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观察|再现“研发项目暂停”,公司回应“调整优先级”,biotech行业资金困境或浮现_医疗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医疗 >
 

行业观察|再现“研发项目暂停”,公司回应“调整优先级”,biotech行业资金困境或浮现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2-06-15 20:47:41
字号:

段静远/文

“现在要聚焦,才能活下去”,有生物医药行业从业者向财经网感叹道。

“收缩聚焦”、“活下去”,在前几年,这样的词很少能和风光无两的生物制药行业联系在一起,却成为这两年行业“默认的事实”。

“我们知道宏观经济环境持续充满挑战,公司内部经历了重大的工作优先调整的安排,同时也在探索融资机会。作为一家公司,我们认为为持续的投资优先配置资源和时间是明智的,而且上市一款产品是一项资源密集型工作” ,三叶草生物的相关负责人在回应财经网时如是说道。

日前,三叶草生物公告称,为将资源优先配置给新冠相关产品,减少对其他项目和新基础设施的投入,企业拟暂停对三项非新冠类的在研管线的投资,其中包括一款肿瘤项目和两款生物类似药项目。

三叶草生物暂停在研项目引来市场关注。近段时间,行业唏嘘感叹不断,一系列带着疑问的讨论一直继续:融资通道收紧、市场环境转冷,生物制药行业是否陷入了资金困境?而在三叶草生物项目暂停的消息传出时,行业似乎在找一个例证。

保留研发管线中最有价值的部分

在三叶草生物停掉的三个项目中,如果说SCB-313的适应症相对较小众,且尚处临床较早期,SCB-808和SCB-420的适应症则分别是强直性脊柱炎和湿性黄斑病变,市场不小,且SCB-808已经进入临床后期,却也被叫停。

但是,把SCB-808和SCB-420项目置于行业竞争格局下,两款产品均是生物类似药,原研药物已在国内上市,而同一适应症亦有不同产品上市多年。

“我们对整个管线产品和技术平台仍保有热情,会继续评估我们的情况,并在适当的时候推动这些资产的开发。我们在评估和决定公司的优先事项时,会分别考虑每一个候选产品,管线中还有更多的疫苗、肿瘤和融合蛋白候选产品,并将继续评估推进这些产品的最佳时机”,上述公司负责人对财经网说道。

实际上,这不由的让人联想起,去年百奥泰一口气终止了三个项目,分别是拟用于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Trop2阳性晚期上皮癌的两款ADC药物;已经处于临床II期的PD-1单抗,单药适应症拟为EBV相关性胃癌,还在开展两项联合用药临床试验。彼时百奥泰给出的理由是“市场格局改变、研发竞争趋于激烈、产品没有明显竞争优势。”

日前,RA Capital创始合伙人Peter Kolchinsky在一篇撰文中谈到,当资本充裕时,企业用足够的资金支持众多雄心勃勃的公司资本化,支持他们多开大项目,在不同靶点和适应症上寻找新的药物和疗法,这些公司在投资者的鼓励下大幅增加支出,以支撑他们的野心。他们抛弃了过去小团队聚焦1个项目,年花费5000万美元的战术,转而选择同时开多个项目,年花费也一下飙升到1.5亿美元甚至2.5亿美元。

显然,过去几年,如全球生物制药行业的大趋势一样,国内的biotech公司也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融资环境宽松,国内的biotech公司不曾感受到生存压力,一面是热钱涌入投资人青睐有加,一面是“高唱凯歌”奋勇向前的扩大研发管线,每家生物制药公司的研发管线多的一页PPT都介绍不完。

事实上,从去年港股、科创板多家公司连续上市破发开始,彼时一度看作是短时现象或是个例,但似乎是从那时撕开了一个口子,随之而来的市场情绪的传染,生物医药股的持续低迷,情绪不断蔓延,一直持续到现在。

Peter Kolchinsky认为,整个生物科技行业的高管都应该找到他们研发管线中最有价值的部分,而其余研发项目必须被视作为是昂贵的成本,在整个公司陷入困境前立刻裁撤。这也意味着公司必须终止一些计划中的临床试验,并将停止已经在进行的一些临床试验。

在三叶草生物发布的公告中,公司对项目暂停给出的解释是,“为全力推进新冠疫苗成功上市”,SCB-2019(CpG 1018╱铝佐剂)用于新冠基础免疫的适应症已经进入BLA(申报上市)阶段,用于新冠通用加强针的研究则正处于III期临床。

连锁反应:融资困难与研发进展不顺

事实上,新冠疫苗项目曾为三叶草生物带来了融资和外部资金支持——早前,高瓴资本的“身影”曾出现在三叶草生物B2和C轮融资中。另据三叶草生物在在年度业绩中披露:CEPI于2022年2月再额外资助6600万美元。此前,CEPI对三叶草生物“S-三聚体”新冠疫苗候选物的总资助将达3.28亿美元。

但即便如此,依旧没有满足三叶草生物在新冠疫苗研发项目上的开支,为了支持新冠疫苗相关产品上市的潜在资金需求,三叶草生物还另外申请了一笔最高3亿美元的银行授信。甚至是暂停了管线中的三款在研产品。

目前的融资渠道是否畅通?对于财经网的问题,三叶草生物回答称,“我们知道宏观经济环境持续充满挑战,我们内部经历了重大的工作优先调整的安排,同时也在探索融资机会。”

而融资开始变得困难,这似乎成为整个生物制药行业普遍要面临的难题。

一组公开的统计数据显示,情况并不乐观。以创新药企业比较多的港股为例,创新药公司37家,与首发相比,平均市值从109亿港元下跌至59亿港元,平均跌幅46%。进入2021年8月,港股迎来上市破发潮,18A新股基本呈现家家上市即破发的窘境,但即便上市,流动性也未能让人满意,23家公司日成交额小于1,000万港元,其中9家成交额小于100万港元。

悲观情绪从二级市场传导到一级市场。与过去两年同期相比,2022年前5个月,市场融资数量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从2021年1~5月增长27%,到2022年1~5月下跌33%。

而医药行业人士阿基米德曾在撰文中表示,至少能支撑2年以上的研发支出,才有可能熬过寒冬。这意味着,今年已经有4家港股18A公司处在现金耗尽的危险阶段,同时大约30%港股18A公司在2024年面临现金耗尽的境地。

市场融资遇阻与研发进展不畅,究竟谁引发了连锁反应呢?

业内的一个观点是,“融资困难与研发进展不顺或是循环往复的连锁反应。”

在当年9月,百奥泰宣布终止发行H股股票,结束了第二次赴港上市之旅。彼时,在停掉多款项目之后,百奥泰手握的唯一一款商业化产品是Humira生物类似药格乐立后,在中国市场也面临着原研降价和众多生物类似药的比拼。

而今年1月,万春医药宣布了一项组织精简计划,计划将其美国员工减少35%,包括将某些人员重新分配到子公司,公司坦言,“预计这将节省成本,从而扩大现金渠道,保持长期的可持续性。”而此次重组是在万春医药于去年11月收到FDA新药申请的完整回复函后,做出的决定。当时,万春医药刚经历了FDA认为“数据不足,需要补充证据”,拒绝了公司普那布林的上市。

国内的研发环境下,监管环境正在迎来紧缩和创新标准的提升。2019年MAH制度正式实施,强调“holder”必须承担责任,不能由合作方CMO承担。2021年11月19日CDE正式发布的《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强调临床需求,也给Me-too敲响警钟,而在2022年5月9日《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也已发布。

而面对海外市场,企业的策略也面临调整,“出海”之路并非坦途。在和黄医药索凡替尼、君实生物特瑞普利单抗、信达/礼来信迪利单抗等明星产品接连“闯关”FDA受挫后,中国创新药“出海”路到底怎么走,仍是行业思考的焦点。

不过,Peter Peter Kolchinsky给出了一种积极的观点是,“收缩管线”或许反而使得行业中真正有实力的人聚焦于资金充裕的少数重要项目上,并更快取得进步,向世界展示生物科技行业的成功,从而吸引必要的资金回流支持早有准备的研发项目,以及过程中产生的更新更有创意的点子。

据三叶草生物的介绍,公司管线中的新冠候选疫苗SCB-2019 (CpG 1018/铝佐剂)可对既往已进行基础免疫和既往感染的个体诱导出对奥密克戎强烈的增强反应,并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反应原性以及在标准冷藏条件下的稳定性。

“我们相信SCB-2019(CpG 1018/铝佐剂)有望成为一款重要的通用新冠加强针疫苗,三叶草生物预期尚存可观的异源加强针市场”,但对于财经网提问关于疫苗增量市场还有多大时,三叶草生物暂时还未给出直面的解答。

【作者:段静远】 (编辑:段静远)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