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观|首款国内自主研发ADC药物上市,全球开发热情高涨有人已经收获有人中途下车_医疗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医疗 >
 

行业观|首款国内自主研发ADC药物上市,全球开发热情高涨有人已经收获有人中途下车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06-09 19:20:00
字号:

6月9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批准注射用维迪西妥单抗上市公告,这是国内首个通过自主研发获批上市的ADC药物。

国家药监局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附条件批准荣昌生物申报的注射用维迪西妥单抗(商品名:爱地希)上市,适用于至少接受过2种系统化疗的HER2过表达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胃癌(包括胃食管结合部腺癌)患者的治疗。

据悉,注射用维迪西妥单抗是一种抗体偶联(ADC)药物,包含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抗体部分、连接子和细胞毒药物单甲基澳瑞他汀E(MMAE)。

ADC(Antibody-drugconjugates)药物,由单克隆抗体、偶联链(linker)和细胞毒性小分子药物三部分组成,精准定位肿瘤细胞释放高效细胞毒性。因ADC药物不仅能准确识别靶点,而且不对非癌细胞造成影响,相较于其他化疗药物,ADC 药物通过抗原抗体特异性结合的方式大大提高了药效并减少了毒副作用,填补了抗体药物和传统化疗药物之间的空白,备受医药研发领域人员的关注。

信息显示,ADC药物共经历了三代技术变革,第一代ADC 药物以辉瑞制药的Mylotarg为代表,但抗原特异性低、毒性载荷不够强、接头不稳定,;第二代ADC药物则以Seattle的Adcetris和罗氏制药的曲妥珠单抗(Kadcyla)为代表,具有抗原特异性强,是基于随机耦合策略的DAR,有异质性、接头更稳定等特点;第三代 ADC 药物则采用位点特异性偶联,拥有均质单一性ADC,细胞毒性分子更有效,如在研的IMGN779和ARX788。

目前,ADC已上市药物中最主要的靶点为HER2 和 CD家族,其次是TROP2  和 BCMA 靶点,此外,叶酸受体、CA6、结合素-4等新型靶点也有很多处于临床二期或者三期研究阶段。Trop2 是潜在治疗多种癌症的新兴靶点,有望在多项癌种中发挥作用,成为HER2之后竞争最激烈的ADC靶点。而临床研究的众多ADC药物首选治疗领域集中于白血病、淋巴瘤等非实体瘤,逐渐向着乳腺癌、卵巢癌等实体瘤过渡。

近年来,多家国际医药巨头如阿斯利康、MSD纷纷布局ADC药物,表明ADC药物的临床价值正在逐步得到认可,ADC药物研发热度持续提升。

截至目前,全球共有13款ADC药物获批,包括有武田/Seagen的Adcetris、罗氏Kadcyla、辉瑞/惠氏的Besponsa、辉瑞/惠氏Mylotarg、阿斯利康的Lumoxiti、罗氏的Polivy、第一三共/阿斯利康的Enhertu等。而国内共有三款产品获批上市,包括罗氏的注射用恩美曲妥珠单抗Kadcyla、Seagen/武田的维布妥昔单抗Adcetris及荣昌生物的维迪西妥单抗。

相关统计显示,目前全球已披露的在研ADC项目大约有230个,而国内在研ADC项目可达40个,国内药企如云顶新耀、多禧生物、恒瑞医药、齐鲁制药、科伦药业、石药集团等都有布局。

国内首获批准上市的自主研发的ADC药物曾一度被认为将在荣昌生物的HER2单抗-MMAE(RC48),或是云顶新耀的Sacituzumabgovitecan,也即国内首个申报的Trop 2 ADC靶点上市的新药,二者之间产生,目前荣昌生物抢先一步获批,率先获批。

就在5月12日,云顶新耀申报的“Sacituzumab Govitecan(注射用戈沙妥组单抗)”上市申请获CDE受理并拟授予优先审评资格,用于治疗接受过至少2线既往治疗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成人患者。

SacituzumabGovitecan是Immunomedics公司全球首创的 ADC药物,也是首个靶向TROP-2的抗体药,于2020年4月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此前至少接受过两种治疗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mTNBC)患者。2019年4月,云顶新耀获得了该产品在大中华区、韩国及一些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开发、注册和商业化权益。

巨大的市场与研发前景使得制药界对 ADC 药物的开发热情空前高涨,国内制药大厂多有布局。

同样是通过Licensein方式入局ADC赛道的还有齐鲁制药。2020年7月31日,齐鲁制药与Sesen Bio达成独家授权协议,获得创新EpCAM ADC品种Vicineum(莫奥珠单抗,VB4-845)在大中华区的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益。今年3月30日,Vicineum的三期临床在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登记,适应症为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NMIBC)。

此外,恒瑞医药已披露4款ADC药物研发进展。靶向c-MET的ADC药物SHR-A1403、靶向HER2的SHR-A1201和SHR-A1811都处于临床阶段。今年1月,恒瑞医药第四款ADC药物SHR-A1904的临床实验申请也获得NMPA受理。 

6月4日,科伦药业(002422)在2021 ASCO年会上公布了其开发的创新药物A166(HER2-ADC)中国一期临床研究数据,也是科伦药业研发的第三代Her2-ADC药物A166首次向外界正式披露详细的一期临床信息。科伦药业在2021年创新药物工作计划中提到,A166在2021二季度将获得首发适应症II期CDE咨询回复意见,如获同意,将在二季度启动并首例入组。

而石药集团自主研发的Claudin 18.2靶向ADC药物SYS1801是国内药企首个Claudin 18.2靶向的ADC药物,去年11月获得FDA的孤儿药资格认定。石药集团也计划今年递交中国、美国的临床试验申请。

ADC赛道上的“玩家”正在加速奔跑,但也有企业已在中途下车。今年3月初,百奥泰宣布放弃其ADC药物BAT8003和单抗BAT1306的临床开发,引起市场热议。而在2月份,百奥泰已宣布另一款ADC药物BAT8001III期临床试验失败。百奥泰的BAT8001是一款靶向热门靶点Trop2的ADC药物,曾是国内首个进入临床III期靶向HER2的ADC药物,一直被寄予厚望。

百奥泰方面表示,这是为了合理配置该公司研发资源,聚焦研发管线中的优势项目。但显然,ADC赛道上的竞争已经白热化,排在后面的企业将面临更大压力。

【作者:段静远】 (编辑:段静远)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