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德“出青海记” :自我救赎第一步走进甘肃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天佑德“出青海记” :自我救赎第一步走进甘肃

本文来源于华夏时报 2022-04-24 08:07:11
字号:

原标题:「一城一酒」天佑德“出青海记” :自我救赎第一步走进甘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瀚文 黄兴利 北京报道

在中国广袤的西北地区,尽管从古至今酒文化长盛不衰,但到目前为止缺少在全国范围内知名度高、规模大的白酒龙头,主要品牌包括了陕西的西凤酒、新疆的伊力特、青海的天佑德酒以及甘肃金徽酒等。 这其中,今年1月底才将上市公司证券名称从“青青稞酒”更名为“天佑德酒”的青海互助天佑德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近期动作频频。在青海市场起家、主打清香型的区域酒企,天佑德酒刚刚在2021年扭亏为盈,作为“高原明珠”,这碗青稞美酒何时才能摆脱“青海依赖症”走向全国?

青稞酿酒试图走出“大本营”

西北区域酒企的自我救赎,从走出“大本营”开始。

在今年3月举办的建厂70周年新闻发布会上,天佑德酒总经理鲁水龙表示,目前天佑德酒在市场布局方面,坚持“聚焦青甘、立足西北”的市场战略目标不动摇,进一步巩固和夯实青海大本营市场的根基,并将大本营市场的战略防线前移至甘肃,扩大根据地市场的人口基数和容量。

目前天佑德酒的“大本营”在青海市场。半年报显示,其青海省内营收占到总营收的72.16%、省外市场占到23.57%。近年来,天佑德酒主推旗下国之德G6产品,试图切入次高端市场是其全国化的一次尝试。

值得一提的是,若将战略市场前移至甘肃,天佑德酒将势必与“复兴系”郭广昌的金徽酒正面对话,青海首富李银会与上海首富郭广昌将以另一种形式“会面”。

准确地说,天佑德酒并非传统小麦、高粱等农作物酿成的白酒,而是青稞酒。在青藏高原地区,青稞是高海拔区域唯一能生长的主粮,因此用青稞酿酒成为了高原人民的传统。

天佑德酒位于青海省互助县、黄河中上游地区——准确的说是位于河湟谷地,即黄河与湟水流域肥沃的三角地带。这里山川相间,地貌奇特,是黄河流域人类活动最早的地区之一。

互助县位于北纬36°52′,地处“世界黄金酿酒带”。平均海拔2600米,平均气温3.5℃,四面环山,为无污染的小盆地地区,盆地内洁净温和的自然环境,形成了独特的酿酒微生物圈,为青稞酒独特风格的形成提供了有利的地理条件。互助县威远镇酿酒可追溯至600多年前,在不断吸收中原文化的同时引进了较先进的酿酒技术和制曲配方,用古井之水酿酒,并给酿酒作坊取名为“天佑德酒作坊”。

民国时期,青海酒业领袖赵长基重振“天佑德”,修建四合院建筑的酒坊,购置酒海生产工具等用具,经营规模越来越大。以“天佑德”、“义兴德”、“义和庆”、“永庆和”等“八大作坊”最为出名。创下“驮酒千里一路香,开坛十里游人醉”的佳话。

值得一提的是,同为清香型白酒,但与清香龙头山西汾酒采用的地缸发酵技术不同,天佑德酒的技术特点与酱香型白酒有相通之处,使用石窖池酿酒成为其特色之一。目前天佑德酒拥有50年以上花岗岩窖池400多口,20年以上窖池600多口,共拥有花岗岩窖池4260个,是全国最大的花岗岩窖池群。

“活下去”

目前的天佑德酒,其前身青海青稞酒厂于1952年建厂,在当地家喻户晓,但后来由于经营不善濒临倒闭,垂死挣扎,“活下去”成了酒厂最紧要的事情。

2004年,天佑德酒现任董事长李银会参与酒厂改制,于2005年,通过华实投资对其完成了收购,并于2011年12月,成功将青稞酒推向资本市场——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自2003年起,白酒行业开启了“黄金十年”,行业景气,大小酒企一片繁荣。就在收购两年后的2007年,青稞酒厂就实现了扭亏为盈,并在策略上有了调整。在这期间,李银会投入资金、调整管理层,组织专业的销售人员对终端市场进行开发、维护和管理。同时,对经销商进行整合筛选,将公司的产品由单一系列扩大为“互助”“天佑德”“八大作坊”“永庆和”等多个系列,由中低档布局到中高档。

天佑德酒的中高档产品指零售价60元/500ml以上的产品,主要代表有红四天、八大作坊系列、出口型系列、国之德系列、金宝系列等。其中“国之德系列”的“国之德G6”为2020年来天佑德酒主打的核心产品,零售价为568元/瓶,定位次高端。

但危机的脚步渐近,自2012年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后,李银会扩张的脚步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从2013年开始,李银会开始将目光投向海外,先后斥资1500多万美元收购了美国马克斯威酒庄(Maxville Lake)、葡萄酒生产和销售公司Napa Chiles,之后又出资100万美元在美国设立全资孙公司TSG,负责运营出口青稞酒。

同时,天佑德酒还出资500万美元在美国设立的全资子公司OG(Oranos Group),其持有天佑德酒在美国境内的所有股权和资产。但OG长期处于亏损中,2017年至2019年,OG累计亏损5068.11万元。2020年半年度,OG总负债达2.35亿元,净资产为-2167.57万元。

在2015年的时候,天佑德酒还斥资1.44亿元,收购了中酒网90.55%股权,试图布局电子商务平台,不过,其同样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天佑德酒对其计提了1.79亿元的商誉减值。

经过了一番“折腾”后,李银会或是明白了“平平淡淡才是真”。在天佑德酒2021年度总结大会上,其发表了题为《披荆斩棘活下去,勤俭持家过暖冬》的新年致辞,他表示,虽然2021年同比销量有所增长,但作为地产酒,天佑德青稞酒仍面临着发展压力。

站在当下,天佑德酒前身青稞酒厂改制已过近17年,2021年成功扭亏后,如何在激烈的白酒市场竞争中重切蛋糕,再度成为了摆在天佑德酒面前最要紧的事。

《华夏时报》记者日前致函天佑德酒相关人士,询问今年作为“三年”绩效管理的第二年,天佑德酒的短期发展目标以及全国化进展。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业绩接连走低

作为西北白酒知名品牌,在全国性酒企加速下沉背景下,天佑德酒在此前几年的业绩接连走低。

查阅天佑德酒近五年的业绩表现,2016年至2020年天佑德酒的营收分别为14.37亿元、13.18亿元、13.49亿元、12.54亿元和7.64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05亿元、-1.31亿元、9526.42万元、1893.65万元和-1.28亿元。由此可得,天佑德酒五年间的扣非净利率分别为14.3%、-9.9%、7.1%、1.5%和-1.7%。

按照此前天佑德酒发布的2021年业绩预告,实现扭亏为盈:营收预计同比增长30%至40%;净利录得5000万元至7000万元;扣非净利录得3500万元至5500万元。3月10日,天佑德酒发布1至2月经营数据报告显示,实现营收3.5亿元以上,同比增长20%以上;实现净利润1亿元以上,同比增长50%以上。公告发布次日,天佑德酒实现涨停。

对于2021年业绩显著改善,天佑德酒在公告中解释道:“2021年明确了国之德系列、第三代出口型系列、星级系列产品为公司主推产品,调整核心产品价格体系,优化产品结构,中高档产品占比显著提高。整体业绩实现扭亏为盈。”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近年来在山西汾酒业绩爆发,引发行业对于清香热的讨论。不过,山西汾酒强劲的增长势头能否传导给如天佑德这般清香型区域酒企,形成各家清香型酒企的“合力”尚未可知。

4月16日,白酒专家蔡学飞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清香热”是典型的品牌驱动品类。大家之所以觉得清香热是因为汾酒的高速发展,但是汾酒的高速发展也仅仅是汾酒高端化,品牌战略以及全国化的效果,并不代表整个清香型白酒的发展。相反,整个清香型白酒的消费单价还是很低的。

“天佑德酒在2021年实现扭亏为盈,甚至在2022年实现开门红,其实得益于其坚持进行产品结构升级,以及进行渠道调整的成果。天佑德酒拥有区域产区特色,同时兼具品质和工艺特色,有一定的文化代表性,而且青稞酒的健康白酒和生态健康的概念,得到了市场的认同,这也符合整个中国酒类的的消费升级趋势。”蔡学飞补充道。

4月14日,白酒板块整体回调明显,其中天佑德酒领涨板块,盘中涨停收于17.64元/股,截至4月21日,天佑德酒收于16.94元/股,单日跌幅2.59%,股价较去年中的高点28.5元/股已跌去40.6%。

(编辑:林辰)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