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青酒营销画600亿大饼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贵州青酒营销画600亿大饼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2021-11-19 08:26:18
字号:

距离官宣收购贵州青酒不足一周,贵州醇董事长、新任贵州青酒董事长朱伟再放豪言。11月17日,朱伟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布“贵州青酒新政三”称,将拿出市值600亿元原始股,限额30家大商,建立“白酒大商联盟体”。一时间引起业内外人士热议,众多网友在该言论下议论纷纷,“营销驱动走不远”“不要炒作”等声音异常响亮。

白酒营销专家晋育峰指出,1亿股原始股对应估值已经超过千亿。即便加上未上市的郎酒、剑南春,千亿级别酒企也不过八家,贵州青酒刚刚完成资产重组就对标千亿酒企,数据站不住脚。

贾丛丛/漫画

高喊赠送一亿股

贵州青酒这几天可谓是瞬息万变,前脚朱伟刚发布收购完成的庆祝帖,后脚便接连公布三则新政,且一条比一条震撼。其中最让业内外人士震惊的便是11月17日午间,朱伟公布的第三则新政:建立“白酒大商联盟体”。

朱伟称,将向参与经销商每家赠送贵州青酒100万-500万股原始股。当然,想要免费得到原始股就要完成对应销售任务。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获得原始股准入门槛对于行业而言属于较高水平,要求经销商未来五年合计完成4000万-2亿元销售额。同时,参与经销商限制在30家,赠送原始股总计1亿股,先到先得,赠完为止。

贵州青酒董事长朱伟对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预计白酒大商联盟体计划将于1个月内完成。对于网友评价炒作行为,朱伟则表示,老名酒复兴目标是回到行业头部位置,否则就没有意义。

1亿股意味着什么?这就要联系到新政之二:贵州青酒年内完成6000亿元市值的目标。“以6000亿元市值目标计算,1亿股占比10%,对应市值600亿元,500万股占比0.5%,对应市值30亿元。”朱伟在新政三中明确硬指标,贵州青酒“600亿元计划”由此诞生。

单看6000亿元市值目标与600亿元的贵州青酒计划或许没什么概念,但是参照其他上市公司市值便可知贵州青酒,亦可以说贵州醇朱伟,画的“饼”有多大。截至11月17日,白酒“股王”贵州茅台总市值22549亿元、五粮液8210亿元、山西汾酒3782亿元、洋河股份2649亿元、古井贡酒1319亿元。

北京酒类流通行业协会秘书长程万松指出,“600亿元计划”要分为两部分看,第一部分是贵州青酒能否完成销售额来支撑朱伟提出的6000亿元市值。其次是经销商能否在五年内完成朱伟定下的销售任务,能否带领贵州青酒冲到6000亿元市值。

是营销还是炒作

作为贵州醇、枝江、贵州青酒三家酒企的董事长朱伟,个人社交账号拥有粉丝数万。而“画饼”似乎成为朱伟的流量密码,贵州青酒三则新政、收购各大酒企、开启并购模式等资讯热度最高。一则资讯便可以获得众人点赞、数人讨论,就连朱伟自己都戏称“一不小心竟然弄成了行业媒体外的新一家行业自媒体”。

实际上,此次定下6000亿市值,贵州青酒“600亿元计划”并非朱伟第一次喊话。朱伟曾多次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喊出类似“将以贵州醇为平台,十年打造2000亿市值”“枝江酒业以真年份系列产品为龙头,带动公司整体,剑指湖北第一!”“枝江,浙江,一个月签约30家经销商”等目标式豪言。

作为一家未上市企业,朱伟个人账号成为企业业绩发布渠道。

据朱伟称,2020年贵州醇销量增长206%,成功实现扭亏。今年3月,朱伟发布枝江一季度营销数据,称企业一季度销售回款同比增长104.93%。不过,在朱伟频频发出的好消息中,有网友质疑道,“为何只与去年比,应该与前年比才对。毕竟去年受疫情影响严重,哪里来的销量”。

据了解,2018年12月,维维股份拟出售55%贵州醇股权时显示,贵州醇2018年上半年收入不足0.33亿元,且长期处于净亏损中。在朱伟不断喊话式营销举动中,贵州醇真实业绩有待考证。

在朱伟个人账号受到万人关注背后,有不少网友在评论中提到“营销”“画饼”等词汇。此次引起热议的贵州青酒“600亿元计划”内容评论区,此类言论更是格外多。甚至有网友直言道:“营销驱动是走不远的。”“而酒是要精酿的,不是炒作出来的。还是认真酿好酒,大家才能接受的。”此类中肯言论也不少见。

重回巅峰有多远

肩负贵州醇、枝江、贵州青酒三家酒企董事长、总经理重任的朱伟能否将贵州青酒做到6000亿市值尚不可下定论。

据资料显示,贵州青酒也曾辉煌过。1997年,当时还名为青溪酒厂的贵州青酒进行产品升级,在产品基础上开发出全新“青酒”酱香、浓香型系列产品。同时,开始创新营销形式,高调亮相当年秋糖,打出“喝杯清酒,交个朋友”这句响亮的广告语。此外,进行第三次技改,扩大产能。

至2000年,贵州青酒销售额突破3亿元。2010年左右,贵州青酒的销售规模达10亿元。2012年,贵州青酒成为贵州仅次于茅台集团的第二大白酒生产、销售企业。但是,贵州青酒没有抓准时机聚焦主业反而开始频繁跨界,涉及房地产、供水、旅游等行业。之后贵州青酒便成为“隐退”的老牌企业。

据了解,今年2月、3月、7月,贵州青酒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约4.4亿元。

即便曾经辉煌过,但从上一段辉煌的2010年到朱伟期待的2031年,贵州青酒能完成从10亿到6000亿,600倍的跨珠穆朗玛峰式跳跃吗?

此前,朱伟也曾披露将在未来两年,每年投入不低于5亿元的广告,用于贵州醇、枝江、贵州青酒等名酒的品牌全国复兴。如今,虽然有部分高铁站已经将广告落地,但广告投放能够带来多少真实销售额、能否带领贵州青酒走出没落,依然需要等待业绩披露。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朱伟此举是为了制造舆论噱头,无所不用其极。对于朱伟提出的600亿原始股,无论是金额还是股本都不显示。这一举动虽然为自己打造了新的速成光环,但此手法低劣,不过是为了吸引媒体注意力供其炒作。

程万松表示,画饼,要把饼画圆。画饼,也要讲规则。

北京商报记者 刘一博 王傲/文 贾丛丛/漫画

(编辑:徐雨婷)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