来自于该地区,而冒用该标志并误导公众的,不仅违反《商标法》,也可能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

前述两起案件中的当事人,就被认定侵犯涉案商标专用权,或因实施使用相同近似名称、包装、装潢的混淆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地理标志用好需讲究:金华火腿产业曾被困权属争议,柳州螺蛳粉一年产值增200%

可相比较山东、福建以外地区对本地产品的侵权,金华本地厂家也曾一度无法顺利生产“金华火腿”。

据悉,因为历史原因,“金华火腿”的商标权属原本归于浙江省食品公司。即使是金华当地的其他火腿生产企业,也需要向该公司交商标使用费。

按照同济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张伟君的总结,金华火腿的争议实质,系“地方名优产品从计划经济下的独家经营走向市场竞争后,原产地名称可能被一个企业注册商标后独家垄断的问题。”

而矛盾直到2018年才得以解决。当年浙江省金华火腿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给国资实控人。这意味着,“金华火腿”实现地理标志产品、证明商标、商品商标“三合一”。此后,金华当地其他几十家火腿企业才顺利获得授权。

但财经网产经从公开资料梳理发现,在商标矛盾未解决的时间内,金华火腿的发展远称不上乐观。2008年,金华市火腿(整腿)销售量达250万只,产值约6亿元。2018年初,金华市据称有火腿生产企业超70家,年产量超400万只,产值约25亿。换言之,产值增长316%,金华花费了10年时间。

而近些年速食界的“顶流”柳州螺蛳粉,其于2015年的产值仅为5亿元。但自2016年开始,柳州市开始密集推出扶持和规范政策。包括出台《柳州螺蛳粉地方标准》,也包括专门成立“柳州螺蛳粉”商标品牌保护工作领导小组。

也正是如此,其地理标志商标虽到2018年8月才获国家知识产权局核准注册。但在对使用地理标志的公开授权制度下,2019年一年之内,柳州螺蛳粉产值就增长超200%,首次破百亿。当地一家头部螺蛳粉企业就曾告诉财经网产经,公司业绩在2019年从不到千万突破五千万。

用好地理标志,俨然已是地方产业的助推神器。

地理标志“合流”产区概念:品质承诺需明确监管主体

不止是突然蹿红的螺蛳粉,地理标志在当下,已不仅是一种正宗证明,还带有品质声誉背书的倾向。在酒行业,其就恰好与同样强调唯一性,至少是独特性的产区概念不谋而合。

去年7月,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入选中国首批受欧盟保护地理标志。而在该地理标志下,宁夏近几年主推的“贺兰红”牌葡萄酒,实际并不属于某家企业的专有产品,该商标使用权被授予了西鸽酒庄、贺金樽酒庄等多个贺兰山当地红酒企业。比如,在淘宝搜索贺兰红,首先跳出的即是“宁夏葡萄酒产区官方旗舰店”的链接,而该店铺同时销售兰一、西鸽等生产的“贺兰红”。

“产区概念即指向差异化,且往往与当地环境、生态、技艺有相关性,具有传承性与唯一性,是产品品质的背书。”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向财经网产经介绍道,“目前国内消费升级的最大特征就是品质概念逐渐被市场认可,品质也代表着高溢价。这必然要求背后的产区更加成熟,形成区域政府背书,从而为企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的确,当地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制定了统一种植标准、统一灌装、统一检测、统一监管、统一分级、统一定价的“六统一”管理办法,以保证不同企业生产的贺兰红,都在标准线之上。

“计划到2022年,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年产葡萄酒从2019年的1.2亿瓶升至5亿瓶,综合产值也将由230亿扩张至千亿水平。”2019年9月,财经网产经曾在宁夏当地获悉此项数据。

不过,地理标志的质量要求,不止来自于市场主体出于长期经营的自发考量,也源于该标志管理制度的自然推导。

根据《地理标志专用标志使用管理办法(试行)》第九条规定:“地理标志专用标志合法使用人未按相应标准、管理规范或相关使用管理规则组织生产的,或者在2年内未在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上使用专用标志的,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停止其地理标志专用标志使用资格”。

在张伟君看来,这让“地理标志专用标志的使用资格,与其所生产的地理标志产品是否符合该有的质量和特性等相互关联起来。地理标志专用标志也就具有了质量监控的意义。”

不过,质量监督权带来的责任谁来承担,暂难确定。一如张伟君所分析,“国家知识产权局如何获取对地理标志产品的监管信息,及时发现地理标志产品的生产者未按相应标准和管理规范组织生产的情况,并对违反规定的生产者采取惩罚措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作者:林辰】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