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净亏56亿!瑞幸交钱和解,“小蓝杯”亏损暂无解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一年净亏56亿!瑞幸交钱和解,“小蓝杯”亏损暂无解

本文来源于华夏时报 2021-09-24 08:22:29
字号:

摘要:9月21日晚间,瑞幸发布了三则公告,涉及瑞幸在美集体诉讼最新进展、债务重组和姗姗来迟的2020年年报。

一年净亏56亿!瑞幸交钱和解,“小蓝杯”亏损暂无解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晓 见习记者 闫晓寒 北京报道

看起来,瑞幸在试图摆脱“造假”影响的路上又进了一步。

9月21日晚间,瑞幸发布了三则公告,涉及瑞幸在美集体诉讼最新进展、债务重组和姗姗来迟的2020年年报。公告显示,瑞幸已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1.8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的和解意向书,并已向开曼法院正式提交对可转债债权人的债务重组方案。

受此消息影响,瑞幸咖啡在9月21日美股粉单市场上的价格一度上涨近19%,后续回落至10%左右,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瑞幸在粉单市场16.15美元的价格较退市时的1.38美元涨超11倍。但即便在完成对在美投资人的赔偿后,瑞幸的信任危机仍然存在。

12亿花得值不值

1.875亿美元,是瑞幸用来与美国集体诉讼原告方达成和解的赔偿金额。自2020年被曝出财务造假后,瑞幸不仅被勒令从纳斯达克退市,还面临大量诉讼和巨额赔偿。

当年9月,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已针对瑞幸的虚假宣传行为对瑞幸及涉案的45家公司处罚金额共计6100万元。2020年12月,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瑞幸开出1.8亿美元罚单。两个月后,瑞幸与SEC的和解协议得到了法院批准。

近期瑞幸披露的集体诉讼最新进展,则是针对美国投资者的赔偿。

瑞幸咖啡表示,公司已经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订了一份具有约束力的和解意向书,以完全解决在2019年5月17日至2020年7月15日期间买入公司股票投资者的索赔。但该协议仍然需要开曼法院和美国法院的批准。公告显示,瑞幸咖啡对美国投资者的赔偿金额最高可达1.8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13亿),最终有效报告将于今年10月8日前递交给美国法院。

瑞幸咖啡董事长郭谨一表示,“一旦获得最终批准,协议将解决一项重要的负债问题,使瑞幸咖啡能够更加专注于运营和战略计划的执行。我们正在努力工作,以达成正式的和解协议并获得必要的法院批准。”

9月22日,《华夏时报》记者就集体诉讼具体情况联系瑞幸咖啡,该公司表示暂不方便透露具体情况,以公告内容为准。

此次12亿元的赔偿金额,对于急于解除信任危机的瑞幸来说,似乎花得比较划算。

有律师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经验,如果瑞幸咖啡的集体诉讼案件最终和解结案,最终调解的结果大概是赔偿投资者损失的20%到50%。据媒体报道,作为瑞幸咖啡美国集体诉讼案的首席原告的两家基金在瑞幸咖啡的投资上损失就达690万美元。

以同样在美遭遇集体诉讼的阿里巴巴为例,2015年阿里巴巴刚刚登陆美股时,就有投资者以阿里巴巴未向投资者披露涉及蚂蚁集团的重大不利事实为由对其发起集体诉讼。4年后,该案件以阿里巴巴向原告支付2.5亿美元达成和解结束,此次和解金加上之前州集体诉讼达成的7500万美元,总金额达3.25亿美元,据记者了解,这曾创下中概股在美集体诉讼案实际赔偿的最新纪录。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赔偿金额的高低,关键看带来的效益是否值这些钱。他认为,此次瑞幸与在美投资人达成和解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通过这次和解,有助于瑞幸扫清未来发展的障碍,继续保持稳定发展。”

丁道师认为,瑞幸未来如果要寻求再次上市,关键要看未来得表现是否能满足各方预期,产品层面是否得到消费者认可,财务层面是否能为投资人带来回报。

除此之外,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表示,瑞幸若要寻求再次上市,首先要解决诚信问题,要想让投资人、市场、监管机构再次相信他,瑞幸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此前管理层的更换、不再激进的扩张也是瑞幸对外界的表态。

仍在亏损

但一下掏出12亿元,对于仍在亏损中的瑞幸仍压力不小。

今年8月不断有瑞幸在2021年5、6月份实现集团整体盈利的消息传出,但从瑞幸补发的经SEC审计的2020年财报来看,情况仍不容乐观。

年报显示,2020年瑞幸净收入为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3%。瑞幸表示,尽管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但仍实现增长,主要是瑞幸咖啡产品平均售价提高的推动。瑞幸当期的经营费用为66亿元,营业费用占净收入的比例从2019年的206.2%下降到2020年的164.1%,瑞幸表示主要受规模经济的增长推动。

虽然账面上约48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足以支付目前的赔偿金额,但瑞幸仍处于亏损状态。年报显示,受支付和解金额、信托投资减值的影响,瑞幸2020年在Non-GAAP下净亏损达到56亿元,较2019年同比扩大77%。但如果剔除SEC结算条款以及集体诉讼和解、信托投资等因素影响,瑞幸2020年Non-GAAP下归属股东的净亏损仍近20亿元。虽然相较2019年收窄3成,但较2018年亏损扩大23%。

即便瑞幸解决了造假带来的一系列影响,但面对奈雪的茶、茶颜悦色等新式茶饮对消费者的分流,以及越来越多的咖啡品牌得到资本青睐,瑞幸还需要在愈发激烈的竞争中找到适合自己的经营模式。

于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瑞幸在饮品赛道并不具备护城河,“之前的快速开店模式,只要有资本就可以复制。今年瑞幸的亏损仍会存在,因为经营状况相似,但竞争越来越激烈。”他认为,瑞幸未来的发展还是要回归商业本质,找到可以实现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

丁道师则认为,瑞幸的竞争力在于它是典型的互联网思维,这颠覆了传统咖啡店的模式,未来瑞幸需要坚守互联网模式。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瑞幸财务造假确实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在舆论和影响层面,会影响到瑞幸将来上市的步伐和估值。但是行业更多关注其将来的价值,只要后期推出好的产品和服务,消费者和资本都会对其保持认可和关注。”

(编辑:林辰)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