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报道 | 食品“涨价潮”来袭,中小企业生存空间被挤压,有驴肉加工厂提价20%后业绩下滑60%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产经报道 | 食品“涨价潮”来袭,中小企业生存空间被挤压,有驴肉加工厂提价20%后业绩下滑60%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2-01-17 11:31:00
字号:

徐雨婷/文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多家食品企业接连宣布对产品提价。其中,不仅有速冻食品企业安井食品、海欣食品,还包括调味品企业加加食品、海天味业等。就连备受年轻消费者喜爱的奶茶也被这股“涨价潮”席卷。

在原料供应端,位于奶茶、烘焙食品等行业上游的海融科技、熊猫乳品纷纷宣布涨价。不过,对于部分涨幅不高的价格变动,有消费者表示可以接受。

相比之下,部分被“涨价潮”冲击的企业承受了更大的压力。头部企业惠发食品、海欣食品等业绩下滑面临亏损。一些中小型企业也在市场竞争中艰难生存——有生产食用菌、食用油的公司在成本上涨下被动提价10%以上,失去价格优势后,销售量下降了20%以上。某驴肉加工食品企业被动提价20%以上后,销量下滑了60%以上。

“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了”,前述食用油公司的总经理赵世尚对财经网产经表示。

食品企业纷纷涨价,原料上涨成共同原因

“除了工资不涨,这年头啥不涨价。”一名23岁的消费者在听闻香飘飘奶茶涨价后表示并不惊奇。

事实上,不止香飘飘涨价,几乎整个食品行业都迎来了“涨价潮”。

去年10月,洽洽食品宣布对公司葵花子系列产品以及南瓜子、小而香西瓜子产品出厂价格提价8%-18%不等,成为首批宣布调价的食品企业之一。

紧接着,速冻食品企业安井食品、海欣食品相继宣布提价3%-10%,调味品企业加加食品、海天味业、恒顺醋业分别宣布提价3%-7%、3%-7%、5%-15%,腌制菜企业涪陵榨菜也宣布涨价3%-19%。

就连奶茶也被这股浪潮席卷。1月4日,香飘飘宣布对固体冲泡奶茶提价2%-8%不等。次日,茶颜悦色宣布奶茶产品大部分普调1元。此次“涨价潮”下,已有几十家食品企业宣布涨价。

食品企业纷纷涨价,而背后的共同原因几乎均为原材料、人工成本等成本上涨。

财经网产经注意到,香飘飘、安井食品、洽洽食品等多家调价的食品企业都在调价公告中提到了原料等成本上涨的影响因素。茶颜悦色也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表示,市场上原材料和其他成本逐年走高,之前积累的那些红利也扛不住一系列的叠加成本。

“购买香飘飘奶茶是因为它便宜,对那个味道有些怀旧。”24岁的消费者叶飞对财经网产经表示,他上一次喝香飘飘奶茶还是在两年前。大学期间他偶尔会购买香飘飘奶茶带回宿舍喝,他表示,涨价了就不太会买了。

而对于茶颜悦色涨价,叶飞则表示,很喜欢喝茶颜悦色,只涨价1元,不太受影响,是在能接受的范围内。另一名刚刚大学毕业的消费者王惠表示,自己通常会选择5-15元价格范围内的奶茶,香飘飘涨价2%-8%之后,单价10元左右的话,会继续购买。

供应端原料上涨,上游影响下游

“涨价潮”下,处于上游的食品原料涨价,从而带动了下游食品涨价。

从原料供应端看,处于烘焙食品上游酵母和盐出现了涨价的情况。去年11月,安琪酵母宣布上调部分产品价格,同月,雪天盐业也宣布雪天小包食盐出厂价近期确已陆续提价,幅度在10%以内,工业盐涨价幅度30%-50%。

万瑞隆面粉厂的职员张桦对财经网产经表示,目前所售的高筋面粉是3600元/吨,全麦粉是5000元/吨。涨价是从去年入冬开始的,在此之前,高筋面粉是3400元/吨,全麦粉是4100元/吨。

处于奶茶上游的奶油和炼乳价格也在上涨——“奶油第一股”海融科技发布公告称,对部分产品出厂价格进行调整,上调幅度为5%-8%不等。此前不久,熊猫乳品也曾宣布,对公司主要炼乳相关产品的出厂价格进行调整,调整幅度为3%-10%不等。

“涨价大概从半年前就开始了。”主营焙杰食品公司的职员梁琴表示,但公司线上渠道商品涨价稍缓,去年12月才开始提价。公司生产用于增加饮品酸奶风味的两种酸奶粉分别从此前90元/公斤涨至95元/公斤,95元/公斤涨至100元/公斤;用于增加饮品芝士风味的芝士粉也涨至125元/公斤。但也有例外,焙杰食品生产的炼乳粉由于即将停产更新,才从此次“涨价潮”中幸免,价位一直维持在50元/公斤左右。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财经网产经表示,除茶颜悦色,其他奶茶品牌后续也有可能出现涨价。但此次涨价属于成本上涨导致的被动涨价,部分品牌影响力不足的奶茶品牌不一定会涨价。

但出乎意料地是,喜茶选择了反其道而行,对部分产品进行了降价,喜茶方面回应财经网产经表示,公司此次确实对部分产品价格进行了下调,下调是为了让用户能够更加方便、低成本地喝到喜茶。喜茶有能力在产品配方、用料和品质都不改变的前提下对部分产品的售价进行调整。

头部企业业绩下滑,中小企业生存困难

但并非所有食品企业能像喜茶一样在这股“涨价潮”中逆流而上,相反,在这股“涨价潮”下,更多食品企业只能尽力减少冲击下的损失。

去年第三季度,速冻食品企业如安井食品、海欣食品、三全食品、惠发食品等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收益下降。财报显示,去年第三季度,安井食品扣非净利同比下降28.36%至7747.76万元;海欣食品净亏损663.64万元;三全食品归属净利同比下降8.98%至1.08亿元;惠发食品净亏损2193.73万元。

新零售专家鲍跃忠对财经网产经表示,前年速冻食品行业表现好一些,基数相对较高。

财报显示,2020年安井食品利润同比增长61.93%至6.04亿元,去年海欣食品利润同比增长938.33%至7102.05万元。相对较高的业绩增长与去年形成鲜明对比。

对于安井食品业绩下滑,东吴证券曾在研报中指出,成本高位、促销折扣、双限等致安井食品毛利率短期承压。

面临去年前三季度净亏损超3000万元的营业状况,海欣食品同样压力倍增。此前,海欣食品曾发布关于高级管理人员自愿降薪的公告。公告称,总经理滕用严、财务总监郑顺辉、副总经理兼董秘张颖娟均自愿降薪,最高调减52%。

业绩压力也出现在调味品和腌制菜企业上,海天味业去年上半年利润仅微增长3%,而去年上半年涪陵榨菜同比增长80.35%至3.39亿元的销售费用投入只带来了12.46%的营收增长,且归属净利下降6.97%。

头部企业的业绩下滑,尚能维持经营,但中小企业就并不都这么幸运。赵世尚对财经网产经表示,涨价从去年年初涨到年尾,几乎所有原料都涨价了,尤其是大豆油和菜籽油起码涨了30%-40%。

原料上涨压力下,赵世尚的公司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压力。他表示,原料价格的上涨和零售价格上涨不成比例。比如原料上涨1块钱,而公司产品最多能调5毛钱。

“要和行业内的大鳄同台共舞的话,就只能牺牲利润了。”赵世尚说。他所在的广元琪润味道食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是位于四川广元的一家中小企业,主要生产食用菌、食用油等产品,面对原料的上涨,公司决定对产品提价10%以上。

面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头部企业可利用资源优势囤货以稳定价格,但中小企业在成本下只能选择对终端产品提价,但这样以来又将会失去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和去年同期相比,公司产品的销售量降低了20%以上。

“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了” 赵世尚说。但对比同行,他的公司又是幸运的,虽然利润减少了,但尚处于盈利状态,他表示“同行今年很多面临着亏损”。

目前,赵世尚计划延缓新产品开发和项目改进来减少资金投入,以此缓解经营压力。

同为中小企业,山东一家生产驴肉加工食品的公司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职员李华对财经网产经表示,去年到今年,原料驴肉上涨了2000多元,公司产品价格也随之上涨了20%,而涨价的结果就是销售业绩降低了60%。

结语

对于此次食品企业的纷纷涨价,部分消费者并没有过多惊讶,但生产端的中小企业已面临生存压力。

朱丹蓬表示,马太效应下,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中小企业可以调整市场策略,收缩产品线以开源节流。

“涨价潮”已至,价格变动下,如何平衡消费者和生产者的利益仍待各方力量相互调节。

(梁琴、张桦、李华均为化名)

【作者:徐雨婷】 (编辑:李欣)
关键字: 食品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