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汽车如何爬出“死亡边缘” 量产推迟、融资停滞_物流交通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物流交通 >
 

奇点汽车如何爬出“死亡边缘” 量产推迟、融资停滞

本文来源于第一财经日报 2021-06-10 09:04:55
字号:

原标题:量产推迟,融资停滞 奇点汽车如何爬出“死亡边缘”

造车就像个无底洞,拼命地吸金,你永远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头。这让曾经要变革传统汽车行业的互联网车企,行驶到了一个不进则退的“陡坡”。

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法拉第未来公司CPUO(Chief Product&User Officer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贾跃亭为此几番跌倒后爬起来,终于将法拉第未来带向借壳上市之路,但并非所有的创业者都有贾老板这般幸运。

2021年目标:活下去

过去几年,中国互联网车企在资本的簇拥下“杀出一条血路”,“蔚小理”(蔚来、小鹏、理想)这样的成功者毕竟少数,大量的“陪跑者”可能半途隐姓埋名,比如拜腾、赛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还有一些勉强的“存活者”,每一步都要走得格外小心,因为开弓就没有回头箭。

造车界为数不多的上海男人沈海寅是这些咬牙坚持的“存活者”中的一个,他可能正在度过创业中最艰难的时刻。和贾跃亭一样有一个“造车梦”的沈海寅在2014年成立了互联网公司智车优行,2016年发布首款整车,并将公司命名为“奇点汽车”,高调进军互联网造车市场。

2016年,奇点汽车融资6亿美元,并宣布在安徽铜陵投资80亿元人民币建一座占地千亩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当年预计到2020年,年产能达到20万辆。

5年过去了,奇点汽车的量产车却迟迟未正式上市。奇点汽车也表示,由于后来自建工厂的计划进行了调整,当年融到的6亿美元,实际落实的估计也仅为1.5亿美元。疫情以来,公司的状况更加困难,安徽铜陵的工厂项目也已搁置。2021年,沈海寅的目标只有一个:活下去。

任何创业者都应该有愿赌服输的勇气,运气也不该成为创业失败的借口。这不是沈海寅第一次创业,实际上,他算是中国最早的一批创业者之一,见证了互联网时代的变迁全过程,也经历过失败。他曾和360公司的创始人周鸿祎一起,在日本创建过最早的搜索引擎,还担任过360公司的副总裁。

很多失败的经历让沈海寅敢于面临困难。他曾向第一财经记者坦言,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在轰轰烈烈的造车“热情”背后,不是“精彩”的资本市场故事,也并非完成一辆样车便代表成功,而是要面对资金、技术、人才等方面的持久考验。

量产一推再推“耗空”资金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沈海寅从创立互联网汽车公司的第一天就知道,资金将是造车最大的挑战。但造车“烧钱”的速度仍然远超他的预估。

据他估算,1亿美元足以能够造出一辆电动车。而奇点汽车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融资约5亿美元,但显然5亿美元不足以支撑公司对汽车生产线的投入。

公司还向第一财经记者特别澄清道:“虽然沈海寅曾在2018年宣布融资170亿元人民币,这一数字是基于C轮融资30亿人民币+100亿人民币苏州产业基金得出的,但苏州项目此后并未实际启动,所以并没有拿到这笔钱。”

本月初,沈海寅一度被限制消费,尽管限制消费令在短暂执行两天后立刻解除,但奇点汽车财务状况堪忧已成事实。第一财经记者从企查查的关联风险中查询到,安徽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于今年2月、3月和4月被铜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三笔标的,累计金额达800万元,其中最高的一笔标的为724.7万元,申请执行人为江苏新程汽车工业有限公司。

尽管沈海寅已经不再担任安徽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但仍为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法人,持股23.48%。今年5月,智车优行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一笔766.3万元标的,申请执行人未披露。

奇点汽车向第一财经记者承认,由于资金链吃紧,与部分供应商产生了合同纠纷。“但我们仍在积极解决,希望能够继续维持与供应商的合作关系。”该公司一位发言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但令人不解的是,近年来政府大力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处于黄金赛道又抢先起跑的奇点汽车为何遇到了融资阻碍?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奇点汽车在2019年下半年之后,就没有再获得新融资,而“弹药库”里的“弹药”却在一天天“耗尽”。

在奇点汽车的股东中,不乏英特尔资本、光信资本、伊藤忠商事等大牌资本。按照奇点汽车给第一财经记者的说法:“老股东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但我们仍希望能够引入新的资本。”

对于近年来奇点汽车的融资步伐为何放缓,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奇点汽车迟迟无法量产增加了投资人的疑虑,公司自首款原型车推出五年来,一直没有取得让投资人兴奋的进展。”

软件变现难补造车“黑洞”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目前奇点汽车对于是否推出整车尚未做出决定,主要原因是对于整车的改动仍然存在分歧。

奇点汽车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沈海寅是一个追求完美的“技术咖”,总认为要等到产品完美了才能推向市场,但也因此错过了市场的最好时机。

陷入债务纠纷的奇点汽车是否会寻求被出售?公司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肯定会坚定地选择活下去,但同时也会寻求更多的生存方式。”从现行业务来看,奇点汽车已经在考虑拆分整车和技术平台,希望能够依靠出售智能座舱、软件系统等智能网联技术授权来变现收入提高现金流。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技术授权的变现与造车的亏损相比,仍是“小巫见大巫”。据悉,奇点汽车每年依靠软件授权的收入仅为1亿~2亿元人民币,恐怕难以填补造车业务的巨额亏损。

一位奇点汽车的投资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蔚小理’们也是从死亡边缘爬出来的,创业公司不易,智能汽车的理想值得坚持。”

他还说,造车毕竟不像造手机那么简单,不是有了软件和设计之后,只要拿去工厂生产,就能上市了,造车的流程和验证更为复杂,需要“烧”更多钱。

沈海寅并非对造车没有敬畏之心。他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互联网企业造车,在诱人的概念背后,要加速进行产业链整合,加快相关技术的研发力度,让停留在图纸的产品尽快落地。正是基于中国互联网造车的技术瓶颈,我们才开始建立包含新技术和新工艺的研发基地,逐步将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市场的竞争是残酷的,资本市场留给创业公司的时间也有限。

正如中汽协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曾说,与传统汽车制造行业不同,互联网造车的资本不是以自我积累为主,而是按互联网成功经验,创造概念,吸引社会资本。因此互联网造车虽然可以很快聚集人才和技术资源,但在汽车庞大的零部件整合能力方面,互联网企业经验不足。如果无法在短时间形成融合的且适应市场定位的技术和产品,那么就将面临淘汰。

(编辑:文静)
关键字: 奇点汽车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