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报道|“经皮肤科医生检测”被指打“擦边球”,功效性护肤品与美容仪背书主体或受限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产经报道|“经皮肤科医生检测”被指打“擦边球”,功效性护肤品与美容仪背书主体或受限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11-22 09:17:00
字号:

林辰/文

“成分党”壮大,功效性护肤也异军突起。不仅孵化出多个主打强功效成分的新品牌,连原本主打天然、草本的老牌护肤也开始强调成分、功效的关键词。

可在“药妆”一词被禁后,功效性产品和医学相关术语的界限依然不明。一边是消费者有对产品实际效果愈发迫切的知情需求,一边是功效宣称评价不可空口无凭,必须寻找可信赖的主体背书。

文献资料、测试实验由谁主导更具说服力?品牌实验室、第三方检验中心,亦或者是医院?这已不光是一个终端宣传规范的细节,更是关乎上游创新机制的问题。

化妆品功效试验主体各异,功效护肤及美容仪偏爱“皮肤科医生”

“行业中也有很多‘擦边球’的行为。例如,有部分企业以产品功效‘经皮肤科医生检测’作为产品宣传点,但实际上,在功效评价实验上,皮肤科医生、皮肤病科室和专业的功效评价实验人员的检测是没有差别的。”

近期,一位化妆品监管方面人士的公开演讲引发行业热议。其提到的“擦边球”行为背景,实际来自于今年上半年《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公布后,市场对功效评价方法空白地带的不同执行。

根据该规范,监管层对不同化妆品功效设置了不同层级的评价方法。主要分为人体功效评价试验、消费者使用测试、实验室试验和文献资料研究数据四种形式。其中,功效性护肤产品常提的使用敏感肌、祛斑美白等产品通常需要人体功效评价试验或消费者使用测试。但从规范的细则看,虽规定了各项试验的大致操作方法流程,但确实未对进行试验的主体是否能选择医疗机构方面做出强制性的明示。

财经网产经对市面主流品牌的功效评价依据总结后发现,以欧莱雅、雅诗兰黛集团为代表的一批老牌美妆集团,旗下品牌多采用品牌内部及合作实验室的消费者测试为功效依据。而以PMPM、珀莱雅、玑研之光、达尔肤等为代表的相对资历年轻的品牌或新产品,会使用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国家香料香精化妆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上海质量监督检验技术研究院、SGS通标标准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内的第三方机构来背书。

至于牵扯皮肤科医生、医院等特殊名词的,多为功效性护肤和个别美容仪产品。例如,相宜本草一款龙胆安心舒润乳霜提到“三甲医院功效验证”,“水+乳霜叠加使用4周减退泛红干痒。”

玉泽积雪草安心修护面膜提到“三甲医院验证”,“7天密集修护、退红的结论源自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结题报告《玉泽积雪草安心修护面膜对面部点阵激光术后辅助皮肤屏障修复的功能性研究报告》”。

截屏2021-11-22 上午9.13.18

截屏2021-11-22 上午9.20.19

图片来源:淘宝及微博截图

瑞士品牌TAL的一款淡斑美白精华液,甚至在宣传中称自己是“瑞士医美修复”、“瑞士医美皮肤科主任临床祛斑效果验证推荐”、“TAL精华对皮肤来说就是‘特效药’”。另一款无香手霜也提到“瑞士诊所专用”、“瑞士医美配方”、“医用(级)无香”。

美容仪领域的雅萌,则宣称“皮肤科医生亲测肤质改善效果”、“与9位皮肤科博士/医师一同参与28天亲测,认同ACE抗老效果”。

医疗术语被限多年,但医研共创亦为“科学护肤”新趋势

医学相关名词在化妆品领域的使用争议由来已久,且时常被列为监管重点。

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文件显示,早在2010年,监管层就提到,对生产、经营在标签、小包装或者说明书上违规标识化妆品的以及违法宣称“药妆”、“医学护肤品”的,该下架的下架,该曝光的曝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撤销批准文号(备案号)。

2011年,监管层再次下发通知,要求重点检查企业是否有标识和宣称“药妆”、“医学护肤品”等夸大宣传、使用医疗术语等违法违规行为。

2019年,监管层强调集中排查清理化妆品网络销售者、化妆品电子商务平台上展示的化妆品违法宣称功效信息,包括药妆、EGF(表皮生长因子)、干细胞、细胞提取液、胎盘提取液等。

同年公布的禁止表达词语,也以列举形式提到了禁用词包括处方、药用、治疗、解毒、抗敏、除菌、无斑、祛疤、生发、溶脂、瘦身及各类皮肤病名称、各种疾病名称等。

2020年9月,监管层又一次提到,全面自查清理化妆品电子商务经营者特别是化妆品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经营的违法宣称“药妆”或者医学护肤品等的化妆品。

参照长达数十年的医疗术语限制倾向,此次“皮肤科医生检测”被认为是打“擦边球”的结论,也就不难理解。

一位从事化妆品原料上游生产的从业者告诉财经网产经,单纯从成本考虑,找第三方做测试的成本非常高,比自己实验花费更多。

高费用并没有阻挡品牌找“专业人士”背书的想法。且从行业实际运行看,护肤品牌与医疗机构合作研发,为产品打上“科学”标签也流行开来。前述提到的相宜本草、玉泽,都分别和上海中医药大学、瑞金医院有研发合作。达尔肤、科颜氏、理肤泉等品牌也会使用“穿白大褂”的皮肤学专家肖像、言论作为产品功效证明和使用步骤引导。

截屏2021-11-22 上午9.15.31

图片来源:淘宝理肤泉、达尔肤、科颜氏官方店铺截图

那“打擦边球”的判断,是否会影响功效性护肤品牌获得医疗机构背书的宣传空间?对此,玉泽所属的上海家化向财经网产经表示,要区分到底是真正的合作,还是仅仅在医院完成了产品功效测试。

其提到,现阶段行业跟医院的合作大致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开展产品开发技术层面的深入合作,也就是共同研发产品,在这种情形下,这些医院等医学相关主题对于产品开发有重要的建议权和否定权。玉泽即属于第一种情况——品牌自2003年起与瑞金医院展开合作,建立了医研共创的研发模式。

第二种情况是在医院等临床机构按照法规的要求完成产品功效测试,这种情况下医院承担的角色是功效检验评价的第三方角色,这种测试可以选择医院,也可以选择具有资质能力的第三方实验室。

截屏2021-11-22 上午9.16.40

图片来源:《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

“我们一直认为国家鼓励化妆品的高质量发展。我们也会继续按照这样的扎实技术合作模式进行下去。”上海家化告诉财经网产经,“现代人由于生活习惯,环境压力等因素,皮肤敏感现象显著增加,消费者对于这类产品的需求将会越来越明显。家化也会与相关部门携手建议该领域标准。”

也许,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的检测试验主体,还需要更细化的规则,以厘清各方的权利。

【作者:林辰】 (编辑:李欣)
关键字: 化妆品
分享到: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