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观 | 梦龙、哈根达斯接连翻车 高端冰淇淋用料频惹争议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行业观 | 梦龙、哈根达斯接连翻车 高端冰淇淋用料频惹争议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08-25 17:19:00
字号:

李欣/文

梦龙双标原料风波沸沸扬扬之时,在微博上一个名为“你还会购买梦龙冰淇淋吗”的投票中,有约1.8万的人选择了不会再买。

这场愤怒的源头,是7月底微博网友@游戏打折情报,在微博发文质疑称,欧洲生产的梦龙是牛奶制的,而国内版本的梦龙里面却是大量比例植物油,只有少量的奶粉。这种用料双标的行为,即刻引起众怒。

网友愤怒的点总体有三,一用植物油脂替代牛奶竟厚颜无耻卖高价。二、植物油脂、人造奶油等物质所含反式脂肪酸偏高,对人体健康有害;三、如此双标行为,涉嫌歧视。

一天后,梦龙回应称,根据国家标准GB/T31114对冰淇淋的定义,其产品应属于组合型植脂冰淇淋,并强调“植脂”指“植物油脂”,而非“植脂末”,还提到,梦龙配料表中的“植物油”,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食用的橄榄油、椰子油、花生油等同属植物油类别。

这一则声明,被外界解读为是间接承认了“配料表使用植物油脂”的这一事实。或是不堪承受网友的压力,不久后,梦龙在其官微中删除了这则回应,但其评论区已经被口水淹没了。

随后,联合利华全球副总裁曾锡文在其微博大呼无妄之灾,称梦龙在中国市场产品中使用的巧克力要比欧洲梦龙产品多11%。“多放这么多巧克力我们都不心疼,还会在其他辅料上打主意?”

但质疑却依旧如潮水般涌来,围绕在植脂和乳脂的争议,在今夏成为了梦龙身上最大的“污点”。

当大众以为梦龙决定由时间淡化风波时,8月20日,联合利华全球副总裁曾锡文接受媒体专访,承认中国用的是复原奶,是奶粉加水;欧洲用的是水加浓缩奶。并解释称,“如果从欧洲运鲜奶过来是很难运的,如果用国产的,会有一个供应的问题。梦龙要大规模生产,同时还大规模出口,像新加坡,都是用在中国生产的梦龙。”

这一回应依旧引来众多网友的不满,在相关新闻下面表示,“再也不会买梦龙了”。

舆论焦点中心的梦龙,是快消巨头联合利华旗下和路雪的子品牌。也是被企业视为继可爱多之后,第二个有望在中国跻身“十亿元俱乐部”的选手。但如今受到原料风波影响,再加上,国内冰淇淋价格与质量的同步跃升,用好原料有好渠道的中国冰淇淋品牌层出不穷,以及年轻人国货消费意识的增强,这次风波在梦龙的未来打上了一个问号。

高端冰淇淋占领市场

长久以来,中国的冰淇淋市场被划以三大阵营区分。20世纪90年代之前,中国的本土冰淇淋市场一直是本土老牌企业,那之后,外资巨头和路雪进入中国,它仿佛是一条鲶鱼被扔进了冰淇淋市场。此后,随着时间的发展,乳业、外资、区域性品牌,三分了中国冰淇淋市场。

据前瞻研究院数据显示,和路雪、雀巢等外资品牌占据了国内大部分高端市场和部分中端市场;蒙牛、伊利、光明等则以中端产品为主,约占45%;区域性老牌冰激凌企业如德氏、天冰以及大量中小型地方民营企业定位中低端,约占30%。

作为和路雪的子品牌,梦龙一直是国内高端冰淇淋的代表。有网友曾评论,在少年时代,吃到一根梦龙还会被身边的小伙伴们羡慕。毕竟大多数人手里拿的不是五毛的“小布丁”就是一块的“冰工厂”,中国品牌在那个时候,大多还处于中低端的市场。

冰淇淋的“身价”逐渐被抬高,其实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网红冰淇淋频出,消费热情直线上升,冰淇淋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财经网产经走访了北京几家便利蜂发现,冷柜几乎已经被高端冰淇淋抢占。其中一家35款在售冰淇淋中,5元以下的只有4款,5到10元之间的有16款,10元以上的产品有15款。

17899999_gaitubao_500x375

图片来源:财经网产经摄于便利蜂

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报道,2018年线上冰淇淋品牌有60余家,2019年这一数字增加到了140多家。线上高端冰淇淋品牌中,钟薛高、中街1946、须尽欢、蒂兰圣雪等最为出名。财经网产经查询发现,这几个品牌在淘宝上的售价均价在12元到21元之间。

在配料方面,从钟薛高天猫官方旗舰店客服向财经网产经展示的“特牛乳雪糕”和“丝绒可可牛奶雪糕”的配料中,排名前两位的是牛奶和稀奶油。中街1946天猫官方旗舰店客服向财经网产经展示的配料表中,“原味牛乳”和“醇香-巴旦木”口味的前两名是纯牛奶和稀奶油,“亚洲阿棕”和“比利时大黑”的配料前两位是纯牛奶和奶油。

价格与品质呈现同步增长是一个大趋势。再加上本土企业品牌意识的增长,中国冰淇淋品牌也加快了挤入高端化市场的步伐。所以,大多数人感受到的冰淇淋的价格越来越贵了,也并不是错觉。

品牌接连翻车,频惹质疑

实力虽不容小觑,但是这些品牌也没有真正做到100分。此前,钟薛高曾因虚假宣传和配料表成份不符被多次行政处罚。

2019年4月,因将散装红葡萄干宣传成特级红提,隐瞒老树北抹茶•雪糕原料抹茶粉采用鸠坑、龙井、薮北树等多种品种,宣传只选用日本薮北茶,将普通奶酪宣传为获奖奶酪,等多个“虚假宣传”行为,钟薛高被罚;4个月后,又因宣传“不加一滴水、纯纯牛乳香”,实际却含有水的“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再次被罚。不仅如此,因在营销层面过度强调自己的高端定位,钟薛高被许多网友吐槽为是“割韭菜”“交智商税”。此后,钟薛高还曾陷入了“创始人称爱吃不吃”的风波中。而一边致歉,一边翻车似乎成为了钟薛高的日常。

事实上,高端冰淇淋一边高售价,一边频出差错,似乎也已成常态。最近梦龙风波刚过,另一走高端路线的外国品牌哈根达斯,又因用代可可脂冒充巧克力,被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罚款1万元。

《2017中国冰淇淋报告》中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消费场合的变化重新定义了冰淇淋,它不再是冰镇饮料的代替品,而是能带来快乐和幸福感的享受型食品。”而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测算,我国冰淇淋的市场规模逐渐上升,2020年已经达到1470亿元,中国冰淇淋市场规模稳居全球第一,预计2021年我国冰淇淋的市场规模将至少达到1600亿元。在供应链增强、营销多样化的当下,高端冰淇淋品牌的出现,是一种必然。

但反观现在一再翻车的品牌们,却着实让冰淇淋变了味道。如若冰淇淋品牌一再玩文字游戏,糊弄消费者,市场再好,被淘汰也是一朝一夕之事。

(编辑:徐雨婷)
关键字: 食品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