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圈天价片酬内幕:头部艺人承包选角逃避限薪,部分剧组全员阴阳合同_每日要闻产经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影视圈天价片酬内幕:头部艺人承包选角逃避限薪,部分剧组全员阴阳合同

本文来源于时代周报 2021-05-01 18:56:31
字号:

经过4天发酵,郑爽1.6亿元天价片酬事件成为北京文化停牌的导火索。

4月30日,北京文化(000802.SZ)公告称,公司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4月30日停牌一天,5月6日开市起复牌,股票简称将变更为“ST北文”。北京文化是郑爽片酬事件涉及剧集《倩女幽魂》的主要投资方。

吃瓜群众义愤填膺的同时,影视从业人士却大多选择避而不谈。“这个事情没法讲,如果一查到底,大家都不用干活了。”4月29日,制片人雪莉(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郑爽收取天价片酬发生在2018年发布的“限薪令”之后,这也意味着,哪怕限薪令已推行,但影视圈个别艺人依然顶风作案,有其应对方式。

多名影视行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为逃避限薪,“阴阳合同”只是常规操作,部分头部艺人甚至通过承包选角工作的方式套取高价片酬。一切背后,都是流量“作祟”。

花式突破限薪令

根据举报内容截图,郑爽片酬要价1.6亿元的时间是2019年初。但在此之前的2018年8月,业内已推出了演员限薪令,规定演员在影视项目中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得超过5000万元。

限薪令推出的由头,正是“阴阳合同”。2018年,范冰冰因被曝签订“阴阳合同”,在官方介入调查后,范冰冰最终追缴税款、罚款、滞纳金等费用,总金额达到8.84亿元。

但郑爽依然“顶风作案”。据爆料,“阳合同”上,郑爽以新沂萃珊雯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签约艺人的身份签约,片酬4800万元,未达5000万限薪红线;而“阴合同”则约定片方向郑爽母亲刘艳实控公司增资1.12亿元。

影视行业的“套路”远不止阴阳合同一种。

4月29日,导演张林(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头部明星还会通过签订“打包合同”,以变相突破限薪令限制。

所谓“打包合同”,就是将包括头部艺人角色在内的剧集主要角色的片酬进行捆绑。在“打包合同”中,头部艺人对其他角色的选角具有决定权。头部艺人往往会选择与自己同一公司的艺人,又或者是自己的朋友出演上述角色。但在这一过程中,头部艺人掌握着角色资源,因此,其他角色的片酬也基本由头部艺人决定。

“假如这部剧有8个角色,总预算八千万,若要分别找演员单签个人片酬合同,头部艺人难以拿到高片酬。但如果签订‘打包合同’,头部艺人邀请来的演员出于默契或情面基本不收片酬,又或者是只收10%。这样一来,剩余的预算就全归头部艺人所有。”张林说道。

主演对项目团队的影响力,也可以从郑爽被曝的合同中得到佐证。在“阳合同”的第二则条款中,存在“乙方(郑爽)有权推荐b组导演团队、乙方有权推荐男一、男二号演员”等说明。

值得一提的是,在业内,“阴阳合同”甚至不只局限于头部明星。

在相当一部分小项目剧组内部,普通员工也存在阴阳合同。4月29日,制片人关凯(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部分流程不正规的项目中,项目高阶职位的人选往往会收取高于市场价的薪酬,“但为了掩人耳目,大咖的合同酬劳会低于实际支付酬劳,两者间的差价,则会通过抬高基层员工的账面酬劳摊平。”关凯说道。

此外,按照税法核算,艺人以个人名义缴纳所得税的税率最高,按照工商户缴纳的税额则会大幅下降。因此,注册公司、成立工作室,几乎成为一线艺人的“标配”。

但今年以来,不少艺人却一反常态地,纷纷注销公司。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75位一线艺人注销共计超过200家公司,包括邓超、唐嫣、文章、朱正廷、孟美岐、吴宣仪、沈腾、井柏然与王千源等一线艺人。

更隐秘的潜规则

“限薪令”背景下,高片酬为何仍有市场?甚至不惜动用违法行为?

4月30日,易观分析互娱行业中心分析师王媛娅向时代周报表示,“阴阳合同”涉及到的流程比较复杂,违法行为隐蔽性强,很大程度上加大了监管难度和核查难度,这也让一些艺人心存侥幸知法犯法。同时,部分艺人本身法律意识也较淡薄,缺乏契约精神。

事实上,高片酬或许只是揭开了影视行业遮羞布的其中一角,更多隐秘的“潜规则”仍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其中,对影视作品具备极大控制权的制片人是重要操盘手。

以此次备受关注的《倩女幽魂》为例。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8年初,北京文化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的制片人杜月向公司引荐了《倩女幽魂》项目,而项目操盘手则是曾为海润影视数部影视剧担任制片人的周征源。此后,周征源将《倩女幽魂》的播出权卖给了三家视频网站,每家1.2亿元,共计3.6亿元,为《倩女幽魂》的制作成本买单。周征源正是以此为底气,在各方之间谈判郑爽上亿元的片酬。

WechatIMG5862.jpeg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4月27日,知名编剧汪海林在微博的爆料也指向了视频网站的大手笔收购价格。汪海林称,视频网站会在剧目制作前的播放权购买环节指定主演选角范围,并以此为条件提供大概报价。“平台假如出5亿元购片,那制作公司就能出3亿元请平台指定演员,一男一女,一人拿走1.5亿元。除去税、回扣,制片方可以赚接近1亿元,真正用来拍戏的只有5000万元。”

WechatIMG5863.jpeg

至于最终的流量,汪海林直言都是“刷”出来的,以此获得巨额片酬的保障。对此,雪莉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许多视频网站平台上的高流量剧,多少都有买播放量注水的情况。”

针对片酬乱象,王媛娅表示,“税务与广电等相关部门应继续严查违法违规行为,相关合同需要严格管理,演员片酬在项目总成本中的比例需被严格控制。真正落实‘限薪令’,需要形成政府监管、行业企业自律自治和社会监督的协同管理格局。”

【作者:李馨婷 涂梦莹】 (编辑:秦丽娇)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