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观|汇源被申请破产重整 是终局亦是起点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消费 >
 

企业观|汇源被申请破产重整 是终局亦是起点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07-19 21:26:00
字号:

林辰/文

身披23.3亿元被执行金额的汇源,在今日被第三方申请破产重整。这是一代果汁大王自今年1月从港交所退市后,又一次光环陨落的余晖。

2007年,汇源赴港上市时,市值一度超过300亿港元。2008年,可口可乐抛出25亿美元的三倍溢价收购要约。2014年,汇源创始人朱新礼回顾这场交易,坦言若当时并购成行,汇源旗下的一系列业务可以让其成为一家千亿公司。

可如今,“千亿公司”不止市值归零,还正被各方追债。汇源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高达67条,限制消费令高达88条。

从无名之辈到被国际巨头青睐的明星企业,再到人人哀叹的“老赖”。汇源曾在巅峰时经历梦碎。而本轮低谷时被申请破产重整,也不一定意味着汇源品牌的消亡。有业内人士表示,破产重整或可让汇源切割负累业务,保留精品业务轻装上阵。

而这一切对于汇源来说,是某一阶段的终局,也可能是新一阶段的起点。

破产重整或可轻装上阵,汇源主力产品终端仍有一席之地  

今日,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案号为(2021)京01破129号,申请人为山东德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而今年6月初,北京破产法庭曾发布消息披露,临时管理人浩天信和律所拟在汇源食品预重整期间向社会公开招募投资人,促进汇源食品预重整顺利转入重整程序,使重整取得成功。

“破产重整与破产清算不同。破产重整是指专门针对可能或已经具备破产原因但又有维持价值和再生希望的企业,经由债务人或债权人或占有一定出资比例的债务人的股东的申请,以帮助债务人摆脱财务困境、恢复营业能力的法律制度。”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魏剑啸向财经网产经介绍到。

对于汇源被提起破产重整的原因,魏剑啸认为,一般对于债权人来说,破产重整,使得债务人具备重新焕发生机的希望,债权人的部分债权有可能得到清偿,比起破产清算时相关债权无法受偿、颗粒无收的法律后果,自然更为有利一点。

而如果是债务人与个别债权人合谋共商后,由该债权人提出申请。那可能存在三种情况。一是债务人虽然整体运营情况不佳,债务高企,但是其个别产品或个别业务或某个细分市场,尚具有发展前景和赢利空间,通过破产重整,切割负累业务,保留精品业务及活力较强业务。

二是引进投资者,引进合作机构,通过优势互补,实现合作共赢。三是可以实现债权调整,使得很大部分债务得到减免,债务人可以甩掉大部分债务包袱,轻装上阵。

“通过破产重整,可以合法逃避或者甩掉很大一块企业债务。汇源公司的破产重整,不排除有上述某一个目的。当然也可以同时具有多个目的。” 魏剑啸分析到。

财经网产经在汇源官网发现,汇源在今年5月,还曾凭借“汇源果汁登陆CCTV-1《大国品牌》及京信大屏”营销案例,获得广告行业某项评选的金奖。

而在商超终端,其95度黑田橙等产品依然正常销售。有意思的是,其淘宝官方店铺还有两款与元气森林气泡水包装相似的复合果汁汽水产品。不过,从店铺销量排名看,两款果汁气泡水产品销量合计不到50箱。分别排名倒数第一和第三。其最畅销的依然是传统大单品100%浓缩纯果汁。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财经网产经透露,“汇源的果汁气泡水在业界上新较早,却被元气森林等超车。主要原因是这是一个外包项目,汇源把品牌给别人用,自己投入力度不大。”对此,财经网产经试图联系汇源官方求证,但截至发稿,电话未能拨通。

事实上,从其线上店铺的销售情况看,包括95度黑田橙、乐碱克东弱碱天然苏打水等近几年的新产品,普遍居于销量下游。汇源在终端,并没有走出“第二曲线”。

收购失败成转折,300亿市值归0

虽然对于汇源来说,其已不再是饮料市场最热门的品牌。但汇源的起家,却是一个波折又令人亢奋的故事。

上世纪90年代,朱新礼放弃沂源县经贸委副主任的公职,接手沂源县濒临破产的罐头厂,并将其业务改为生产果汁。对于这一弃仕从商的选择,朱新礼在一次采访中解释,“我去当官的话,政府不缺我这么一个官员,但是呢,我觉得那个时候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他说发展是硬道理,我觉得那个时候中国还是缺企业家。”

被外界认为性格强势的朱新礼,在创业初期一展其冒险主义。1993年,不会外语的朱新礼只身一人去往慕尼黑参展,拿下瑞士一家公司500万美元的合同。第一桶金由此诞生。

1996年,朱新礼以超过当年汇源利润额的7000万元对价,拿下央视仅仅5秒钟的广告权。但此番“豪赌”使得“有汇源才叫过年呢”的广告深入人心。高举高打的模式,也让汇源的销售规模快速增长。2000年-2003年,汇源销售额从十多亿翻倍到22.3亿元。

终端销售的快速起量,让汇源有信心在上游四处布点。2000年初,朱新礼与德隆系合作,在全国新建20个生产基地。不过,在德隆系轰然倒塌前,朱新礼就与德隆系分道扬镳,避开了后者崩盘的余波。此后,其又经历了与统一的短暂合作。直到2007年赴港上市前夕,汇源的新欢已经成了法国达能、美国华平投资、荷兰发展银行。

2007年,汇源创下港交所最大规模IPO纪录,市值一度超过313亿港元。朱新礼的个人财富也高达61.3亿元。

而这还不是巅峰。2008年,可口可乐报价25亿美元收购汇源果汁。每股12.2港元的价格,是汇源停牌时4.14港元的近3倍。

对于这起要约,朱新礼抛出名言,“汇源应该当儿子养,当猪卖。”

但面对外界关于如果汇源不再是民族品牌,消费者还该不该给予其更多支持的疑问。朱新礼在当时表示,“品牌不应该有国界,不应该分荣辱,它是为人类服务的……谁说卖了个企业汇源就是卖国啊?要把它搬到美国去才叫卖国呢。它是把钱砸在中国,960万土地上。”

可2009年3月,商务部宣布,根据《反垄断法》禁止可口可乐收购汇源。而这是反垄断法自实施以来首个未获通过审查的案例。

收购失败给汇源带来巨大打击。据悉,为准备收购,汇源在当时收缩终端的销售人员和产品投入,将资金集中于上游扩建工厂。一直到今天,汇源依然坚持大农业思路。其目前依然拥有1000多万亩果、蔬、茶、粮等种植基地, 并在全国10多个省份落地20多个农业产业园区。

可如此高规模的上游投入,给汇源的影响是自2011年开始,其扣非净利润转为负数,出现每年动辄数亿元的亏损情况。且到2014年,汇源的负债已经达到65.35亿元的时候,朱新礼仍未意识到“摊大饼”的风险。

其在当时公开表示,“假设2008年在我把我们汇源整个事业的三分之一用25亿美元卖出去,那这25亿美元再加上我原来的三分之二整个汇源农业、汇源果业,将来如果再生产汇源果酒、汇源鲜果,这些一系列汇源品牌的话,出来的话,那我现在早就是千亿级公司了。”

千亿级的公司如今已烟消云散。2017年,汇源的负债近114亿元。2018年3月,汇源自曝给朱新礼的关联公司提供42.82亿元的违规借款。并因此在一个月后,宣布停牌。

2020年2月,朱新礼及朱圣琴父女退出汇源果汁董事会。今年1月,汇源正式从港交所退市,市值归0。朱新礼也一度成了老赖。

资本端汇源似乎走到了尽头。但飞机的推车上、商超的货架上,汇源依然有一席之地。被申请破产重整似乎是让汇源给债务人们交待的契机。

一如朱新礼2014年时的发言,“到你担当的时候你必须强,你吃苦的时候你也必须强,承担风险的时候你也必须强。你不强你这个路走不完走不下来,你会跌倒了爬不起来。”

如今的汇源,已然到了再次历劫的时刻。

【作者:林辰】 (编辑:孟令津)
关键字: 汇源 饮料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