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的尼泊尔商业登山:攀登许可证发放破纪录 新冠确诊人数仍在增加 _每日要闻产经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重启的尼泊尔商业登山:攀登许可证发放破纪录 新冠确诊人数仍在增加

本文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17 17:16:34
字号:

因国际疫情形势严峻,国家体育总局5月14日发布通知,决定停止2021年春季珠穆朗玛峰北坡登山活动。珠峰位于中国和尼泊尔边境,攀登路线分为尼泊尔一侧的南坡和中国一侧的北坡。

近期,受印度第二波疫情暴发影响,尼泊尔疫情迅速恶化。截至5月15日,尼泊尔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11天超过8000例。严峻的疫情形势下,5月5日据BBC报道,尼泊尔境内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有大量登山者确诊感染新冠。而当地时间5月7日晚间,尼泊尔官方正式确认珠峰地区没有发生健康危机。

珠峰南坡大本营情况究竟如何?尼泊尔登山协会(Nepal Mountaineering Association)在5月13日答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6人被感染,这些患者已经全部康复。目前仍不确定他们是如何被感染的。

在疫情笼罩下的2020年,尼泊尔登山业几乎颗粒无收,尼泊尔登山协会称,整个行业失去了约95%的就业机会,约有125000名雇员受到直接影响。

时隔一年,尼泊尔政府在今年春季发放了破纪录数量的登山许可证,商业登山再次火爆重启。奥地利登山运营商Furtenbach Adventures的负责人卢卡斯·弗滕巴赫(Lukas Furtenbach)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珠峰的攀登活动对于整个(商业登山)行业来说至关重要。”弗滕巴赫带领的登山团队目前就在珠峰南坡大本营。

在尼泊尔境内新冠确诊人数与珠峰攀登人数双双大增的情况下,今年的登山季对尼泊尔经济复苏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尼泊尔的“珠峰经济”

1278485823773548544.png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被誉为“地球之巅”的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位于中国和尼泊尔边境,攀登路线分为尼泊尔一侧的南坡和中国一侧的北坡。

每年春季,是攀登珠峰最重要的一个窗口期,也是尼泊尔商业登山活动最火爆的时期。

根据世界旅行及旅游理事会发布的新数据,作为尼泊尔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2019年旅游业占该国GDP的比重约为10.3%。繁荣的旅游业背后是尼泊尔登山产业的蓬勃发展。

尼泊尔是全世界高峰最多的国家之一,为了获得该国境内的登山许可,每一个外国登山者都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其中珠峰收费最高,春季收费达到了人均1.1万美元。

据路透社报道,尼泊尔每年通过发放登山许可证可获得约440万美元的收入,而珠穆朗玛峰贡献的收入最多。据统计,2019年,尼泊尔政府从发放登山许可证获得了507万美元的收入,而仅珠穆朗玛峰就贡献了405万美元,约占8成。

尼泊尔登山协会的数据显示,居住在珠穆朗玛峰附近的尼泊尔人中,有80%收入都来自于登山活动以及围绕它而产生的旅游业。2019年,有54000人直接受雇于前来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包括厨子、司机和辅助登山的夏尔巴人。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珠峰的登山产业陷入了停滞。2020年3月12日,尼泊尔当局决定暂停向所有国家/地区的居民发放旅游签证,取消包括珠穆朗玛峰在内的春季登山探险。同年3月20日,尼泊尔禁飞国际商业客运航班。

“(新冠疫情导致整个行业)几乎失去了95%的就业机会,约有125000名雇员受到直接影响。尼泊尔封锁始于2020年3月24日,在过去的一年中,尼泊尔仅经营约10%的旅游业务,但由于各种因素(例如检疫、签证以及不定期航班运营),游客数量极少。”尼泊尔登山协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中表示。

“和许多其他登山运营商一样,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我们去年一年的营收几乎为零。直到2020年11月,我们才重启了阿尔卑斯山和尼泊尔的攀登活动。”弗滕巴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记者注意到,从去年10月17日起,尼泊尔政府重新允许外国人到尼泊尔进行登山、徒步等活动。今年,即使该国仍面临新冠的威胁,尼泊尔政府还是重新开放了珠峰攀登许可。截至4月30日,尼泊尔旅游局已颁发408张珠穆朗玛峰登山许可证,这是自1953年人类首次登顶珠峰以来的最高纪录。这408张许可证为尼泊尔带来了将近420万美元的收入。

大本营多人确诊

7965012915287350272.png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随着印度“第二波疫情”的大规模暴发,作为其邻国,尼泊尔的“第二波疫情”也来势汹汹。最近几周,尼泊尔的新冠确诊病例数量急剧上升。根据尼泊尔卫生与人口部当地时间15日下午公布的数据,过去24小时尼泊尔对18548个样本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167例,阳性检出率超过44%。该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已经连续11天超过8000例。

今年4月中旬,珠峰南坡大本营被曝出现首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此后关于珠峰多人确诊的报道不断涌现。

当地时间5月5日,据BBC报道,尼泊尔登山救援专业机构喜马拉雅救援协会透露,他们从加德满都的医院收到了17个确诊病例报告,一些登山者已从大本营和更高的营地被送往那里接受治疗。加德满都一家名为CIWEC的私人诊所的工作人员也向BBC证实,有病人从珠峰大本营抵达诊所后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随着“珠峰南坡大本营多人确诊”的消息愈发频繁被曝出,当地时间5月7日晚间,尼泊尔文化、旅游与民航部发表新闻公报称,尼泊尔旅游局在每支登山团队都设立了联络官,他们向各支队伍的领队了解情况,并且对现场进行了考察,确认截止到目前,各支登山团队中并没有出现媒体报道的健康危机。

5月13日,尼泊尔登山协会在采访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发现6人被感染,这些患者已经全部康复。目前仍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被感染的。大本营中来自喜马拉雅救援协会和探险队的专业医生都很少,他们必须定期进行检查和跟进,一旦任何登山者出现相关症状,他们将被转到加德满都进行进一步治疗。”

不过, Furtenbach Adventures负责人卢卡斯·弗滕巴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实际感染的数据更多。“此前从大本营撤回到加德满都的35人新冠检测呈阳性,今天(5月12日),大本营的医疗站表示11日又出现19例,10日出现9例。”

弗滕巴赫告诉记者,“我现在正与团队其他20个国际登山者一起在大本营等待登顶窗口期。到目前为止,我们周围的许多其他登山队已经出现了多个新冠肺炎感染案例。”

登山防疫趋严

948955679418614784.png

为防控疫情,营地外标志上写着“未经许可,不准入内”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据弗滕巴赫介绍,以该公司为例,攀登珠峰的价格从6万欧元到20万欧元不等,登山者在攀登之前必须进行适当的培训和准备。

受疫情影响,今年尼泊尔官方和登山团队对登山活动的管理较往年更加严格。

尼泊尔登山协会就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探险队必须有向导带领,所有人员都必须提交新冠检测报告,并进行隔离(目前需要10天隔离时间,此前是7天)。登山者必须购买意外、医疗和搜救保险,同时必须遵守社交隔离措施,且攀登活动只能在尼泊尔境内进行。”

弗滕巴赫也向记者透露,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之下,攀登珠峰的价格大体并未改变,但登山者需要购买涵盖感染新冠肺炎的抢救和治疗费用的保险。

“在到达营地后,我们探险队也会进行封闭和独立管理。我们有自己的团队医生和检测工具,并定期对整个团队进行检测。”弗滕巴赫补充道。

据此前报道,喜马拉雅救援协会的一位官员表示,珠峰南坡大本营有多名登山者出现“严重咳嗽”的症状。不过,珠峰南坡大本营的医生普拉卡什·卡雷尔(Prakash Karel)表示,“很难分辨患者的症状是由新冠肺炎还是高原地区常见的HAPE(high-altitude pulmonary edema,即高海拔肺水肿)引起的。”

目前,珠峰南坡大本营中出现相关症状以及与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接触过的登山者正在进行隔离,此外其他的团队营地也都在进行隔离管理,不允许相互接触。“没有官方消息说明在大本营到底隔离了多少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数目不小。”弗滕巴赫说道。

危险生意如何更安全?

3150450692665192448.png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征服世界之巅,代表的是一种极致挑战和勇气。随着户外运动的流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渴望征服高海拔山脉,体验“一览众山小”。商业登山行业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得以繁荣发展。

弗滕巴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过去的5到10年里,商业登山市场出现持续升温。户外运动的蓬勃发展,尤其是攀岩和登山运动的兴起,使越来越多的人投身于高空登山运动。攀登最高峰始终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冒险之一。”

而近年来逐渐成体系的商业登山服务也大幅降低了登山挑战的门槛。

据统计,1990年时“攀珠”成功率仅18%,但近年来这一数字已大幅提高到56%。据弗滕巴赫介绍,新发明的探险技术和攀登策略让登山者们的探险旅程耗时更短、更安全,也更容易成功。在最新的高峰适应技术的帮助下,登山者在3到4周内就能完成珠峰探险,而以前通常要花8到9周时间。

在此背景下,挑战珠峰的人数逐年增加。在2017年的春季登山季里,共有373名登山者获得了从南坡登顶珠峰的许可。到2019年,尼泊尔政府颁发的珠峰攀登许可增加到了381张。

如何保证登山者有序、安全地登山是当前尼泊尔商业登山面临的一大考验。

在2019年珠峰登山季中,通往世界之巅的路上出现了严重的“交通拥堵”,最终有9人在南坡丧命。“2019年的悲剧与恶劣的天气有关,整个登山季只有两天的天气窗口,而这两天非常拥挤。由于氧气管理不善,等待在顶峰的山脊处的登山者们耗尽了他们的氧气。” 弗滕巴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对今年的天气状况,弗滕巴赫持较乐观的看法。“尽管今年我们有更多的登山者,但看起来会有更多的登高日,天气窗口更长,所以各个登山队可以更分散地登山。希望每个人都从2019年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

除天气因素之外,疫情带来的感染风险和目前尼泊尔医疗资源的紧缺都将给商业登山活动带来影响。

据弗滕巴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到目前为止,尼泊尔旅游局还没有禁止登山活动的迹象,所有登山活动仍将如期进行。

3505815433169437696.jpeg

记者手记 | 疫情下的尼泊尔登山季

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巍峨高耸,每个攀登者都有着站在世界屋脊上“一览众山小”的野望。每年登山季,珠峰都会迎来众多挑战者,这之中,尼泊尔境内珠峰南坡出发的登山者不在少数。

然而,随着第二波新冠疫情的冲击席卷全球,印度疫情告急之时,新冠病毒也在尼泊尔急速蔓延,连珠峰也传来了出现新冠感染者的消息。这对于盼望旅游业创收、又正值登山季的尼泊尔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为了弥补去年取消登山季带来的冲击,尼泊尔今年已重启其登山产业,且允许比往年更多的登山者攀爬珠峰,但该登山季的风险也成倍增长。如何在挣得收入的同时保证登山活动有序、安全进行,将会是今年尼泊尔商业登山产业的一大难题。

记者:文巧 张凌霄 

(编辑:袁鑫笛)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