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报道 | 防晒、美白祛斑“套证”质疑声再起:连续改名+一证多套波及一众新锐、药企背景品牌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产经报道 | 防晒、美白祛斑“套证”质疑声再起:连续改名+一证多套波及一众新锐、药企背景品牌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2-05-11 09:28:00
字号:

林辰/文

防晒、美白祛斑产品无论是单一改名买断,还是“一证多套”,在不少上游代工厂和下游品牌眼中,实质都是一种走“捷径”的产品思维。

未提前做好产品规划、没有相应的研发实力,却又想“有面子”的获取市场份额,是选择“套证”品牌方的普遍动机。

但在各类化妆品监管新规落实的当下,“套证”的空子难钻,压实注册人主体责任成为监管关键词。那些按部就班为特证申请等待上一年,真正参与研发测试的企业,才有可能走的更远。

花西子、UNNY否认防晒套证,业内质疑声不断

近日,社交平台有博主爆料,花西子、UNNY的两款防晒产品疑似涉嫌“套证”。根据化妆品监管系统显示,花西子玉容云纱防晒妆前霜的特殊化妆品注册号为国妆特字G20201257,而该注册号的原先的产品名系“茗妃语清莹防晒霜”。

从注册人科玛化妆品公司方面的申请记录看,名为“茗妃语”系列的特证约有20多个,包括另一个注册号为G20201255,已改名成悠宜清透摇摇乐防晒乳,即为UNNY使用的防晒产品。

截屏2022-05-11 09.18.43

图片来源:财经网产经截图

面对外界对“套证”的质疑,UNNY在其短视频账号发文称,是由于配方保密和备案条件原因才让科玛注册。花西子也对财经网产经表示,公司不涉及到套证问题。花西子很早就与工厂协定联合开发,当时的注册证申请流程很长,所以才选择了采用科玛工厂的名称送检备案。

不过,对于上述解释,部分业内人士并不认同。有研发师向财经网产经谈到,如果是委托研发的话,品牌在申请名字的时候就会要加上品牌名,而不是申请完了再改。常理上也不该使用代工厂科玛取的一个跟花西子不相干,却是自己一个旗下系列的名字。

财经网产经在某电商平台随机检索防晒产品,并在化妆品监管系统查询后发现,同样是下游品牌方和上游工厂的合作,也有不少在第一次注册时就直接使用下游品牌名字的特证。

例如,百雀羚一款“光棱镜”防晒,宣传为今年新品,而其特证信息显示为由科丝美诗作为注册人注册,于2020年10月底获批的“百雀羚多效修护臻白隔离防晒精华乳”。半亩花田的一款防晒,也显示为由注册人诺斯贝尔注册,于2021年6月中旬获批,产品名称定为“半亩花田臻白清透防晒乳”。93/4的一款“悦颜清透防晒乳APF45 PA+++”,则系品牌方自己作为注册人,但在备注中标注了另一家实际生产企业的名字。

对于为何不在第一次注册时就使用花西子作为品牌名,花西子回复财经网产经称,花西子的产品都是配方最终都定下来,确定功效体验之后才根据产品的特点确定产品名称的,所以正式的产品名称都出来的比较晚。

“防晒特证很难申请,很多品牌等不了那么久。加上防晒一般是夏季几个月卖的最好,申请一个新的特证的时间要以年计算,那在这之前先套个已有的证先卖,也是一条路子。”多位化妆品从业人士均向财经网产经谈到,以”捷径”的难易程度看,一证多套最省事,单一买断改名字的麻烦一点,不过也没重新申请特证繁琐。

“想申请防晒特证必须提前几年就开始准备。因为全国只有指定的几家机构能做防晒值的功效检测,所以品牌要排队。如果放开第三方检测的话,速度应该会快,但那样就容易掺水分。”前述研发师向财经网产经如此谈到。

另有一家自称工厂可提供4000+成熟配方选择的化妆品代工厂向财经网产经透露,自己帮品牌申请一般都承诺12-16个月拿证,但因为有长期合作的检测机构,实际10-11个月能搞定。

科玛、博然堂、科盈旗下多个系列出现特证改名,个别产品两年连改两次

其实,代工厂先申请储备一系列特证,再被品牌方从中选择“改名”的情况,不止于科玛的“茗妃语”系列的防晒产品。财经网产经在化妆品监管系统检索注意到,“茗妃语”的一款焕白舒缓精华被改名为号称澳洲专业护肤品牌的CEMOY使用。

截屏2022-05-11 09.19.38

图片来源:财经网产经截图

与此同时,科玛的依真系列特证,有两款被CEMOY的防晒产品,以及自称品牌源自新西兰的纽西之谜旗下的沁润水感防晒隔离霜更名使用。而从后者的产品标注看,纽西之谜是经销商,产品真正的注册人和生产企业是工厂科玛。

科玛注册的希梵蓓系列其中一款特证G20203307,则被高姿改名成“高姿水感光护精华防晒乳”,并于线上旗舰店标称明星同款,月销3000+。

至于国妆特字G20181001,原名“希梵蓓清透防晒乳”的特证,历程更为复杂。其先是于2019年3月改成“VNK清透水感隔离防晒乳”,又于2021年1月改称“熙妍清透水感防晒乳”。财经网产经注意到,VNK线上旗舰店已无防晒产品销售。店铺客服回复财经网产经表示,自家防晒产品自2021年就已经不卖了。

截屏2022-05-11 09.20.28

图片来源:财经网产经截图

代工厂的配方早已是一门生意。科玛官网和官方公众号介绍,自己的商业模式为OEM/OBM/ODM三种。遵循的原则包括一社一配方原则,以确保客户品牌竞争性。还有技术独立原则,提供以配方为重点的研发诀窍与独立技术信息。

不过,新锐品牌+老牌工厂的一证一改组合也非科玛独有。财经网产经发现,自称主营化妆品OEM/ODM/OBM业务的广东博然堂,其申请注册的幽兰馨萃系列,也出现了两款防晒被分别改成溪木源“小蓝盾”和格兰玛弗兰安娜品牌旗下产品使用的情况。此外,原名为博然堂的一款淡斑面膜,也在特证获批后半年被改名为溪木源焕采琉光美白淡斑面膜。

截屏2022-05-11 09.21.02

图片来源:财经网产经截图

另一家代工厂广州科盈注册的兰嘉斯系列,其中一款防晒特证改成透真牌使用。而透真在线上旗舰店宣称自己是日本某高端品牌前工程师指导研发,系日本高端护肤级配方。

“从质量上客观评价,即使是套证的产品,也都是经过检测合格的,质量一般没问题。”前述研发师向财经网产经坦言,“但确实说明下游的品牌研发和生产能力不够,只是品牌为了面子不愿意承认。”

其还谈到,防晒产品研发难度较大,一些海外品牌的防晒已经在追求防晒剂的海洋友好性,包括配方的生物可分解性也领先了很多步,部分国内品牌还在追赶的路上。本次事件焦点的科玛,与科丝美诗属于韩国两大代工厂之一。经验比较久,主要负责生产,配方研发也会涉及,但更侧重产品的稳定性等方面。而近期国内某防晒产品虽然是自主研发,但“翻车”就是出在配方稳定性不够+内部质检人员把关不力上。

防晒美白还有一证多套,药企背书、研发宣传或自相矛盾

如果要给套证所付出的代价排序,那代价最低的,则是一证多套。财经网产经注意到,部分防晒及美白祛斑产品,不用更改特证的产品名称,品牌选择将其与品牌名组合,直接印刷在产品外包装上。

例如,广州型邦于2020年1月申请注册了“SIMPLE LADY美白防晒乳SPF50PA++++”,批准文号为国妆特字G20200053。但财经网产经在某电商平台注意到,该特证至少被WIS和资莱皙、DIROVO一共三家品牌同时使用。从线上展示的产品外形看,品牌名更突出,特证上的产品名,则大多与净含量这样的通用标识罗列在一起。对普通消费者而言,很难意识到相关文字实际系产品名。

截屏2022-05-11 09.21.37

图片来源:财经网产经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在WIS官方公众号上,有“我们研制出了符合以上需求的防晒喷雾,在对防晒喷雾进行了研究的过程中……”的文章展示。财经网产经由此咨询WIS方面,WIS该款防晒喷雾产品实际是一款套证产品?而非自己研发生产?这是否有误导宣传的可能?但并未获得官方正式回复。

拥有药企背景,却在美白祛斑产品上一证多套的品牌案例更普遍。财经网产经在电商平台的修正旗舰店注意到,修正旗下一款茜妃祛斑霜,宣传页面显示,“修正品牌,祛斑焕白”。“国妆特字 30g大容量”“药监局备案,3支一周期”。根据已购用户的晒单,当中显示经销商为杭州千岛湖修正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另据天眼查显示,千岛湖公司是修正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100%子公司,而后者81.25%股权属于吉林修正健康股份有限公司。该吉林公司又是同化修正实业有限公司间接持有98%股权的孙公司。

财经网产经在化妆品监管系统以该祛斑霜显示的批准字号“国妆特字 G20140200”查询注意到,该产品的注册名称为“茜妃祛斑霜”,生产企业为广州市白云区茜妃化妆品厂。

截屏2022-05-11 09.22.51

图片来源:财经网产经截图

而以茜妃祛斑霜为关键词查询,可以发现,南京同仁堂旗下一款美白祛斑产品,显示品牌名为南京同仁堂,品名为茜妃祛斑霜。注册证号同样为“国妆特字 G20140200”。换言之,修正与南京同仁堂旗下的两款祛斑霜,使用了同一美白特证。

与之类似的情况还有,修正一款美白精华液,显示国妆特字G20202600,在化妆品监管系统检索为,实际由广州明辉化妆品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水茹肌美白淡斑精华液”。而以该产品名检索,市面上还存在一款品牌名为芙诗婷的“浅姿兰水茹肌美白淡斑精华液”,两者的美白特征注册号完全一致。

前文提到的南京同仁堂,旗下另一款祛斑美白霜,特证注册的产品名为“韩泰美美白祛斑霜”,国妆特字为G20152140,而白云山拜迪生物、仰芙、国药集团天目湖的一款美白祛斑霜,与同仁堂该款的产品名和美白特征注册号相同。另据财经网产经了解,从白云山年报检索,拜迪生物系其直接控股企业。

截屏2022-05-11 09.23.39

图片来源:财经网产经截图

但也有药企开始撇清自己与这些进行一证多套化妆品的公司关系。去年9月,国药集团曾在官网和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称国药集团品牌授权仅限内部控股企业,且不可转授权。当前涉嫌侵犯国药集团权利的主体,以国药集团天目湖药业有限公司等问题较多,主要为未经许可开展了多链条的非法转授权,涉及化妆品、保健食品、等多类产品或业务100余件。

另据天眼查APP显示,天目湖药业目前49%的股权属于江苏联盟化学有限公司,39.5%的股权属于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有限公司,后者系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孙公司。

财经网产经据此通过多种方式联系国药方面,询问其虽然单方面声明,天目湖等存在品牌非法转授问题,但国药方面仍间接持股天目湖药业39.5%股权,系第二大股东。且天目湖在市面上使用国药集团作为背书的品牌也仍在正常销售。这是否说明,作为天目湖的二股东,国药对于天目湖的“美白套证”和国药品牌违规授权问题,存在维权动作和效果上不够积极理想的情况?

同时,财经网产经也通过邮件、官网留言等方式联系修正、南京同仁堂、白云山,询问使用与其他品牌同一款特证,是否存在产品同质化的风险?也有无消耗受众对于药企科研背书信任的信誉风险?但截至发稿,均未得到正面实质回应。

新规强调压实主体责任,实操中品牌作为注册人可付费选择工厂代办

但法律对套证产品的空间正在缩小。谈及旗下某个特证的更名问题,前述某代工厂工作人员向财经网产经如此坦言,“新规出来后,基本很难套证了。”

根据2021年1月开始实施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条例》着力完善的制度包括落实企业主体责任。明确注册人、备案人对化妆品的质量安全和功效宣称负责。

“之前改名买断的特证,大部分注册人并没有改变,说明安全责任主体还是工厂。”前述研发师向财经网产经提到,品牌如果套证可能存在的风险问题。

另据2021年5月实施的《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办法》,已经备案的普通化妆品,无正当理由不得随意改变产品名称;没有充分的科学依据,不得随意改变功效宣称。已经注册的特殊化妆品,产品名称、配方等发生变化,实质上构成新的产品的,注册人应当重新申请注册。

“如果你看中了我们这款已经申请过的特证,相同的配方最好是以下游品牌方自己作为注册人去重新申请。但我们工厂可以提供代办服务。”某代工厂向财经网产经介绍到,“SPF50的,三个‘+’的费用是6万多,四个‘+’的费用七万多。”

可无论是一证一套的买断,还是一证多套的通用,对下游品牌而言,都难称得上是一个品牌长久运营的可依赖的模式。一位下游品牌方创始人告诉财经网产经,“既然选择做特证产品,品质关乎消费者利益,有进行更多测试的需要。过去也许管理有漏洞,现在流程走下来都要一年,对大家都一样公平。”

【作者:林辰】 (编辑:李欣)
关键字: 化妆品 花西子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